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神调查员:第二百一十八章 给美女点个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罗锋虽说只是小帅,但光头配合着一身匀称的健壮肌肉,那真叫精悍威猛,男人味十足!

    加之之前罗和尚给她了一种真爱粉的错觉,投桃报李之下,更具有好感度加成,从少女的视角看去,罗锋都隐隐带着炫目光环,身后背景仿佛有百花绽放!

    姜姥姥的颜值巅峰也令罗锋小小地惊艳了一把,他也没想到一个微胖佝偻老太太年轻时竟然美得这么不像话,要不是林青儿拥有盛世美颜,只怕红花都压不住绿叶了!

    相比之下,灵儿都逊色了不少,毕竟小丫头还是莲花骨朵,又怎么比得上姜绮萝这朵全完绽放的苗疆山茶花?

    当然,罗锋处变不惊的本事早已练得炉火纯青,半点异状都没表现出来,只是和煦地微笑着点头,朗声说起了高深莫测的偈语:长生药,采花心,花蕋层层艳丽春。时人不达花中理,一诀天机值万金。

    姜绮萝一愣,道:禅师此语何解?

    罗锋摆出高僧风范道:姑娘且去自悟,说破就不灵啦!

    姜绮萝用那恢复青春后变得敏捷的头脑思索一番,喃喃道:难道禅师是说,美要看内心,而不是绚丽外表,待到花朵枯萎花瓣落尽,只剩下花心芳香依旧,才能看出美人最宝贵的品格?

    罗锋的引用的是吕洞宾的《敲爻歌》,想要表达的嘛,就是用lm药剂睡服诸天的妙用——任你是老头还是老太太,一针下去正中花心,被采了花蕊之后统统都要乖乖拜服在自己的花裤衩之下。

    善哉善哉,姜妹妹觉悟很高呀,解得很有悟性、很有灵性、很有佛性,贫僧果然没有看错人呐!

    罗锋也不说破,只是含笑颔首,对姜绮萝竖起了大拇指,顺手给她点了个赞。  

    lm药剂生效速度极快,原版的女溺泉可是泼水秒变,药剂能进行永久性转化,需要的时间稍稍延长了一些。

    刚刚注射完毕,姜姥姥的一头白发就肉眼可见地转黑,同时满脸的褶皱也渐渐消失,肥胖的身材开始迅速缩水,短短几分钟一位鸡皮鹤发的老妪就发生了奇迹般的惊天转变。

    待到变化完毕,坐在床上的已经是一位俏丽的年轻少女,同为十六岁,年轻化的姜姥姥和灵儿却有着不小的差别。

    灵儿清秀归清秀,或许是没长开,要什么没什么,干干巴巴的柴禾妞,气质虽说出尘,却少了几分雍容贵气,比起她母亲林青儿却是差了几分意思。

    她还只是花蕾,还未完全绽放就早逝,将来也许会更加美丽,时间却永远地定格在了十六岁。

    十六岁的姜姥姥和赵灵儿最大的区别就是,灵儿是修仙喜静,而她是练武出身喜动,十六岁那年的她正是武功略有小成,身体锻炼得极佳的时刻。

    也就是说,她发育要比灵儿这宅女早得多,十六岁的年纪就有了一副绝赞的好身材,挺翘浑圆,还练武练出了不少小肌肉,完全不输给大姐姐们。

    能成为女娲一族的贴身侍卫可不容易,选拔时也是万中选一,不但有人品、资质的要求,颜值标准也很高,女娲一族天生丽质,就算选绿叶配称也不会选烂菜叶。

    穿着老妪粗衣的少女颇有油腻小师姐的风采,年老佝偻的身材神展开,反倒显得挺拔秀丽,苗疆血统的少女五官立体感十足,秀气中又透出几分果敢泼辣。

    和灵儿的安静淡漠不同,少女有着勃勃生机,和无限的活力,与之前垂垂老矣有着巨大的反差。

    姜姥姥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常年酸痛的老腰不疼了,昏花的老眼清晰无比,当年逃亡时落下的暗伤痊愈,也不咳了,喘气顺畅舒适。

    最大的变化,就是头脑很是清晰,思路和思维逻辑都变快,就好像从一场浑浑噩噩的清醒梦中醒来。

    少女摸了摸自己的脸蛋,感受着滑嫩肌肤的触感,又摸了摸秀发,是那么柔顺丝滑,待到她迫不及待地从床底下的箱子底翻出铜镜,一照之下眼泪夺眶而出。

    镜子里的美人正是已经记忆中都已经很模糊的,青春年少时期的自己!

    昨日雪如花,今日花如雪,山樱如美人,红颜易消歇。

    弹指红颜老,刹那芳华逝,人间至悲无过于此,更加遗憾的是,绽放芳华的时刻,竟无人欣赏,从最美到最丑,一辈子都没遇到赏花惜花之人!

    然而,她此时此刻的心境,却与感怀美人易老,红颜薄命的情绪截然相反,而是一种发自心底的喜不自胜,对未来充满期待和希冀,有若黄昏日落、暗夜悠长却又红日破晓,崭新的一天开始了!

    姜姥姥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竟然如此幸运,不但恢复了颜值巅峰,还能永葆青春,而赐予她这一切的,竟然是一位口口声声说爱她,不顾一切也要娶她的花和尚。

    今日发生的一切都无比荒诞,结局却又传奇般的美好!

    少女轻盈而矫捷地跳下了床,也不顾得换下肥大的老人粗布裙,跪在罗锋面前,激动道:绮萝谢过禅师再造之恩,算来禅师已经救了绮萝两次,一次拯救了我的性命,另一次拯救了我的人生。

    没错,姜姥姥的本家姓名唤作绮萝,非常梦幻的一个名字,绮的意思是美丽,萝的意思是轻薄透孔的织物,二者结合在一起,给人的感觉就如同随风飘舞的彩绸。

    但她老迈之后,这名字却连提都不敢提,旁人也很少知道,就像美丽的织锦衣衫朽烂发霉,哪好意思穿出来给别人看?

    一个丑陋的老太太顶着姜绮萝这样的名字,说出口只会惹人笑,笑她名不副实、不自量力、不要老脸!

    自古将军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将军老了,谁还记得他一骑当千的武勇,提起来也只会问一句:尚能饭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