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神调查员:第二百五十四 介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剖腹者首先从左至右的切割,然后作稍微向上的第二刀,让其肠脏溢出。

    切出第二刀之时,介错人进行抱首,即挥刀向剖腹者的脖子斩下,但不完全斩断,让头和脖子仍有一丝牵连。

    由于这一刀要非常精确,介错人一般是剑术高手,一般来说,介错人都会由切腹者的亲朋好友或最为信任的属下担任。

    没有介错人,也可以切腹,但切腹者将会承受巨大的痛苦,死亡的过程会很漫长,死状也会很丑陋。

    可以说,介错人就是切腹者的处刑人,切腹者并非死于切腹,而是死于介错人的抱首一刀。

    佐助当然知道鼬所说的切腹和介错人是怎么回事,他惊讶道:为什么要切腹?鸣人不是说过不追究你的法律责任吗?

    鼬抬眼看向了神龛上供奉的排位,自嘲地一笑,道:能裁决一个人的,除了法律之外,还有他自己的心对与错于我来说,已经没有意义,是时候给自己一个了断了。

    不该是这样!

    佐助摇头道:你是被团藏、猿飞和带土不,不仅仅是他们,还有旧忍界那吃人的制度逼的,为什么要独自一人承担本不该承担的责任?你不需要切腹谢罪啊!

    鼬凑近佐助,伸出手点在他额头上,道:愚蠢的弟弟呀,我不是在惩罚自己,我只是想要得到解脱你能明白一个无法面对自己过去,又失去了未来目标的人内心有多么痛苦吗?求求你,帮我离开这个世界吧。

    我我做不到

    佐助万万没想到,曾经自己做梦都想杀的那个男人竟然求着自己杀他,而他却说出了拒绝之语。

    弟弟,我不会再逼迫你了你已经可以自己做出正确决断了,不需要有人在背后推动。

    对于佐助的拒绝,鼬非但没有半点失望,反而流露出无比温柔的笑容。

    没有介错人,也能切腹,我无论如何,都要在今天结束性命,就在我曾经杀死父母的地方,用切腹的方式,感受一下他们被我斩杀时的心情,越是疼痛,我大概越能体谅到他们被亲生儿子杀死的痛苦。

    说罢,鼬便自顾自地做起了切腹的准备,换上了早就准备好的一席白色礼服,在神龛前铺上白布,摆好盛放首级的木盒。

    他甚至已经准备好了遗书,将叠好的遗书放在一旁。

    挺直腰身,跪坐在神龛前,鼬扯开衣襟,坦露腹部,取出了一柄肋差短刀,用洁白手帕包住刀身,握着刀身将刀尖对准小腹。

    佐助呆呆地看着这一幕,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做。

    一个一心求死的人,就算这一次拦住了,下一次呢?

    眼睁睁看着他痛苦的死去?

    也许不知道真相之前,佐助可以欣然冷眼旁观,鼬死得越惨,他越是高兴,可现在,他心中却升起了几分不忍。

    索性帮他介错,一刀斩下他的头颅,减轻他死前的痛苦?

    但这不就又是宇智波一族兄弟相残的悲剧重演了吗?难道宇智波一族就永远不能逃过宿命的轮回?

    哥哥!佐助脱口而出:不要这样还有别的选择死不一定是解脱啊!

    鼬偏开头,笑着看向佐助,平静地说道:弟弟,这就是我的选择,请尊重我的选择吧,请不要因为我的‘无念腹’而怨恨任何人,更不要怨恨世界。我相信你和你的朋友们,已经找到了改变世界的正确方法,未来一定会很美好

    说着话,刀尖刺入了小腹,鼬连哼都没哼一声,用力在腹部自左至右,横切开来,血和肠子一下就涌了出来,坠落到了洁白的布匹上,在上面晕染了一大片殷红。

    鼬本来就已经很虚弱了,这一刀切下,更是疼得身子微微发抖,持刀的手都不太稳定。

    佐助只觉得手脚冰凉,瞪大了眼睛,万花筒写轮眼浮现而出,不停地旋转。

    宇智波一族受到巨大的精神冲击,往往产生特殊的阴属性查克拉,甚至在强烈刺激下开眼。

    佐助已经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却在这惊悚至极,又万般无奈的一幕刺激下,瞳力大幅爆发。

    汗水爬满了鼬的脸颊,他脸上看不出一丝痛楚,双膝紧紧并拢,努力控制好持刀的双手,避免切腹的刀痕有偏差。

    切完这一刀,肠子已经流了出来,人却不会很快死去,鼬开始了第二刀,先是拔出刀锋,再将刀刃朝上,又一次刺进了小腹,咬紧牙关向上挑动。

    这是最为痛苦的切腹方式,要自下而上与横切的那一刀形成十字刀口,一直剖开到心脏位置。

    切第一刀时,鼬的动作还算干净利落,第二刀却有些乏力了,尽管已经用尽力量,刀锋却只是缓缓上移,一厘米一厘米地挪动,被血肉和骨骼阻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