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师王:第十四章 剑道与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但是附近孤儿院的?

    那又怎么样,你去跟他们说一声呗,这几天就住我们这里了。甜甜抱着洛特头随意地说道,好像应当如此一样。

    什么,还住我们这里?那小子岂不是要跟我睡。

    话还没说全,甜甜从里屋的门口露出一个脑袋,眼神盯着唐竹,说不出来的难受,唐竹现在是这样的觉得的,叹了一口气,不太情愿地接着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屋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甜甜甜甜一笑,她知道男子虽然嘴上不情愿,但心里可不是这么想得,把洛特轻轻的放在床上,她记得这个床她已经很久没回来睡了,但床上很干净,就连屋内的也看不见什么灰尘,看着床旁上挂着一家三口的合照,甜甜眼神有些黯淡起来,思绪不仅想到了许多,她得父母都是武者,在确定生下她,把她交给她得养父,也就是现在外面的男子沫添,她得父母就毅然决然踏上了那虚无缥缈的古神之路,只因她得先天绝脉,活不十八岁,呵,什么古神之路,不过是抢夺自己父母的仇人。

    嗯床头传来洛特的声音,他似乎醒了这让甜甜有些惊讶,她可知道沫爸那一下下手可并不轻,看着比自己小了许多洛特,褐色的眼睛慢慢睁了开来,你醒了?

    洛特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他感觉那一刻自己仿佛已经死了,在天堂看见了接他的天使,那个短短蜜桃色头发,长得一张娃娃脸的女孩,他敢保证,那是他见过最美的女孩,痴痴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好像身上的疼痛都不在了,傻傻地问道:你是天使吗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女子愣住了,看着洛特可爱傻傻的样子,刚刚烦躁郁闷的心情不知道为何一扫而空,抿嘴不仅笑了起来,但并没有回答洛特的话,因为第一次有人叫自己天使。

    见到你真好,只是可惜,我似乎并没有赢过那个大叔。洛特突然有些伤感地说道。

    你那么在意输赢吗?我的意思是,赢过那个大叔?甜甜好奇的问道,但突然又感觉有些唐突,换了一个说法。

    洛特摇了摇头,看着手中的剑,喃喃地道:‘只是那样我的剑可能会伤心的。’

    就这个破木头?甜甜有些吃惊,因为怎么看,都是一个破木头,甚至连剑都看不出来。

    嗯,它告诉我,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守。洛特点头道。

    甜甜的脸上挂着吃惊,念着那句话,小声的重复道: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守。

    它告诉你的。

    嗯,它想那样。

    也去那样似乎是错的?洛特眼神露出迷惑,沉默了一下说道。

    不,那是你的剑道,你的坚持下去。甜甜严肃地说道,她知道能在这个年纪感受到剑的感觉的,他是个天才,她不想他就这么放弃,最少不要像她一样。

    但是我已经死了。洛特的神情有些黯淡。

    甜甜甜甜一笑,坐在床边,摸着那根木剑,抬头看着洛特的眼睛,说道:你还活着,这是天使告诉你的!

    剑馆的格斗室,一群身穿剑馆服饰的学员目不转睛的盯着擂台上,左边站着一个看上去明显超过三十多岁的健壮男子,男子的对面站着不过还不足他一半高的小孩子洛特。洛特的眼神有些不安,深吸一口气,强忍着眼神的不安说了句。

    我是不会认同。不出所料,男子反问:你还是那个答案吗?

    洛特并没有回答,但眼神透露出的坚定已经是最好的答案了,男子拿起插在腰间的木剑,沉声地道: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手中的剑是不是如你所言。

    我会的!路特同样拔出背在后面的剑,剑凹凹凸凸,看上去更像一根木棒,但剑锋的尖头还是能够分辨出来,那像一把手工制作的,不同男子手中的干净利落。

    男子并没动,只是摆出御剑的架势,并没发进攻,因为这跟过家家没有什么区别。对于洛特,他很清楚,一个孤儿院收留的孩子,一个月出现在他的视野中,每天偷偷摸摸混进剑馆听课,有模有样的比划着,只要一被发现就慌慌张张的逃出剑馆,但今天的洛特一改常态,只因为他那句剑在攻击的时候需要注意防守,而洛特确突然跑出来说道剑只需要攻击就好。

    在男子发呆的时候,洛特已经按奈不住了,粗糙的如同旋风一样又急又快,正如他自己而言,他的剑只有攻击,根本没有想接下来要去防守什么。男子后退一步,这样的攻击或许在他看来,只是小孩子的一股狠劲而已,手中剑一抖,脚下轻轻侧身一带,洛特像是被牵着鼻子一样,挨都挨到就朝前面摔倒而去,在地面翻了一个跟头才停下来。

    男子哎了一口气,收起手中的剑,他认为已经结束了,但身后的洛特又再次站了起来,男子一愣,难道刚才那一下没有摔疼他吗?来不急多想,洛特依然是一样的剑势,不管已经摔红的额头和手上的淤青,唯一不同的是,脚下的步伐变快了,手上出剑的速度变快了。

    就算如此,也并没有任何改变,男子连剑都不拔,因为速度太慢了,身体微微侧开,越过洛特手中的木剑,抓住洛特的手腕力度不仅加大一点,他要洛特知难而退,洛特再次在擂台上的地面上来了一个底朝天,这次更严重的是,洛特的鼻子是先着地的,两道鲜红的血一前一后从鼻子中流淌出来。

    男子转身准备走下擂台,一般的小孩子看见血就吓的不轻了,不要说自己在流血了,他打算去拿点湿纸巾过来,毕竟他并没有想伤害路特,只是想让他知道只攻击是错的。

    洛特跌跌撞撞的再次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开始奔跑起来,双脚弯曲,借助加速的冲击,腾空一跃,朝着男子刺去,如同蛟龙一般腾云驾雾,完全没有考虑怎么停下来。

    男子蹙起眉头,心中突然开始烦躁了起来,连看都不看一眼,反手拔出腰间利剑,干净利落的抽飞了飞过来的洛特,手上暴起的筋脉可以看出,他用了真正的本事。

    洛特如同火箭一样飞出擂台,撞到剑馆的墙上,身体的如同散架了一般痛苦,突然,一道双手接住了落下的洛特,一道幼声幼气的声音说道:唐竹,你又在欺负人了。

    洛特迷迷糊糊的眼睛看到,散落着蜜桃色短发,一张娃娃脸的女孩,这是他晕过去最后的画面了。

    女孩轻轻的把洛特放在地上,板了板洛特手中紧抓的木剑,但奇怪的是,她怎么都板不动,有些惊奇的看着这个短发褐色眼睛的东方男孩。嘴角突然不知觉的上扬。

    甜甜,你啥时候回来的?不是在日本进修吗?唐竹看到女孩惊喜的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