主神调查员:第二百一十章 护花使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曾经的兄弟们,请原谅我。

    他虎目泛红,内心无比挣扎,一字一句道:每个人都有不得已的时候,从今夜开始,我阿卡尼斯迦斯不再是一名影贼了,我的人生将展开一段新旅程,我不想与曾经的兄弟刀兵相见,还请你们不要逼我,退走吧请你们理解我的苦衷

    然而在场的影贼没一个人能理解他,他们面面相觑,不明白自己的偶像,伟大的影贼守护神阿卡尼斯大人到底是发了什么疯。

    带队的副队长,盗贼之神马克斯的牧师心中灵机一闪,连忙念诵神咒,使出驱散魔法的神术,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阿卡尼斯仍如面对寇仇般与他们对峙。

    熟悉阿卡尼斯的影贼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是认真的,只要有人跨进他的警戒圈,冰冷的刀锋就会刺入那人的心脏!

    无论那人是不是他曾经最亲密的兄弟或下属。

    局面就这样僵持着,刺杀团的副队长实在拿捏不定,到底该不该继续刺杀任务。

    如果放弃任务,回到公会里,等待着他的是艾朗林维尔令人不寒而栗的惩罚,他害怕自己根本挺不过去。

    而直面影贼守护神,安姆第一刺杀高手,哪怕人数众多,对于那位大人来说也不过是多斩出几刀。

    请回去告诉艾朗兄弟,就说是我说的,一切罪责都由我一人承担,都是我的错!

    阿卡尼斯似乎看出了副队长内心的煎熬,诚恳地说:如果他要追责,就让他来找我吧,不要为难你们。

    那位副队长困惑地连连摇头,万般无奈之下带领影贼刺杀团徐徐退走,消失在了浓浓夜色中。

    阿卡尼斯来到布雷德罗身边,架着他的胳膊搀他起身,让他靠在自己宽阔雄壮的胸膛上,目光遥遥望着前往被夜色笼罩的道路,扶着受伤的心爱之人一步一步踯躅前行。

    他不知道黑暗中的道路将通向何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对怀里的男人产生出无比异样的情感。

    他只知道,男人一旦做出了选择,就要坚定地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哪怕路的尽头是悬崖峭壁。  

    阿卡尼斯温柔地搀扶着罗锋缓缓坐下,亲手喂他喝下一瓶治疗药水,怕拔出短剑会加重他的伤势,转职为布雷德罗守护神的影贼守护神从腰间拔出另外一柄利器,那正是一柄影贼匕首。

    饱含浓情的眼神离开了布雷德罗英俊的脸庞,阿卡尼斯的眼神投向那头夺心魔时,已完成了爱意到杀意的巨大转变。

    不管你是什么东西,给我滚,或者死!

    他的声音如凛冬之风,寒意彻骨。

    夺心魔一愣,从没有哪个人类敢用这种态度跟它说话,在费伦大陆,夺心魔是恐惧的代名词,它们甚至就是恐惧本身!

    一言不合,夺心魔的心灵爆震随着漆黑眼眸的瞪视投射而出,它要看着那狂妄的卑微人类在恐惧中哭喊,被他控制之后如同一条狗一样舔它的靴子!

    下一刻,它眼中的世界颠倒过来,一片血色遮蔽了它的视野,它在颠倒的半空中飘了很短一阵,就滚在尘埃里,四周景物乱转,转了许久才停了下来,最后的画面是一双擦得洁净的靴子。

    阿卡尼斯身形只是一闪,就出现在夺心魔背后,手中影贼匕首划出一道寒光,那头夺心魔的头颅便坠落尘埃,正落在他脚边。

    头颅滚动几下,夺心魔恶心的嘴巴快要舔上靴子的前一刻,阿卡尼斯嫌恶地踢出一脚,把那颗恶心的章鱼脑袋踢开。

    夺心魔一照面就毙命,它带来的隐藏者士气立刻跌入谷底,在这群被夺心魔玩弄神志的懦弱人类心目中,夺心魔便是世上最恐怖的存在,而一刀杀死夺心魔的阿卡尼斯,对他们的震慑力更是超越了恐惧本身!

    这群隐藏者转身想逃,阿卡尼斯身形再次闪动,他在阴影中游走,每一次出现雪亮的刀锋便夺取一条性命,只用了片刻就将夺心魔带来的人马杀得一干二净。

    不愧是影贼守护神,阿卡尼斯大人实在太厉害啦!

    阿卡尼斯大人出手,没人能抵挡得住!

    我们赢了,啊哈哈!胜利永远属于影贼!冒犯影贼者必死!

    随着阿卡尼斯一同前来围杀罗锋的影贼们看到他们的偶像大展神威,一派欢欣鼓舞。

    一名影贼小头目看今夜最重要的目标布雷德罗正坐在地上喘息,受了重创他的就算喝下治疗药剂,短时间内也不能立刻痊愈,现在正是毫无抵抗力的虚弱状态。

    这名小头目心中萌发出点点野心,如果他能杀死影贼大敌,这功劳足可使他晋升为中级头目。

    而刚刚还大发神威的布雷德罗,现在丝毫没有反抗能力,虚弱得就连一个小孩子拿刀都能杀死。

    这是一次宝贵的机会!

    藏身阴影之后,影贼小头目摸向了布雷德罗,握紧了手中影贼匕首,建功立业就在此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