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帝落:第2章 天武大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曾经便有一张某不慎坠崖,习得六阳神功,数年之后便有了一身武王修为,出世之后快意恩仇,一手乾坤挪移少有人可敌,号称明王!

    最终携如花美眷隐居而去,好不潇洒。

    此事一出,大陆各地都出现了不少跳崖寻奇遇之人,当然,这些人几乎都是以缺胳膊少腿而收场,甚至一命呜呼者也不在少数。

    总之,这方世界比起他的前世来说,多出了太多的刺激,活力和梦想,仗剑天涯,这本就是他前世从小到大的一个梦。

    只是,不论是修炼武学还是功法,至少也要锻体五重天,达到能纳天地元力入体的程度,方才拥有那般资格,而他,还差的很远!

    可恶啊!我去年买了个表!纪风忽然激动的大吼,心中那一股郁气几乎让他整个人都要爆炸,贼老天,让我过来就是为了当个废物么?

    激动下,整个人顿时失去平衡。

    噗通一声,直接狠狠的从树上栽了下来。

    身体上的疼痛和心底委屈,让得纪风几乎要哭出来,想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居然拥有了过目不忘的资质,但凡任何东西只要他看过一遍,就如同烙印在了脑子里,想忘都无法忘记,对于锻体的各种要诀也都很轻易的就理解透彻。

    修炼之时,仅仅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达到了锻体一重天,要知道常人开始修炼,起码也要三个月以上的时间才有可能进入锻体一重天之境,这让他倍感喜悦,他觉得自己就是那世上绝无仅有的天才,就连纪家族长知道后也是这样认为。

    为此,纪家族长安排了不少资源给他,可谁知,几个月之后陆续有同龄的孩子修炼成功,达到了锻体一重天,可他依然毫无寸进。

    一年之后,当有人达到锻体二重天之时,他,依然是锻体一重天,纪家族长知道后,什么也没说,只是撤去了他大部分的修炼资源,任他自生自灭,他曾经很愤怒,所以他加倍的修炼,可又过去一年时间,锻体一重天的境界依然毫无松动。

    废物之名,响彻整个四方城!

    半晌之后,纪风慢慢爬起来,擦了擦额头的血迹,情绪也是慢慢的平复了下去,稚嫩的脸上再次失去了表情,不管他多么不甘,多么愤怒,也改变不了他无法突破的事实!

    其实他很疑惑,他曾经去找过四方城里的医师检查过,他的身体毫无问题,修炼之时,他也能感受到那股暖流,气血之力!

    甚至,随着时间的增长,他的身体也越发的强大,可每当体内的气血之力诞生之时,就会莫名的消失,不论他如何阻止,也都毫无用处。此时,他没有注意到,他脸上的血迹,顺着他的脖颈留下,落在了他一直挂在胸前的吊坠上,那是一个漆黑的吊坠,似玉非玉,形态如同火焰一般,当鲜血落下的刹那,一道淡淡的火红色光芒一点点的开始将整个吊坠覆盖而去

    忽然,纪风回头看向某处,那面无表情的脸上居然挂起了温暖的笑容,柔声道:彤姨,你怎么来了?

    在安静了片刻后,一道温和中带着疼惜的声音从树后传了出来:你这孩子,怎么一点也不知道爱惜自己。

    只见一道影子,一阵香气袭来,瞬息之间便到了纪风的面前,一个女子,一手拿着干净的帕子轻柔的擦着纪风的脸庞,一双明媚却又仿佛饱经风霜的眼睛慈爱的望着他。

    这是一名年约三十岁的女子,身着着深蓝色的衣裙,仪态万千,脸上那一双新月眉更是为其平添了几分魅力,她便是纪家三长老,武师级强者,纪彤!

    又让彤姨担心了,风儿知道错了!纪风此时就真如一个犯了错站在长辈面前忐忑不已的孩子一般,这么些年来,彤姨对自己百般照顾,几乎就如自己的亲生娘亲一般,哪怕是他落魄至此,也依然不变,甚至更多了几分关爱,虽然他有着前世的记忆,可就算现在让他叫一声娘亲他也是千肯万肯的。

    唉,风儿,修炼之事勉强不来的,就算是你一辈子如此,彤姨也绝不会让人欺负于你!

    纪彤一面擦着纪风的脸庞,一面温柔的说道。

    纪风抬起头,目光认真的看着纪彤,道:我以后是要保护彤姨的,我绝不会放弃的!

    望着纪风坚毅的脸孔,纪彤眸子一阵颤抖,轻轻的叹了口气,你和你的父亲真是一模一样的要强!

    沉默了片刻,她忽然道:风儿,半年之后,似乎就是家族大比了吧!

    纪风微怔,是的,彤姨。

    纪彤欲言又止。

    纪风明白,这一次家族大比,以他的年龄是必须要参加的,而最后如果他名列倒数第三名之内,就会被家族强行发配到边远小镇,负责家族的生意,从此将彻底与武者无缘,毕竟家族不可能将一个没有武者资质的人一直养在家里。

    哪怕纪彤是家族三长老却也阻止不了,毕竟在她之上还有二长老,大长老,以及族长!

    彤姨,你相信我么!三个月之后我一定会达到锻体五重天!纪风微笑着看着纪彤。

    纪彤苦笑,风儿啊,这不是彤姨相不相信你的问题,三个月连破四重天,从锻体一重天达到锻体五重天,自天武大陆有史以来就没有这样的记载。

    将纪风脏兮兮的脸擦干净,她忽然笑了起来,那一瞬如同百花瞬开,好了,彤姨相信你,不过就算达不到也没关系,到时候彤姨跟你一块走。

    纪风刚想开口说话,纪彤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道:对了,下午会有贵客到来,与你有关哦,你记得要过来!

    哦?贵客,还跟我有关?谁啊?纪风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记忆也不知道是谁,好奇的问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