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师王:第十章 男人的约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爱特浓和路不德相互一笑,两个士兵有些诧异的看着路不德,他们也是前几天车上的车员,自然认得当时袭击他们的偃师,但是在这一刻不知道为何他们心里掀起波澜。

    爱爱德华上尉还在里面,受伤的士兵窥看了一眼爱特浓吞吐的说道。

    是的,他为了帮我们挡住坍塌的石门。另一个士兵愧疚的低下了头,连看都不敢看一眼爱特浓。

    爱特浓一愣,突然感觉浑身有些寒冷,心中传来的寒冷,眼泪不自主的流了下来,发了疯的一般朝里面跑去,但看着周围摇摇欲坠的石墙,脚步颤抖得不得不放慢速度。

    突然,在寒冷的心中传来一道温暖的火,心中好像如释重负的喘了口气,灵空的手放在爱特浓的金色头发上,露出招牌式的笑容,湛蓝色的眼睛给人一股无穷的自信。

    交给我吧,我会把他带出来的,灵空看着他说道,微微一笑,这是男人的约定!

    灵空嘴角微微上扬,露出还没完全退去的虎牙,散乱的头发随着风开始舞动,隐藏在头发下的蓝色眼睛变成湛蓝色,它仿佛在微笑的表达它的喜悦。

    岩石的裂隙口子突然增大,空洞壁上聚生的晶簇开始掉落下来,整个地下洞穴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头顶传来爆炸的声音,每爆炸一声,洞穴就颤抖一分,石壁上零零碎碎的石子开始掉落下来,一颗不大不小的石头正中灵空的脑袋,疼的灵空哇哇大叫。

    灵空先生,这里好像要塌了,听到灵空叫声,爱特浓有些凝重看了看周围,这里估计撑不了多久了,我们快出去吧。

    爱特浓率先朝着走廊跑去,周围的爆炸声不仅让他的脚步加快了许多,带着面具都掩盖不了他的焦急。

    嗯!灵空摸了摸脑袋,提步跟上,扫了一眼下方已经面目全非的路不德,编织,编织,捆绑。

    灵空的手如同绳子一样,捆住路不德的手,拉扯着他一同冲入石门的入口,灵空的伸长和收缩只在一瞬间完成,等路不德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灵空夹在臂膀中间,而地下洞穴更是传来石头落下的身体,台阶一个接一个的摔落下去。

    路不德被灵空夹着动不了,头上的全冠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灵空的头上了,让人惊讶的是路不德的中间既然没有头发,怪不得他去哪里都要带着帽子了。

    路不德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奔跑的灵空,他不明白刚刚还是打得不可开交的生死大敌,转眼间灵空确还救了他,难道是要故意羞辱他吗?还是

    看到灵空的目光投来,路不德嘴上依然不服地说:小子,就算你救了我,让我逮到机会我还是会要了你的眼睛!

    大叔,我叫微生灵空,不叫小子,灵空咧嘴一笑,加快速度跟上爱特浓的脚步,想要我的眼睛,先踏过我的尸体!

    虽然只是简短的几句话,但路不德感觉那渗人的语气深入了他的灵魂,就好像他真的会为了这双眼睛不惜赌上自己的性命一样,似乎想起什么的路不德,眼神有些黯淡,缓缓地说道:那双眼睛对你来说很重要吧?

    灵空一笑,它是我全身上下最宝贝的!

    语气中透露出的自豪和信念让路不德浑身一震,不仅让他想起他刚刚成为偃师,那誓死想保护的东西,那种最初的感觉,让他不知道为何眼泪抑制不住的在眼眶打转。

    站在圆石旁边,有些焦急的爱特浓都没有注意到灵空手中的路不德,手中不停的摆弄巴掌大的导航手机,汗水不仅渗透了他背后的衣服。

    小爱呀,怎么了,灵空把脸贴着爱特浓的面具盯着他手中的平板,这个是干什么。

    着急的爱特浓并没有理会灵空的称呼,走廊的震动不仅让他手上越来越快的点着手机上的平板,直到一段又一段的红色感叹号从屏幕上弹出来,听到他断断续续的哽噎。

    快一点,快一点,在快一点。

    灵空无聊的环视的四周,走廊的尽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圆石,周围尽是石壁,墙上的壁灯不知道怎么掉落下来,而且最关键的时不时地有石头掉落下来让灵空感到很奇怪。

    停到头上的爆炸声音,灵空看了看头顶同样刻着一个圆石的图案,喃喃自语道:应该是在这上面吧!

    全神贯注拨弄着导航手机的爱特浓并没有注意到此时的灵空,他随意把路不德丢在地上,晃动着自己的手臂,上下做了几个蛙跳,头上破了的全冠帽在空中飞舞后再次落在灵空的头上,一段熟悉的音律从灵空嘴中低声而出。

    编织,编织,大布锤。

    爱特浓的导航手机滴滴滴了三生,他一喜,大叫一声:灵空先生,我们

    话还没说完,就听着蹦的一声,头顶对应的圆石顿时露出一个巨大的窟窿,整个走廊开始摇晃起来,爱特浓的面具脱落一半,吃惊的看着灵空左手变成比他自己大两倍的锤子,手中的手机差点无意识的脱落,这时,走廊上的圆石发出光芒,而顶上的圆石吱吱吱的冒着火花,咽了喉咙卡到的口水,弱弱的补充刚才的话:可以上去了。

    后面的字基本就变成耳语了,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清,路不德有些恼怒的看着随意把自己丢在地上的灵空,正要囔囔几句,灵空变得大锤子让他把刚要说出的话咽了回去,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灵空造成的大窟窿,嘀咕道:不亏是邪魔艳果的拥有者!

    灵空哈哈一笑,跟随着走廊的摇晃摇摆,左手抓住爱特浓,右手抓住路不德,如同抛橄榄球一般,对准大窟窿全力丢了出去,爱特浓一愣,还没反映,就感觉自己如同火箭上空一般急速朝着头顶撞去,吓的泪水都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路不德则是一副我要死了我要死了的表情。

    灵空的左手伸手拉住爱特浓,右手拽着路不德的脚,借助他们抛出去的惯性力,拉扯着他飞了起来,直射头顶的大窟窿。

    飞上窟窿上的灵空双脚变成钩子,勾住地面上露出的钢筋,双手用力拉回两人,空中翻转一遍,两人稳稳着落,爱特浓和路不德捂住嘴巴,感觉胃里一阵翻滚,如释重负一般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灵空先生,以后爱德浓一阵恶心,再次咳了咳,以后能不能不这么粗暴。

    见识过灵空厉害的路不德现在有些后怕的看着灵空,再次扶着墙恶心了一阵,本以为是个傻子,没想到其实是一个癫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