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师王:第十八章 那就成为名扬天下的剑尊给我看看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为什么想变强,我的意思是说,呃,应该有什么原因吧。

    、可能我是一个孤儿吧,变强只是想找找安全感。洛特随意的说道。

    噢,只有这样一个理由吗?

    多少也是想尽量让成为我这种人的人变少一点吧,最少,他们会有父母,家人同舟共济。洛特像是开玩笑的说着。

    漪甜看着洛特语气的玩笑,眼神的坚定,起身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那成为天下第一剑尊吧。甚至可能的话,成为剑神给我看看吧。

    洛特一愣,什么?

    漪甜转头笑着说:成为名扬天下的剑尊吧,这样你能帮助的人就更多了。如果可能的话,就成为剑神给我看看吧。

    看着漪甜的眼睛中闪着光芒,洛特的心中如同连接的弦被震动得说不出话来,我真的可以吗?洛特喃喃自语。

    洛特一定会成为名扬天下的大剑尊,他的名声一定能传扬四海,漪甜回头甜甜一笑,我这么相信着!

    洛特好像在这一刻如同被什么击打了一样,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信念突然急速冲入了脑海中,怎么都挥着不去,好像与生俱来的信念一样,洛特倏地站了起来,砸舌头的笑道:嗯!剑豪我收下了!

    突然,老远的巷子口传来唐竹的咆哮声:该死的纪洛特,竟敢耍我,我要拨你的毛,喝你的血。

    洛特浑身瞬间打了一个冷战,喃喃看着漪甜道:大叔的口味一直都这么重吗?

    漪甜笑而不语,用手指了指院子门口气得火冒三丈的唐竹,洛特刷的一声,下意识的朝着屋内跑,还么开跑,一双有力的大手就把他提了起来,可想而知他的惨烈。

    小子,叫你敢骗我,让我不抽死你——抠脚大叔,我十八年又是男子汉,我是不会屈服你的淫威的。

    小子,你的嘴是开过光是吧,我抠脚你都知道——你那是骚,快把我放下来,你这个沧桑大叔,早知道我就编一个长一点的事让你做了,让你去刷马桶。

    臭小子,骗我你还有理了,今天不好好教训你,我就不姓唐竹,不对,唐,咧,臭小子,你给我回来——我呸,抓不到我,抓不到我,唐猪。

    你今天真的死定了,被我抓到我今天把你全身上的毛给拔光。

    砰——啪——

    小甜甜快给我抓住他——甜甜才不会这样做呢。

    嘞,你个臭小子。

    漪甜莞尔一笑,看着两人如同老鹰抓小鸡一样,莫名的喜感有没有,走到喝下午茶的台阶上,静静欣赏着下午别有风味的风景。

    早上好。洛特低声说道。没人回应,他不以为意的穿过院子从着剑馆里屋走去,奇怪的是剑馆罕有的紧闭的大门,院子外的窗户也上了锁,心中虽然有些疑惑,慢慢走到平时聊天的台阶坐下,把手中礼盒紧紧的抱在怀中,对着这个礼物,他可是想了花了一个晚上才做成的,想到漪甜甜甜的笑,洛特的心中不仅有些活跃起来了,脸上也反应着内心的倾喜,嘴角不自主的微微上扬。

    从哪以后不知道是为了警惕年,那是为了纪念那红衣紫眼的功德,出现了除夕和新年,希望在那一天重新体味时间和生命。

    故事依然老套,和院长那老头说的也差不多。洛特不耐烦道。他还以为会有什么不同呢。正要在抱怨一句,却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好像被什么噎住了——漪甜的眼角泛着泪水。

    咯,纸巾,不就是一个故事吗,怎么还带上感情了。洛特抽衣服的口袋中抽出一张有些老旧还算干净的丝巾。

    漪甜捋起耳边散落的头发,眼中的泪水已经看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外面的天气太冷的影响,噗的一声又笑了出来,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还带着丝巾呀。

    要不要,不要我就收起来了。洛特撇过脸说道。

    要,当然要了,漪甜一把抢过洛特手中丝巾和袋子的东西,小跑着倒退着,谢谢你的新年礼物了。

    漪甜边说边往巷子的转角跑去,路上的路灯一眨一眨的,但是还是怎么清晰的看到漪甜最后做的鬼脸,洛特有些懊恼的抬起自己的拳头,气愤地大叫道:喂,什么叫是你的了,我可没打算送你新年礼物的。

    嘻嘻——笑声隐隐约约可以在远处的街道听到,直到在也听不到漪甜的声音,洛特才收起恼怒的表情,脸上尽是温暖的神色,喃喃道:新年礼物的话,最少让我送你一个像样的礼物呀。

    雪渐渐的越下越大,洛特的一笑,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明天就是新年了,想想也不知道干些什么,不知道漪甜喜欢什么样的新年礼物呢?

    今年不知道为何,雪格外的大,洛特从孤儿院出来的时候,路上已经集满了厚厚的雪,满个世界都被白雪覆盖了,洛特眼睛时不时看着手中的紧致包好的盒子,不经意的笑了起来,看上很是激动,天气的寒冷并没有影响他的心情他今天依旧没有穿起漪甜那日说起古装,不过确换了一件崭新的衣服——上面最少没有起毛。

    洛特摸了摸手中的盒子,盒子看上去简洁清秀,虽然长度不想正常的礼盒,但从外面精美的包装看,送礼者很用心——盒子外面的那朵雪花的花蕾特意做成了蜜桃色。思绪不紧回到了前几日。

    洛特的剑再次被漪甜击落,这已经是这个月不知道多少回,洛特气鼓鼓的看着漪甜手上的树枝,不服气再次拿起地上的木剑,暗自鼓劲发动更凌厉的攻击。

    来,来,来,常常你竹叔的午后甜点,小甜甜,可有你最爱吃糕点哟。唐竹端着一个木制托盘从屋内走了出来,满脸的笑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