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师王:第一章 古神之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广播重复了三遍,本来周围有着气愤在骂骂咧咧的人,顿时安静了起来,然后开始恐慌起来,所有人疯一样的朝着车尾跑去,有些都不顾自己的形象,女的脱掉高跟鞋,撕开裙子跑了起来,那位华服的先生,不在顾忌身上的油水和头上的拉面,撒开腿就往人群中挤,没一会儿,夫人和男孩就剩他们了。

    夫人被男孩扶了起来,有些担忧的盯着广播。低声道:孩子他爸

    男孩颤抖的手和心里的害怕惊醒了夫人,夫人站了起来,拉起男孩开始奔跑起来,并不是朝着车尾跑去,而是朝着相反的方向,途中拐了几个弯发现还残留着血迹,男孩紧紧的抱住夫人,脸埋在夫人胸前,连看都不敢看了,没过多久走到一个死角,因为前面已经没有路了,但别人不知道,男孩却知道,这是父亲以防万一,食物不足所建的后备食物储藏室,果然,只见夫人翻开墙上的墙皮,露出了一个小型的计算机,快速的输入了几个数字,死角的大门被打开了,墙体从中间一分为二,露出了一扇门,男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夫人推入了进去。

    特浓,你先在里面待着,我去找你爸爸,你可千万不要随便出来,知道吗?

    男孩似乎害怕的不行,眼角还挂着泪珠,夫人叹了一声,并没有在说什么,关好墙门,脚步渐渐的消失在走廊中。

    食物储藏室里面漆黑一片,男孩更害怕的不行,低声抽搐起来,似乎感觉到周围没人,那一丁点的坚强也消失不见了,慢慢的从抽搐声变成越来越大的哭泣声。

    嘞,你怎么在哭呀,要不要吃点东西呀。黑暗中传来一个不属于男孩的声音。

    男孩楞了一下,也忘了哭泣,身体发抖,心中有些害怕,弱弱的问道:谁谁呀你你你出来,我才不怕你呢,我可是以后会成为世界政府军的人,才不会害怕

    见没有回应,男孩慢慢的转身,发现后面还是漆黑的一片,心中的石头不仅落了下来,自嘲的笑了一下,转过身来坐在地上,抬起头时,一个蓝色的两个光芒在黑暗中尤为的刺眼,而有一个模糊的影子顶着这两个蓝色光芒飘呀飘的,好像没有实体一样,男孩瞬间一身冷汗,沉浸一会,尖叫起来:鬼鬼鬼呀!

    上古时期天地混沌一片,在这混沌中,伸手不见五指,只有无尽的黑暗。

    在这无尽的黑暗中没有时间、没有空间、一切为虚无。不知道过了多少久,也不知道他是从何而来,也不知道他为何身处混沌之中,只知道在黑暗中响起了一道声音。

    睡得好舒服呀,周围怎么这么黑呀,这是什么

    混沌中心出现一道巨大的旋涡,旋涡旁边的黑暗瞬间亏空,一道光芒射了出来,在黑暗中尤为的刺眼。旋涡并没有持续多久便结束了,光芒也被周围的黑暗所填满。

    好吃,没想到这黑黑的东西味道真不错,那我就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刚才出现的旋涡再次出现,但位置却位于混沌顶面的边界,就这样,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除了旋涡变得越来越巨大,混沌的黑暗越来越稀薄外,便再也没有听到过任何的声音,直到一声巨响响起,混沌似乎被什么撕裂了一样,周围稀薄的黑暗疯狂的朝着旋涡拥去,顿时整个混沌都明亮起来,一道巨大的身影隐隐约约出现在混沌的中间,那似乎是一个巨人,上不见头颅,下不见脚底,只能感觉到整个空间都在震动,似乎在向上扩大着,就这样不知道多久,或许两年,或许两百年,也或许两千年,没有人能确切的知道这位巨人在干着什么。在混沌中的黑暗越来越稀薄了,但始终都吸不尽的样子,那道巨大的身影也日渐清晰起来。

    岁月如梭,韶光易逝,响声最终还是停了,连带着旋涡也停着了,仿佛在警示着什么。

    为什么会这么累,不是在吃着东西吗?

    蹦的一声,巨人的膝盖弯曲,半跪了下来,而这时清楚的可以看清他的脸,瓜子脸,长的普普通通,没有什么特殊的,一脸疲惫的脸上露出难受,嘴角残留着漆黑的气雾,貌似是混沌中的黑暗。突然,混沌剧烈得颤抖起来,有种就要紧缩的感觉。只见他强行提起一口气,怒吼一声,重新站了起来,朝着上方猛的捶了一拳,狠狠的向下踏了一脚,轻而清的混沌不断上升,从而高不可及,重而浊的混沌不断下降,从而厚实无比。

    做完这些的巨人的狂笑的低语一声,身体往后倒了下来,鲜血变成江河湖海,奔腾不息;肌肉变成千里沃野,万物生存;骨骼变成树木花草,万紫千红;筋脉变成了道路;牙齿变成石头和金属;精髓变成明亮的珍珠;汗水变成雨露,滋润禾苗。他的头化作了东岳泰山,他的脚化作了西岳华山,他的左臂化作南岳衡山,他的右臂化作北岳恒山,他的腹部化作了中岳嵩山。巨人狂笑的低语也越来越清晰。

    想要成神吗?那就翻越我的身体,来找吧!我把一切都放在哪里了!

    声音由近到远传遍了整个世界,顿时,世界沸腾了,想长生不老的、满足自己私欲的、想一统天下等等人,争先恐后的来到了巨人所化的世界,踏上了伟大的成神之路,而第一位踏上这条路的是一位工匠,名为偃师,以他之名,能踏上伟大成神之路的任何人都称为偃师,而偃师王便是走完整段成神之路到达终点的神。

    二十一世纪十年代,科迪索拉市,安第斯山系,群山环绕,南段伸至火地岛。

    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掩去了刚刚的满眼猩红,沉沉的仿佛要坠下来,压抑得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

    道路上几辆白色的轿车打破了天空的宁静,而尾随其后如同房子般大小的气垫式无轮汽车尤为醒目,车上人相谈甚欢,有说有笑,看规模似乎正在举办不小的聚会。每个人手中捧着酒杯,笑容满面,而唯一有些特殊的是靠近车头窗口的位置,一位风华正茂的夫人捧着一本书膝下躺着一个十几岁的金发孩童,只见夫人微微一笑,合上书,一边理顺孩童的金发一边说道:偃师的由来你也听完了,你答应妈妈的,不可以在生爸爸的气哟。

    男孩翻起身来,有些泄气的挤了挤嘴巴。

    我知道了啦,原谅老爸就是,谁叫他是这辆车的车长,哼。

    夫人抿嘴一笑,摸了摸了男孩的头,看到夫人妈妈依然当自己是小孩子,男孩甩开抚摸自己的头,脸微微一红,为了缓解尴尬扯开话题,假意咳了两声道:妈,偃师既然只是为了踏上成神之路,为什么要做伤天害理的事情,父亲说起他们的时候都毛孔悚然,难度他们真的比山贼还要凶残吗?

    夫人一愣,神情有些暗淡下来,望着窗外,轻声道:或许是,也或许不是,一切都是为了生存吧,为了成为王,踏上伟大新世纪,他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有靠抢夺来供给他们的生活。

    男孩咬了咬牙道:真是可恶,以后我一定要成为军队的人,把世界上所有的偃师都消灭。这样父亲也就有时间来陪我了。

    收回看向窗口的目光,夫人转过头,笑了笑,在她心中金发男孩只不过是小孩子而已。突然,一声巨响响起,紧接着非常急促的刹车,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男孩想抓住旁边的扶手,谁知还是慢了一步,手中空空如也,身子向前倾去,眼看就要撞上前面的铁杆,男孩慌张的不知所措,闭上眼睛不敢在看自己的下场。

    感觉自己还有意识的男孩睁开眼睛,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定眼一看,惊讶不已,嘴角有些颤抖的说道:妈妈,你怎么样了。

    只见男孩倒在夫人的怀中,而夫人先一步代替男孩撞到了铁杆上。

    妈妈,妈妈,你怎么样了,妈妈。

    一连呼唤了几声夫人都没有回应,男孩惊吓不已,神情惊慌失措起来。泪珠在眼中打转,正要大哭起来时,夫人握住了男孩的手,勉强的睁开眼睛,虚弱的微笑道:我没事,孩子,别怕,妈妈在。

    男孩狠狠的抿咬着自己的嘴唇,快速的冲入夫人的怀中,哭啼啼的道:我以为,我以为我以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