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八零种种田:第十一章 回高山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洗漱后景逸先陪着容泽睡着后就起床收拾今天买的东西,东西看起来多,但基本上不需要特别打理,把该放柜子里的放好,其他东西就集中的堆放在一个地方。整理干净后才去睡觉。

    容泽睡着后来到了空间,白白在容泽进来时就知道了,但本狐不开心,本狐是有脾气的。容泽看着白白在院子里修剪花草立马就笑呵呵的向它打招呼,哪知小狐狸屁股一撅就迈着二五八万的步子走了。只留下一脸茫然的容泽。

    思考半天后容泽觉得小白白可能是思春了,不然怎么会留出一个黯然神伤的背影,哎!可怜的白白,在这里想泡妹子都不行。

    白白要是知道容泽心中所想肯定会气的吐血,老子明明是不削见你而已。

    容泽有开始修炼御灵诀,他一定要变强。他总觉得如果自己不够强就会陷入危险之中,他的感觉一直很准。

    景逸今晚一夜无梦,醒来时觉得有点失落,他觉得这段时间的梦对他很重要。他甚至觉得那里面的白衣男子就是他自己,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一早起床,景逸把饭做好就去田里看了看,一湾下去全是金灿灿的一片,微风吹过,稻子一起一伏的,景逸嘴角上扬,仿佛自己置身在金色的海洋,鼻尖轻嗅,似乎还能闻到阵阵稻香。

    看了看自家田里的稻谷,再过几天就可以收获了,景逸确认田里没漏水后才往家走去。

    回到家的时候容泽刚从修炼中清醒过来,待容泽洗漱完后两人一起吃早饭。

    阿泽,等会我们去山上吧,现在天气这些都还可以,我们这几天去山上多捡点柴,再过半个月就要开学了。现在家里的农活也不是特别多,他们本来分的土地就少,就更没啥事做,正好去山上打柴。不然过段时间就没空做这些了。

    好。容泽的饭还包在嘴里,结果回答的太急一下子就呛着了,景逸连忙去拿杯子倒了杯水来,喝了水后的容泽感觉自己满血复活了,这被呛着的感觉可真难受,古人云:食不言,寝不语。果然是正确的。容泽觉得自己的囧样都快被景逸看完了,太没脸了。现在容泽不由庆幸自己只是个孩子,不然更尴尬。

    阿泽,对不起,以后我们吃东西我再也不说话了。景逸满满的都是自责,要不是他说话容泽也不至于呛着,反正他是一点也见不得容泽有什么事,哪怕是别人所说的小事。

    没事,我现在好了,再说了是我自己不小心才呛到的,和你没关系。说完还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两人收拾干净后已经是八点半了,家里就一个背篓,容泽本想背的结果景逸一下子就拿了过去,放了些在县城买的饼干和水后两人就往后山走去。

    到了山上景逸就让容泽捡地上的枯枝,他负责砍树上的枯枝。

    红衣男子看见俊美无双,宛如谪仙的男子心跳不自觉的漏了一拍,他最喜欢的就是美的东西,越美的东西越喜欢,越是喜欢就越想占有。至于这人嘴巴有点毒,看在他的盛世美颜下暂时不计较吧!

    两人就这样你盯着我,我看着你,一动不动,还是管家受不了这莫名的气氛忍不住咳嗽了几声,两人才从各自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慢慢的景逸感觉几个人的影子越来越模糊,等画面清晰时又见到了第一次梦见的场景,白衣男子就是那个景天君,他抱着怀里的人说:阿泽,你醒醒,好不好,你别睡了。睁开眼睛看看我好吗?求求你了!求求你了男子言语间满是卑微的祈求,悲痛欲绝的神情让人控制不住心疼,双眼间更是不自觉的流出一道血泪。

    一丝阳光透过窗帘洒落在洁白无瑕的床上,床上的少年面上痛苦不堪,一滴清泪顺着眼角缓缓滑落最终消失在耳发间,只留下一道浅浅的泪痕。

    没一会儿少年双眼微微张开,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睡得香甜的小人儿,双手不自觉的抚上那张瘦巴巴的小脸。指尖反反复复的在脸上磨蹭,不知道在想什么。

    容泽正在吃鸡腿结果不知道什么东西一直在脸上摸来摸去,宝宝不开心,一只小手啪的一下就往脸上拍去。结果鸡腿飞了,自己睁开眼就看见白色的屋顶,白色的床,脑袋有点晕,听见旁边的低笑声才知道自己刚才是在做梦。

    容泽瞪了一眼身侧的景逸,翻身就往洗手间走去,等两人洗漱完后已经是八点了,收拾好东西后就退房离去,街上一样热闹繁华,等吃过饭后就去了县城的批发市场。

    批发市场现在人已经不是特别多了,两人先在这市场逛了一圈后挑了一个南边角落的店铺,店铺老板是一个中年发福的大叔,笑起来像弥勒佛,让人觉得和蔼可亲。

    两人买了床单被罩,还有锅碗瓢盆这些生活用品,容泽还特意挑了一匹浅蓝色碎花布,买这东西的时候景逸还看了他好几眼。看得容泽都忍不住脸红了。

    一不小心就买了一堆东西堆在地上,找老板要了个尼龙袋后才勉强把这些东西装完,景逸把尼龙袋绑成背篓的样子,在老板的帮助下把袋子背在了背上。

    容泽看着这情景噗呲一声就笑了出来,景逸今天穿的是昨天买的新运动套装,看起来就像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结果背上这尼龙袋瞬间有一种高富帅变成穷矮矬的错觉。

    两人买了点吃的就去了车站,坐上了中午十二点半的车,又是一阵摇摇晃晃,过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了他们集市上,东西太多,两人浑身都挂满了东西,一路走一路休息。

    在最后一丝晚霞消失在天际两人才回到家中,疲惫不堪的二人感觉浑身骨头都要散架了,肚子也时不时的传来咕咕声。没法,容泽烧火,景逸掌厨,两人分工明确,不一会儿就把饭做好了,吃了饭过后容泽才觉得自己恢复了点知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