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始剑尊:第一百六十九章 血皇宗的野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位老者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自然不会对某方有所偏袒,一位玄王不可觑,即便是血皇宗,也不愿意轻易得罪,玄王老者可以不卖血皇宗面子,更何况还有聂海在这里盯着。

    老者上台,身上气息收敛,显得很平凡,像是一个普通老人,但是西荒城的人基本上都认识他,所以没有任何一个人敢露出轻蔑之色,而是目光期待地盯着台上。

    争夺战,现在开始!

    人群又自动的分开一条路,几人走了过来,正是聂海等人。

    聂家等人的到场,引来现场一阵热议。

    聂家也来了,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聂家从来与血皇宗不对付,而且两家算是西荒城最大的两股势力了,这次为了争夺玄石矿脉,不知道会发生怎样的大战。

    那可是玄石矿脉啊,我连玄石都没见到过几块,真是不能比。

    风逸随着聂海一起向着观众席上走去,在还未至时,他便听见了喊血皇宗的声音,目光也扫了过去。

    聂家主,别来无恙啊。血皇宗的宗主陆鹰见到聂海等人,冲聂海笑道,那模样就像是在跟多年未见的好友打招呼一般。

    可是,明眼人都能瞧见两人之间的微妙气氛。

    聂海眼睛微微一眯,淡淡道:陆宗主才是。

    呵呵。陆鹰笑了笑,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如鹰般的眼睛里掠过一道光芒。

    西荒城最大的两位大人物的两很普通的交流,让围观看热闹的众人有些失望,他们本以为能看见两人的第一次交锋。

    不过,两位大人物没有交锋的意思,两大势力的辈却有着火药味蔓延。

    哟,还不错,突破到了玄灵境八重了。陆越剑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被一眼看穿修为的聂星脸上一寒,但他压住怒气,冷声道:不知道等下碰上我,你还有没有力气在这里说话。

    就凭你?陆越剑继续嘲讽道。

    哼!聂星冷哼一声,却有些无力,因为陆越剑确实比他要强上一些,至少,他一眼看不穿陆越剑的修为。

    见聂星阴着脸色没有再说话

    陆越剑眼神轻蔑的看了聂星一眼,忽然他的目光瞄到一位黑发少年,若隐若现的在人群中,瞳孔顿时一缩,脸色骤变,如同见鬼一般,迈出的脚步静止。

    他不是掉入黑渊死了么?怎么可能还站在这里。陆越剑在心中震惊暗道。

    越剑,怎么了?身边的陆鹰察觉到他的变化,问道。

    陆越剑缓过神来,道:那黑发少年就是上次在拍卖会上拍卖那身法武技捣乱的人,我追杀他的时候,他跳入黑渊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三个月后他又出现在了这里。

    哦?陆鹰闻言,脸上也是露出一丝惊讶之色,要知道,黑渊可是大凶之地,还未听闻有人掉落其中,还能活着回来的。

    在那神秘黑渊待了三个月,竟然再次出现了。

    不由得,陆鹰的目光看向风逸,眼里有着一丝好奇之色。

    感受到有人注视着自己,风逸看去,只见陆越剑看向这边,风逸自然看出了陆越剑眼中的吃惊之色,他暗自冷笑一声,接着他忽然浑身一紧,又一道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是一位面容略显阴翳的中年男子,那男子一身血袍,浑身散发着压迫之感。

    风逸的眼睛微微眯起,这位中年男子的身份不难猜,应该就是血皇宗的宗主,陆鹰。

    风逸面不改色的收回目光,不再理会他们。

    咦?陆鹰轻咦一声,那黑发少年在他的目光下,竟然能保持如此淡然,让他再次有些惊讶。

    即便他没有刻意使用压迫感,但身为西荒城的顶端人物,自然而然散发的气势便能将一般人震慑。

    能从黑渊逃出来,看来也不简单。陆鹰眼中掠过一抹异色,不过,既然敢惹血皇宗,就做好死的准备。

    随着血皇宗和聂家两大势力落座,剩下的一些势力也悉数赶到,玄石矿脉的争夺战,也是正式开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