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师王:第二十二章 别有洞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洛特并没有回答他什么,莞尔一笑,院长,我要出去一趟。

    院长一愣,并没有说话,也没有表示同意和不同意,拿起桌上的茶壶往杯中倒着热水,眼睛看着水杯中冒出的热气,不经意说道:这么晚,还出去,有什么原因吗?

    嗯,有一些事我想还是现在处理了会比较好。

    院长摸了摸水杯,似乎是再太烫了,她并没有马上喝,而且把视线移像洛特道:非去不可吗?

    洛特同样回应的看着院长的眼睛,点了点头,嗯,非去不可了,不然可能今天我会睡不好的。

    院长盯着洛特的眼睛,自信和真诚,转头摸起水杯,小抿了一口道:如果是非不可的话,那就带上今天的礼物吧,我想它应该能过帮助你的。

    洛特眼角一动,看向靠在墙上长长盒子,一直在思考困惑的他并没有把这个放在心上,走到边上打开,他发现这个礼物有些过于长了,轻轻地把他的外装皮剥掉,好像是猜到他会打开一样,盒子并没有关得很紧,洛特只是稍微用了一点力,银色的光芒在窗外照耀下更加显眼了,呃,一把铁锈斑斑的长剑,手柄都有些破旧,但洛特的脸上却堆满了笑容,真的是雪中送炭呀,虽然剑并不好看,但最少是一把开过刃的剑呀,这对于他要实现脑中的想法无意是最好的安排。

    谢谢你,院长。洛特抽出长剑说道。

    新年快乐,希望能帮到你。院长笑了笑说道。

    不知不觉已经快两点了,洛特觉得时间有些紧迫起来了,急忙着朝着门口走去。

    一定要平安回来,洛特,这里永远是你的家。看着就要离开的洛特,院长心中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突然说到,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说,但是她感觉洛特在做一件很危险的事。

    洛特一愣,握住门柄的手不仅停了下来,停了下来,转头微笑道:我会的,新年快乐,院长妈妈。

    院长握住水杯的水不仅抖了抖,这已经是多少年了,他都没有叫过院长妈妈了,再次抿了一口水中的水,果然,他是要去做很危险的事,在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洛特的身影了,院长的眉头不仅担心的邹了起来。

    从孤儿院出来的洛特,似乎方向非常的清楚,一直朝着北面山上走去,弗利萨镇只有这么一种还能称为山的山脉了,他记得两年前似乎在山上看到过这个洞,那是安妮他们遭遇老虎的时候,那个时候好像是山洞传来的一阵不属于动物的咆哮声,他们才得以解救,不然,两年前的洛特可干不赢那只老虎,好像是这边,洛特心中想着,一步一个脚印的朝着山上踏步,雪地上留下了他脚印,半夜已经并没有在下雪了。

    山洞的位置离孤儿院可以说是非常的近了,不然安妮也不能再哪里遭遇到老虎,洛特摸了摸身上,眉头不仅蹙起,没有带手电筒,算了,直接这样下吧,他本来就不是那么细心的人,洛特想到就做,用剑插入旁边的岩壁,好起到扶手的作用,山洞的气温相对比外面的温度稍微要高一点点,但让人奇怪的是山洞尽然没有风,不禁喃喃道:年不知道到底在不在这里,果然脑热做的决定还是不靠谱。

    是的,洛特他就是想去找到那只年,然后消灭他,因为他害怕年会出来,那么他从懂事就在的孤儿院就会受到威胁,而且漪甜也需要他的心头血,虽然他现在不知道心头血是什么,但是他觉得只要杀了就可以了,这样一了百了。

    嗯?洛特不仅停了下来,前面已经没有路了,借着微落的余光,他只能看到白白的雪和结了冰的冰柱子,跟个冰雕一样。洛特担忧起来了,他并不知道年到底在哪里,山上?这是他知道的全部信息,唯一让他觉得蹊跷的就是那次遇到的老虎因为一张咆哮的兽声而惊慌失措的逃跑了,而当时的他也如释重负的吐出了一口气,因为他没有把握能够干得赢他,洛特接着往前走,他没有因为没有路而沿路返回。

    洛特感觉好像自己往下降了一点,用剑戳了戳旁边的岩壁,因为天气的原因,冰柱子就算剑也完全砍不下来,而且还有雪,脚下好像都是雪,这个山洞不是不通风的吗,难度头顶上开了个洞才用这里积了这么多的雪。洛特不仅抬起头看看头顶。

    嗯?怎么回事,头顶怎么是岩壁,这怎么可能,那雪是怎么推进山洞的?洛特不仅有些疑惑的蹲了下来,摸了摸雪,一愣,这不是最近刚下的雪,最近下的雪光鲜而光滑,而这个有些潮湿,就好像是昨天积攒下来的,抑或者是谁故意搬进来的。

    想到这里,洛特刷一声从墙壁上拔下长剑朝着下面插了插,嗯?这是,长剑竟然么有阻碍的直接整个插入了地底,只露出短短的剑柄,洛特一笑,使劲的朝着下面插。

    咚——咚——咚——

    洛特脚下的雪开始松软起来,突然,整个地面开始在以可见的速度在往下坠落,接着就是整体的崩溃,洛特终于看清了,雪地下面是万丈深渊,原来在山体的内部别有洞天,而这雪地想必是有心人的掩饰吧,防止不必要的进入这里。

    啊!啊!啊!现在的洛特可没有时间担心这些,看到身体的迅速下坠,直到以更快的速度超过雪地降落的速度,洛特第一反应就是,想抓住什么东西,但周围都是光溜溜的岩壁,岩壁的藤蔓早已经被冰得差不多,那也不能这么摔下去,谁知道下面是什么东西,想到这里,洛特腾空翻转,手上的剑插入岩壁,但降落速度太快,岩壁上的冰根本不给他机会让他有机可乘。

    洛特落地第一感觉不是疼痛,而是意外浑身一湿,然后全身都被水淹没了,这是?水温尽然是热的,而且,是超级热的那种,洛特瞬间感觉就要被憋死,连忙挣扎的露出头呼吸的空气,他现在感觉特别不好,简直是冰火两重天,还好,万幸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院长扔到几次河中,让他学会游泳。

    不到十秒,他就已经快接近岸边了,他只不想在这里被泡鸭子一样,拖着手上的剑虚弱的躺在岩石上,眼睛四处的瞟望着,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他可不认为这么反常得事情只是想让你泡个温泉。

    周围并没有让人在意的地方,因为只能模糊不清的看得清楚,从山洞掉下的下面正好是河,噢,不,应该是温泉,因为没有流动的水,除了头顶岩石因为温度原因掉下的水滴,就是洛特后面的那散发着光芒的山洞了,好像在告诉别人,要往这里走一样。确实,周围都是岩石墙壁,根本没有可行的道路。

    洛特慢慢的爬了起来,抖了抖手上的水,他可没有时间休息,朝着散发着光芒的洞穴的山洞走去,这样的设定对于不太用脑子的洛特来说,简直是福利,他可希望早点解决早点完事省得麻烦、

    并没有看上去那样的小心翼翼的走进洞穴,洛特仿佛是走进自己家的大院一样,连看不看有没有机关什么的都不要在意,大大咧咧的径直走进去。

    越往深处走,光芒越来越强烈,到了最后,简直和白天没有什么区别,让洛特一脸的惊讶,在长的路也有走完的时候,在说这个路并没有想象中的长,让洛特觉得有趣的是,不知道走到什么时候,可能是他感觉光芒像白天的时候,墙壁上刻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洛特只能勉强的认得那些在逃跑的是人,而那后面的形貌狰狞,呃,就是超级难看的那种了,狮子不像狮子的,牛不像牛的,顶着两个角不知道在干嘛,牙齿到是有两颗比其他的都大,至于身形嘛,洛特就一句话,丑,那是老虎的爪子吧,尾巴上海长了几个花还是叶子,有的地方已经模糊的看不太清,算了,洛特看着墙上的壁画,感觉在叙述的什么故事,而且旁边有些看不太懂的文字在说明着什么,但是——没有什么用,因为洛特看不懂。

    直到洞穴的尽头才渐渐出现了白话文,而且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迷途的路人你好紫眼红衣的落款,洛特也就大约沉默了三秒,就想也不想的走了进去。

    都已经决定好了,那就努力把他完成吧,在想其他的也没有什么用。洛特的对于唯一的白话文的回答。

    岩石的后面是一个比洛特走了这么久都要大的超级无敌大的山洞,上面的顶要盯着看好久才能看清,其他方向就不要说了,最少从洛特这里看过去,能看得到的岩壁很远,但是又触手可摸的样子。洛特在身上擦了擦自己的长剑,踏了进去,而旁边石牌上写着字他却完全没有注意到。

    前方高能,生死各安天命!

    洛特站了起来,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光芒,室内的温度逐渐暖和起来,走过来的院长看了一眼此时的洛特,似乎发现了什么不一样,慢慢的坐了下来。

    似乎有什么事情想通了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