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第605章 理不直气也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罗德一对照小声嘀咕,虽然外貌大相径庭,但体型相差无几,恰好都在维也纳,时间也对得上,世界上没这么巧的事情。

    少污蔑我们,他们外星物种犯的事,跟我和路霸有什么关系狂鼠双手抱胸,冷哼道。

    行了你们走吧。

    托尼没有为难他们,这种事情就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况且这是他一厢情愿的猜测,并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证明照片上的二人就是狂鼠和路霸。

    狂鼠摆摆手,大摇大摆地去了,先回旅店,哈蒙德还在那儿。

    教训罗德之所以不叫哈蒙德,一是因为他跟路霸合作惯了,多个人不习惯,二是哈蒙德会错意可能会把事情搞砸,万一漏了馅,会连累到大佬,所以他就让哈蒙德在旅店待着,等候消息。

    此时,三人重聚,便是前往奥地利其他城市,游览名胜,造访古迹,好不自在。

    渐渐的,民众们不再关注复仇者联盟决裂,也不再关注守望先锋解散。说到底只要没有灾难降临,他们在大众生活里都是可有可无的,也因为大家被另一热点吸引,那便是禅雅塔预告片。

    等了这么久终于又等到了守望影业的新片,大家都是格外热切,终于又有了一个可以期待的东西。

    就是主角的身份不合部分观众的胃口,看惯了以人为主角的电影,接触到这种以机器人为主角的电影,首先会感到别扭,其次代入感较差。

    但对守望影业来说,这些都不事儿,只要故事好,这些小毛病都会被大众接受。拍电影说到底就是为了让大众接受一个通俗易懂且精彩的故事,再稍微加点有深度的思想内涵进去就更棒了。

    罗宁自问,这些东西,禅雅塔这部电影都做到了。

    国务卿先生在维也纳赶往机场的时候遭遇袭击,袭击者尚不明确,有热心市民了几张照片,除了国务卿先生遇袭过程以外,还拍到了两个犯罪嫌疑人的背影,看样子不大像是人类,疑似外星物种入侵,国务卿先生在轻微脑震荡的情况下依然扑向工作,即刻调遣复仇者联盟前去维也纳彻查此事。

    看见新闻报道,罗宁心里一阵舒爽。

    托尼等人心情也很愉悦,接到任务去维也纳抓捕犯罪嫌疑人,权当旅游,把抓捕犯罪嫌疑人的事情放在次要位置。

    他们无不欢喜终于有人替他们教训罗斯这老东西了,其实他们能隐约猜到点什么,却都没说出来。跟守望者打交道次数最多的人就是复仇者,除了守望者自己,最了解他们的就是复仇者。不下杀手,略施惩罚,罗斯前几天刚在媒体面前损了守望先锋,今天就遇袭,嫌疑最大的就是守望者,即使不是守望者亲力亲为,恐怕也是雇了人。

    他们能想到的,罗斯这老狐狸自然考虑到了,苦于没有证据不好向罗宁问罪,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想。且凭照片来看,那两个嫌疑人完全与守望者对应不上,貌似官方外星物种的说法更为合适。

    住院观察的这几天,罗斯渐渐失去了与眼线联系,先是与监视士兵76的眼线断了联系,紧接着失去了监视麦克雷的眼线,过了几个小时那些眼线才联系他说被打晕了。

    也是,守望者说白了就是拥有超能力的特工,让高级特工去跟踪特级特工,亏他想得出来。论经验,怕是守望先锋特工能把高级特工按在地上摩擦。

    这让他感到愈发不安,前一刻还尽在掌握,这一刻却失去了对多数守望者的掌控,只有岛田兄弟仿佛不在乎的样子。但岛田兄弟平平无奇的生活日常他也不在乎,每天就是经营馆子,别的什么也不做,简直了。

    罗斯不敢再去追踪,如果逼得太紧,搞不好罗宁会接二连三给他使绊子,可能这次就是罗宁对他的一次警告,一想到这里就感觉头部隐隐作痛,伴随着间歇性的片段失忆。

    有过这次教训他愈发担心,毕竟守望者个个都是能人异士,要想搞他简直不要太容易。

    他很想给罗宁安个罪名关进监狱,关进去他就没办法和守望者继续联系了,就是一直找不到机会,为此他做了很多努力。

    在守望影业安插眼线,此外还派人盯着罗宁。但罗宁的表现让他无可奈何,除了每天进出公司以外,其他任何时候都在家里,连咖啡厅、酒吧、高级会所那种放松的场所都不去,一次都没有

    盯梢的人都累了,期待着罗宁能走出家门,起码让他有事可干,结果罗宁经常就是在家待一天,他闲得只能看蚂蚁搬家。这是他做盯梢任务以来最咸鱼的一次,经常就是发呆发一天、看海看一天、数蚂蚁数一天。

    遇到下雨天,罗宁甚至连公司都不去了,盯梢的人毫不怀疑罗宁能在床上瘫一天。

    下雨天,床跟被子更配哦

    听到盯梢人的抱怨,罗斯怀疑罗宁不是个正常人,正常人哪能拒绝外界的诱惑那么有钱的一个人不去挥霍,不去旅游也不去消费,跟上班族一样朝九晚五,然后窝家里不出门。

    要问什么人最不可能犯罪,当然就是这种除了家和公司哪也不去的人。

    一个月以来没有什么不同,罗斯干脆撤走了盯梢的人,简直就是白白耗费人力。

    这就是宅的力量,罗宁每天的生活很一样,却又充满惊喜,惊喜自然是在游戏中体现,经常往游戏舱里一躺就是一天。

    狂鼠和路霸办完事后立马去找哈蒙德,结果途中遇到了通过蛛丝马迹找来这里的托尼等人。

    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托尼看到他俩,想起守望者特有的武装形态,再结合照片里那两道一胖一瘦的身影,忽然晓得是怎么回事了。

    你俩在维也纳做什么他问。

    旅游啊,周游世界第一站,维也纳狂鼠理不直气也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