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始剑尊:第5章 讨回一个公道【求收藏,求推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还以为这里是凡间的那些衙门啊,来我月魔宗讨回公道,不想活了!

    几位长老语气中,带着一股浓浓的不屑,他们月魔宗在这大陆上不说数一数二的大宗派,但也是一方强宗,一般人不敢轻易捋其虎须,又哪里是一个刚出茅庐的小子说话的地方。

    就算月魔宗失理于人,但如果真的被一个年纪如此小的人讨回一个什么公道,要他们月魔宗低头,那说出去,恐怕会成为周围其他势力的笑柄。

    在月魔宗,他们便是公道。

    小家伙,这个公道不好讨啊?炎老有些戏谑的声音响起。

    我知道风逸眼睛看着高台之上的那几人,显然感受到了那份对自己的不屑。但至少不能就这样灰溜溜的逃走,总要给他们一点教训,至于剩下的,可以慢慢讨回来。

    这里就拜托炎老了。风逸最后又说了一句,他也不傻,能站在这里,是有着炎老的帮助,否则他绝对会第一时间离开这月魔宗,至于报仇,日后有的是机会。

    哈哈炎老轻笑了几声,不再说话。

    此时比武场上,月魔宗的弟子都在热火朝天的比试着,谁也没有注意到高台之上的几位大人物的变化。

    下一场,齐岳对阵姬无涯!台上,一名黑衣执事高声喊道。

    那黑衣执事喊声一出,便是在比武场上掀起风暴一般,许多的弟子都在高喊着姬无涯这个名字,场上的氛围顿时被调动到了最大。

    看来姬无涯在这月魔宗的名气不小啊。风逸轻笑了一句,但却并未觉得奇怪,当初与那姬无涯相遇时,对方便力压他一头,修为已经是玄者境巅峰,想必一年过去了,恐怕早已踏入玄元境了。

    他继续向前走去,周围的月魔宗弟子注意力全放在比武场上,倒也没有发现风逸这个有些奇怪的存在。

    宗主身边的长老看向中年男子,那里,风逸正在向人群之中走去,并逐渐融入其中。

    过去!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头,说道,同时身形微微一动,那座位之上已没了人影。

    其他长老闻言也是身形掠过,跟着中年男子,向着下面的比武场而去。

    求推荐,求收藏!

    中年男子豁然起身,眼睛盯着前方。

    席上其他几人也注意到了中年男子的反应,纷纷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怎么了?中年男子身边的一位面容干枯的老者问道。

    似乎是注意到了这些人的目光,少年抬起头来,苍白而又稚嫩的脸上冷漠无比,与席上的起身的中年男子对上视线。

    中年男子眼神微微一凝,充满了惊异,从刚才的对视中,他看出了少年眼中竟然尽是沧桑之色,显得极为怪异。

    不过此刻,他也瞬间知道了,远处的那位缓步而来的少年,便是那位刚刚破牢而出的人。

    因为即便是隔得这么远,中年男子依然能感受到其身上的那种渺茫气势。

    其他人此时显然也是注意到了那不远处走来的怪异少年,纷纷目光惊疑。

    宗主,就是他,就是那个小子打伤守卫弟子,逃出大牢的。旁边站立的守卫弟子指着那越来越近的少年说道。

    嗯还真是个少年模样。几位长老瞪着眼睛,一副吃惊的样子,实在是太年轻了,就十来岁而已,似乎还未成年。

    炎老,上面的那几位是不是很强?风逸在心里问道,凭着他自己的感觉,他知道席上的那几位恐怕个个修为都不会低,至少不会低于玄王境。

    炎老苍老的声音传来,不算很强,除了那个中间的是玄皇境,其他的都是玄王境。

    什么?玄皇?!风逸心头一震,没想到这月魔宗竟然存在玄皇境这样的强者,甚至玄王境强者也有着几位。

    达到玄王境便能成为一方强者,而玄皇境强者更是能开宗立派,在玄者大陆都能横着走的存在了,看来这月魔宗不简单啊。

    小家伙,一个玄皇境而已,用不着这么惊讶,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要广阔。炎老淡笑道。

    风逸听见炎老这么说,心中不禁好奇炎老到底是怎样的境界,在他眼中,似乎玄皇境都不算什么,那炎老的修为难道要强于玄皇境强者?

    风逸这么一想,顿时觉得这炎老真是神秘。不过既然炎老这么说了,相必这几个家伙奈何不了他,心中也就没有了忐忑。他还真怕要是炎老对付不了他们,那乐子可就大了,就变成他来白白送给别人杀了。

    毕竟就算风逸的心智再怎么成熟,以他一个小小的玄者境,在面对一群一招便能灭杀他千百遍的强者,也还是会紧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