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始剑尊:第7章 疾影步?很快吗?【求推荐,求收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绝对是他今生受过的最大耻辱。

    姬无涯心中怒火冲天,但表面却没有太多的波动,他的眼睛微微眯起,其中一丝阴险之色浮现。

    而风逸却似是不觉,依旧在讥笑着。

    去死吧!姬无涯眼中凶光大盛,怒喝一声,双脚猛地朝风逸的身上踢去,他那双脚之上凝聚着青色的玄力,威力不俗,若是以前的风逸被击中,恐怕至少是个重伤的下场。

    但是今天却不一样,就在姬无涯双脚即将踢中风逸,一脸大喜的时候,却见风逸嘴角的那抹讥讽笑意,似乎更浓了几分。

    一时之间,姬无涯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还不待他的双脚击中风逸,便感到身体猛然一阵失重之感,然后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从后背传来,直接是震的他噗的吐出一口血来,几乎喘不过气来,口中只能发出呃呃的痛苦声音。

    只见风逸提着姬无涯的衣领,往地上一砸,发出咚的一声响,这声音不小,直接把台下的月魔宗弟子都惊了一跳,心中发寒,不禁吸着凉气。

    这一砸可不轻,因为姬无涯的玄力全聚集在双脚之上用于攻击风逸,而后背却没有运转玄力护体,导致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防护的和石头来了一次硬碰硬。

    显然,石头比他的身体硬很多。

    见到眼前姬无涯那幅惨状,台下却是有些鸦雀无声,没有人说话,全都震惊的看着。

    小子,是不是太不把我们月魔宗放在眼里啊?

    就在这气氛有些诡异的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响彻开来,同时几道身影也是一齐出现在了比武台上。

    宗主,长老!那黑衣执事听到声音,终于也是反应过来,赶忙低头恭敬的道。

    是副宗主,还有长老们!

    台下的月魔宗弟子看着上面站立的几道强大的身影,不禁激动起来,兴奋不已,在这一刻,他们仿佛看到救星一般。

    哦?终于忍不住下来了?风逸微微转身,面对着那几道强大的目光,微笑着道。

    宗主救我!姬无涯惊恐的叫道,他能感受到风逸身上此刻所散发的强大气息,那是一种能够碾压他的力量。

    大胆!我月魔宗是你这个小子放肆的地方吗?还不快束手就擒放了我月魔宗弟子!中年男子身边的一位老者大喝道,同时全身爆发出的威势向风逸压去。

    哼。风逸冷哼一声,有炎老在,风逸对于眼前的玄王境甚至是玄皇境并不惧怕。

    看到眼前这个少年竟然对于自己的威压没有丝毫的惧怕,这不得不让他们惊讶。

    若是寻常的一位少年,在面临他们这等玄王玄皇境强者,恐怕此刻已经瘫软在地上了。

    我想,你应该是依附了别人的力量吧。中年男子锐利的眼光直透而来。

    那又怎样?风逸说道,一把将那姬无涯扔在地上,后者宛如一条死狗般瘫软在他的脚下,一脸惊恐的颤抖着。

    呵呵,你敢在我月魔宗撒野,想必你对自己的力量很有信心了?中年男子眯着眼睛,笑着道,难道你不怕死?

    怕死?就凭你们?风逸有着炎老在,对于这群月魔宗人说话自然不会客气。

    小子好大的口气!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也是轻轻的笑道,然后脸色猛地一冷,身形已暴掠出去,一只手化为一道红色巨大爪影向眼前少年怒拍而去。

    长老!就在那爪影即将拍中风逸时,忽然一道惊恐的声音叫了起来,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姬无涯又被风逸抓在了手上,挡在了身前。

    看到眼前的姬无涯,那老者神情微微一变,手中玄力急剧收缩,在那爪影即将拍到姬无涯身前时,终于是被他打散了,化为点点红芒消散在空中。

    老者轻轻的闷哼了一声,脸色微微涌上些许血色,显然,刚才紧急收回那强势的攻击让他受到一些反噬。

    被风逸挡在身前的姬无涯身子瘫软,不断喘着粗气,身上已经被冷汗浸湿,就在刚才那一刻,他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如果长老的那道爪影击中他,他必死无疑。

    风逸,我要你死,要你死!

    姬无涯惊恐之余,是对风逸无穷的杀意和怨恨,但他却不会想,造成今天这样的结果,是因为他自己。

    小孽畜,刚才不是口气挺大吗,怎么突然这么胆小了?又一位鹰钩鼻老者站了出来,脸色阴沉的看着风逸。

    各位不要动手动脚嘛,在下只是想讨回一个小小的公道,何必这样大动肝火呢?风逸却对老者阴沉的话似是不见,笑着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