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神调查员:第二百一十二章 影主的忧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缘,妙不可言啊。

    没想到爱神教会刚刚在阿斯卡特拉城建立神殿,爱神神威就发挥了巨大影响力,看来这次刺杀失败是不可抗力,非战之罪。

    艾朗揉着隐隐作痛的额角,挥挥手让跪着的影贼精英们散去,不再追究刺杀失败的罪责了。

    他陷入了更大的难题之中,阿卡尼斯迦斯现在是布雷德罗的人啦,那可是一位传奇刺客,曾经的影贼守护神,没有谁比艾朗更清楚阿卡尼斯的可怕,费伦大陆就没他杀不了的人。

    要是布雷德罗以姿色相诱,吹一吹枕头风,阿卡尼斯见色忘义,转过头来对自己曾经的大哥下手,那可如何是好?

    越想,艾朗林维尔的心情越是沉重。  

    艾朗林维尔骑在米罗身上,疯狂地用拳头捶打这个可怜的人。

    惨叫声早已从响亮变为微弱,从微弱变为寂静。

    但影主仍没有停手,机械地一拳一拳砸下去,他的怒火冲昏了理智,不焚尽一切之前很难熄灭。

    终于,影主大人的胳膊酸了,手也砸破了皮,拳头上血肉模糊,大部分是米罗的血和泪,少部分是他自己的血。

    他停了手,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一时间他有些想笑,觉得也许《人鬼情未了》这部剧并没有抹黑影贼,就连他影主的左膀右臂都能说出这种蠢话,剧中那些被鬼魂戏耍的影贼比起米罗可机灵多了。

    艾朗从进气少出气多的米罗身上站起来,接过雷诺尔血头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手上沾着的血。

    让刺杀团其他成员来见我,我要一一询问。

    雷诺尔血头应诺,迈步朝外走去,却被影主艾朗喊住:等等,不必来见我了,让刺杀团在刑房跪着等我,我亲自去问。

    影主将问这个词咬得很重,显然他的问法不会是心平气和的那种。

    参与刺杀行动的影贼精英们被剥去上衣,战战兢兢地跪在刑房冰冷潮湿的石板地面上,地面泛着幽深的猩红之色,这种洗不掉的黑红,不知要多少血肉才能凝结出来。

    他们面前摆着这次行动副队长米罗的尸体,可怜的米罗脸上的肉都被打没了,脸上只能看到一片模糊的红色骨肉和几个黑窟窿。

    艾朗林维尔走到他们身前,冷着脸道:刺杀行动为何会失败?阿卡尼斯兄弟到底怎么了?这是我今晚一定要搞清楚的问题。你们不会因为行动失败而受惩罚,但会因为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而死!

    是,影主大人,我们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我真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人,我不敢隐瞒任何事,可当时的情况实在很难说清

    影贼精英们尽力想撇清,却不知怎么开口解释,七嘴八舌地说着。

    艾朗走过去,猛然刺出一刀,刺进了其中那个喊着自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影贼的心脏,然后随后一推,将他尸体推倒在地。

    下一个,你来说。

    他的语气很平静,拿着刀尖还在滴血的匕首,问死者身边跪着的影贼。

    大大人我,我当时看到阿卡尼斯一刀把布雷德罗刺了个对穿,然后他就盯着布雷德罗看了半天,发了一会呆,然然后就开始保护布雷德罗了,巴特本来想给布雷德罗补刀,却被阿卡尼斯拦住了。

    生命威胁之下,这名影贼费力地描述现场情况,倒也让他说得八九不离十。

    巴特,你来说。

    影主放过了他,转向另外一人,那人正是想捡便宜建功立业的小头目。

    当时阿卡尼斯大人已经把短剑刺进了布雷德罗的胸膛,不知为何没当场结果了他,反而抽身去杀另外一群搅局者,我就潜行过去,打算帮阿卡尼斯大人完成未竟之事,结果阿卡尼斯大人竟然用手握住了我刺出的匕首,还把匕首夺了过去

    艾朗的脸愈发阴沉,他猜出了某些可能性,又朝另外一人问道:你是法师,当时有感知到魅惑魔法吗?当时怎么不对阿卡尼斯使用‘解除魔法’?

    大人,我使用了啊,米罗还用了‘驱散’神术,开战前就已经给阿卡尼斯大人加持了免疫控制的‘混乱命令’神术,阿卡尼斯大人并不像是中了任何魅惑法术和控制法术,他很清醒。

    他阻止我们的时候,说话的语气很古怪,好像心绪波动得非常厉害,跟他平常说话风格完全不同。

    他看布雷德罗的眼神很不一样,就好像像《泰坦尼克号》里最后一幕,艾欧遥望萝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