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始剑尊:第一百三十章 西荒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凌天明狰狞咬牙,一拳猛然轰出,强大的玄力喷涌而出,撞击在一旁的巨石上,顿时,巨石瞬间炸裂开来,发出一声巨响,碎石漫天飞射。

    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下,凌天明才猛地一挥衣袖,离开了。

    走出不远的风逸耳朵忽然一动,听到身后传来的一声沉闷震响,眉毛微扬,嘴角翘起一抹玩味弧度。

    风逸,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好人,在面对一个对他起了杀心,甚至还动手了的人,他可不会轻易放过对方。

    只是如今他的实力,与那凌天明确实存在不差距,借助于老师的力量给予他一些威慑力便可,他日再遇,等到他成长起来,会亲自出手,了结这段仇怨。

    若不是为了风逸哥哥,月曦早就了结他了。月曦显然也是听到那声响,俏脸微冷。

    之前她觉得凌天明这个人还算温文尔雅,待人和善,但今天看来,这些都只是他的伪装,在那伪装下面,却是个狂傲霸道之人。

    而让她真正动了杀心的是,凌天明对风逸出手。

    风逸表情稍讶,微微偏头看她。

    看什么察觉到风逸的那惊讶的目光看来,月曦俏脸微红。

    呵呵,没什么风逸摸了摸鼻子,微微一笑。

    他有些没想到,平时温婉可人的月曦,杀起人来也这么干净利落。

    不过对此,风逸并未觉得反感,因为,在这片大陆上,规则便是如此,不应该存有太多怜悯之心,憎恶分明,才是生存之道。

    此时正是清晨,山间还有这些许薄雾,吹在身上凉丝丝的,太阳渐渐升起,几缕柔和金光射来,映在两人脸庞,仿佛透着光。

    风逸和月曦的悄悄离开,并未引起百道宗的轰动,当然,可以想象,过些时日之后,整个百道宗恐怕都将被口水淹没。

    宗门的天之娇女,竟然和一个当初被称为废材的弟子一起离开,虽然如今的风逸,已经不算弱,但在那些人眼里,相比于灵榜靠前的弟子,还是太弱了。

    而这,也是他们无法接受的地方。

    当然,这一切都不是风逸需要考虑的。

    两人并肩同行,出奇的安静,不过仔细看,还是能从风逸和夜月曦眼眸中发现,一股发自内心的温馨平和。

    待终于走出百道宗,两人行至一条道上。

    风逸从储物戒指中摸出一张地图,打开后观看起来,月曦也偏过头来,一起看着。

    我曾在西边,感受到那股诡异气息,和那子身上的差不多,我想应该是在那个地方?炎老沉吟着道。

    什么地方?风逸问道。

    这是宗门,往这边走。风逸指着地图的某点,然后手指往左边一滑。

    西边。他抬起头,指着一个方向,微微一笑:向西走。

    西荒域?月曦看着地图上的那个方向,顺着瞧去,有些惊讶的道。

    嗯,月曦知道这个地方?风逸看向她。

    当然知道,月曦微微点头,然后解释道:西荒域这个地方与我们这相隔甚远,再加上途径一处闲地,知道的人不多,但其实,西荒域在玄武大陆上,还是有些名气的。

    风逸恍然点头,西荒域这个地方他也是第一次听过,要不是这次历练,他还不知道玄武大陆上有这么一个地方。

    风逸深深的看了月曦一眼,看样子,老师说的没错,月曦的背景果然不简单,一般这么的年纪,普通的人,哪能知道这些东西。

    而且,项昊空去历练的地方,便是这西荒域。月曦忽然又道,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睛明显的掠过一抹疑惑之色。

    月曦的下一句,让风逸的目光一动,心中暗道,看到老师的推测应该错不了,那项昊空,便是从这西荒域历练归来。

    而他所要去的地方,便也是这西荒域。

    项昊空这个人可不简单。风逸摇了摇头道:月曦,你以后要心此人。

    啊?月曦明显地一怔,然后嘴角微弯,风逸哥哥也看出什么来了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