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神调查员:第二百九十五章 辉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筒木一族之中,还有比母亲地位更高,实力更强之人,而他们似乎很快就要来到忍界这颗多灾多难的苦命星球了。

    这场闹剧该结束了,就让一切回归正轨吧,哀家要抓紧时间抢收这颗星球的查克拉果实!

    辉夜额头上的竖眼瞪圆,九勾玉轮回写轮眼散发出惊人的瞳力,空中的月亮上浮现出勾玉图纹,竟是要亲自发动无限月读,完成她当年被两个儿子阻止的灭世行动。  

    十几米长的白色秀发铺陈开来,宇智波斑的尸体终于彻底转化,一位气质清冷,仪态万方的中年美妇款款地从黑球中走了出来。

    踏足忍界大地,绝色美人一时间有些恍惚,那双白眼中流露出些许迷惘之色。

    鸣人捅了捅羽衣的查克拉虚影,低声道:还等什么,快过去叫妈!

    羽衣万般无奈,只能硬着头皮踱步上前,刚走出一步,却被鸣人叫住:换个形象,变回年轻时的样貌,你这老态龙钟的样子,都分不清谁是爹谁是妈了!

    羽村在现实世界用查克拉凝聚成的形体并非真正的肉身,可以随心所欲地改换形态,他想了想也觉得自己现在的样貌比辉夜看起来都老上几十岁,这么见面很是不妥,于是控制着查克拉改变了外形。

    羽村替换的新形象,就如当年封印辉夜时一样,是个英俊刚毅的小伙子。

    走到辉夜身旁,羽村咬了咬牙,躬身行礼道:母亲大人

    辉夜的视线终于对焦,看到年轻的羽村,不禁彻底呆住了,连忙紧走几步,伸出手抚着羽村的脸。

    眼泪涌出来,辉夜的声音有几分颤抖:羽村,是你吗?我的孩子

    母亲这样的反应,却是大大出乎了羽村的预料,他本以为母亲大人会二话不说将他凝聚的查克拉形体打散,发泄出被儿子封印数千年的怨恨。

    羽村也是以儿子之心度母亲之腹了,作为母亲,哪怕被儿子伤害得体无完肤,心中也放不下牵挂,那不争气的儿子但凡表现出一丝丝悔改之心,做母亲的总会选择原谅,一如从未被他伤害过那样爱他。

    深深地暗叹口气,羽村不禁羞愧难当,不明白自己到底在逃避什么!

    他最初的打算,是连母亲最后一面都不肯见,让鸣人和佐助替他封印母亲,毫无悔意,也毫无和解之心。

    羽村其实也不算做错,封印母亲是为了忍界苍生,可谓大义灭亲,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忠孝对立之时,选择忠就不可能兼顾孝,这才做得如此决绝。

    可是,就在这一刻,六道仙人突然有了新的领悟,忠孝或许不能两全,但却可以区分开来,哪怕不得不封印母亲,也无需对她避而不见,心中怀有憎恨,兼顾着亲情对母亲说清楚自己的想法,就算母亲执迷不悟,也算仁至义尽。

    当年在封印母亲的那一刻,就应该说清楚,告诉母亲自己并不是恨她,并不是不感她的养育之恩,请她原谅自己。

    如此一来,做好了忍界守护者的同时,也能兼顾了身为一个儿子应尽的心意。

    辉夜左顾右盼,焦急地寻找着另外一个儿子:他在哪里?他还好吗?

    母亲大人,羽村已经老死了

    羽衣叹口气道,后退一步,跪倒在辉夜面前,俯下身子趴伏在地。

    对不起,母亲大人,儿子不孝,当年封印您,并非孩儿憎恨您,恳请您原谅!

    仿佛受到了提醒,找回了遗失的记忆,辉夜迷茫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哀家的苗床呢?神树呢?查克拉呢?

    她再次左顾右盼,开启了白眼极目远眺,却发现沧海桑田,忍界已经不是当年的忍界,神树早已被连根拔起,半点痕迹都没留下来。

    哀家的苗床被你给弄成这幅模样,快把查克拉还给哀家!

    辉夜伸出手,掐住羽衣的脖子,只一个瞬间就吸干了构筑形体的查克拉,羽村像是泡沫一样消散了。

    怎么回事?

    抓破了羽衣的幻影,辉夜再次陷入了迷茫,不明白为什么儿子的查克拉量会这么少。

    羽衣精神体凝聚出的形体和影分身差不多,不过是个徒有其表的外壳罢了,受到攻击也会像影分身一样一触即碎。

    不过,虚影破碎却对精神体没多大影响,很快另外一个羽村的虚影又凝聚出来,站在了鸣人身旁。

    羽衣一脸的失落,颓然道:老夫尽力了,但母亲还是没有醒悟她太执着于收集查克拉,被力量蒙蔽了心智,亲情已经淡漠,仅存的人性也在那短短的一瞬间耗光了。

    鸣人耸耸肩,道:嘛,至少你努力过了,说出了自己的心意,这总比避而不见强,身为人子,该当有这种表态。劝说就免了吧,接下来就去问清楚大筒木一族的秘密,搞清楚为什么她对收集查克拉有那么深的执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