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娇妻:第100章 我想你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朱立诚心想,难怪都想当官,这当了官待遇是不一样,做个小小的镇长就能有如此的待遇,房子、车子,该有的都有了,真是让人觉得一下子有点接受不了。

    孙运喜见朱立诚的眉头一皱,心里吃了一惊,还以为对方有什么不满意,连忙说道:镇长,你看,还有什么地方不满意的,我们再做调整。

    哦,没有,没有,蛮好的了。朱立诚听了对方的话后,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麻烦两位了。

    镇长,您太客气了,为领导服务,是我们的职责所在。黄成才接口说道。孙运喜见对方抢了自己的话头,不满地瞪了黄成才一眼。

    朱立诚见了,微微笑了笑,看来党委办正副主任之间的关系不是那么融洽的。他看了孙运喜一眼说:运喜主任,你下午和我说的那司机的事情

    镇长,人已经过来了,关系我明天就去办妥。孙运喜答道,他叫于勇,这是他的呼机号码,您有什么事情直接给他留言。

    朱立诚听后,满意地点了点头,看来一如自己的判断,这孙运喜在党政办主任的这个位置上还是很称职的,这可真可谓是人尽其用。朱立诚看了一眼黄成才说:成才主任,麻烦你一下,一会下去的时候,通知一下于勇,马上让他和我去一趟幸运楼,今天裴书记请客。呵呵!

    好的,镇长,我这就去通知。黄成才说完,就准备告辞,在转身的一瞬间,丢了一个眼色给孙运喜。

    孙运喜心里一阵郁闷,连忙向朱立诚汇报,几个副镇长他都已经通知到了,然后打了个招呼,也转身下了楼,不过此时的脚步已经不像来时那么有力了。裴济当上了一把手以后,孙运喜就很是担心,他知道黄成才是裴济的人,担心裴书记借机把自己拿掉,换成黄成才。

    朱立诚到任以后,他显得格外的热情,他是希望借机能攀上朱立诚这尊大神,一个做过县委书记秘书的人,刚刚二十三岁的镇长要保自己一个小小的党政办主任,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经过大半天的交往,孙运喜很快发现自己当初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他本认为搞定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对于他这个在基层官场浸淫了近三十年的老油子来说,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现在看来,自己不但没有搞定人家,反倒有点被对方玩得团团转的感觉,真不知道,现在的年青人怎么都这么厉害,难道都是因为多读了几年书的原因,早知道,就让自己家的那小子多读点书了,也不至于到现在还高不成低不就的,二十出头了,连个工作还没着落,想起来就让人心烦。

    等俩人离开以后,朱立诚再也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了,连忙打了个电话给郑诗珞。

    前两天,朱立诚已经告诉过他自己将要下去做镇长的事情,但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郑诗珞听后也很是开心,然后满怀歉意地说,她暂时来不了朱立诚这了,那倒霉的台庆,还没搞定呢!淮江电视台的台长要是知道,有一个新来的小记者居然说他大张旗鼓搞出来的台庆是倒霉的,恐怕要气得跳脚了。

    两人又扯了一阵闲话,才依依不舍地挂掉了电话,在挂断的那一瞬间,朱立诚听到郑诗珞那比蚊子还小的声音——我想你了。

    朱立诚嘿嘿一笑,把手机从耳朵边拿下来抓在手里,大声地说:我可想死你了!

    和郑诗珞通完话后,朱立诚连忙打了个电话给朱国良,这时候,在田间忙碌的他应该回家了。

    果然不出所料,电话刚响了两声,里面就传来了朱国良那熟悉的声音。朱立诚连忙告诉他自己今天已经到田塘镇了,不过有点忙,一时走不开,明天再抽时间去看他。

    朱国良听后,连声说,工作为重,他挺好的,不需要特意来看他。父子俩又互相问候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

    小÷说◎网 】,♂小÷说◎网 】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那小花伞的主人突然探出头来,往自己所在的位置匆匆一瞥,朱立诚下意识地一缩头,眼光扫到之处,墨绿色的连衣裙,在强光的照射下隐隐有些走色,不过玉臂却更显白皙,这不正是刚才还和自己擦肩而过的曾若涵吗?

    她的连衣裙竟是无袖的,朱立诚此时才刚刚发现,早知道刚才侧身的时候,就好好欣赏一番了,说不定会有意外地发现,可惜呀,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我明天就去给刚来的朱镇长做秘书了,芸姐!曾若涵边落伞,边跨上台阶,冲着边上的女孩说。

    那恭喜你了啊,别忘了照顾照顾我啊!那个叫芸姐的也是党政办的工作人员,叫谭艳芸,今年二十六,去年刚刚结婚。

    那还要说,不过想要照顾你的人多了去了。曾若涵笑着说。

    你这妮子还胡说,再说,我可就呵你痒痒了!谭艳芸满脸坏笑地说,作势就要把手伸过来。

    芸姐,别,我不敢了。曾若涵连忙求饶,她从小就养成了一个坏毛病,特别地怕痒痒。上大学的时候同宿舍的女声经常借此整她。

    两人进了办公室以后,见里面空无一人,有的出去办事了,更多的则已经提前下班了。若涵,我上次和你说的那事,怎么办啊?他老是过来纠缠我。谭艳芸满脸愁云,苦恼地说。

    没事,下次他再来,我来收拾他!曾若涵满脸仗义。

    原来袁长泰上次在曾若涵这吃瘪以后,就把目标锁定在了谭艳芸的身上,这次他学乖了,在行动之前,彻底清查对方的家底,知道这个谭艳芸并没有任何依仗,不过是前年大学毕业以后,分过来的。

    自从他儿子去泯州上中学以后,老婆也过去陪读了,他就像只发了情的公狗,四处物色目标,可就是一个都不上他的船,没办法这阶段老往县里的洗浴中心跑。

    算了,不想这倒霉的事了。谭艳芸说,对了,那新镇长好像蛮帅的呀,你是不是动了春心啊!要不怎么会去做他的秘书呢?

    才不是呢,早晨孙主任来做了我半天工作,我才勉强同意的。说这话时,曾若涵的脸上红扑扑的,只觉得害羞不已。她刚才说的那话没错,只不过该把孙运喜和她自己的位置对调一下。

    那也不错啊,他年纪轻轻的,就是一镇之长了,以后肯定不得了,不像我们家那位,一个教书匠,哪儿会有什么出息。谭艳芸说,你可得抓点紧,别让其他人捷足先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