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师王:第十二章 你人真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偷?嘻嘻,不如直接抢吧!灵空的随意的说道。

    抢?灵空先生,你在说笑吗?爱特浓吃惊的看着一脸笑意的灵空。

    灵空轻轻的摇了摇头,一脸的自信的大笑起来。

    爱德华愣在原地,看着眼前灵空和爱特浓,笑声在他的耳边回荡,他笑了笑,缓慢走到灵空肩并肩的位置,从爱特浓手上接过帽子,遥望着远方,金色的瀑布印在他的眼眸中。

    另外,街道尽头倒数第二间房子,在一大堆简陋破败的建筑物间,这座房子被打理得格外体面。房前的草坪干净整洁,栅栏上开满了喇叭花,垫脚石上雕着飞鸟花纹,铺成一条引人驻足的小道,直通刚刚用红漆粉饰一新的大门。

    大门口迎来了一辆华丽的马车,两匹马相互制衡的停了下来,马蹄急踏,鼻中打出一个响啼,喷出一口白气,发出老长的嘶鸣,马车刚刚停稳,面色红润,庞阔腰圆的男子就焦急的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身后还跟着骨瘦而身长的眼镜男,脸上的表情也并不好看,一身西装的马车夫见识连忙扶着跳下来的男子。

    米谢耳,你给我出来,庞阔腰圆的男子嗓门异常的洪亮,随后眼镜男也在马车夫的搀扶下跳下了马车,他难看的脸上露出一丝窃喜,好像巴不得见得这样。

    红漆大门从里向外的被推开了,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男子有些惊慌的小跑了出来,后面跟着有些懒撒的棕发男子,之露出一半的身体还没走出来。

    眼镜男露出恶心的表情看着一脸无辜的米毫尺,但见米谢耳正走过来,连忙收起了脸上的表情,一副咄咄逼人的嘴脸说道:米镇长,咱们就开门见山的说了,我们刚刚得到消息,笆篱子突然坍塌了,你不打算给我和议员一个交代吗?

    米毫尺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狠光,但脸上马上一脸惊讶恐惧的表情,甚至手都不住的颤抖起来,后面走过来的绅士的朝着议员和俄辛辛亥的镇长礼貌的问了一声好,眼中的狡黠一闪而过。

    你不知道?议员有些狐疑的看着米毫尺。

    这时,街道另一头传来恐慌的叫喊,然后骚动迅速的传染了过来,突然,声音安静了下来,只听得见一个不快不慢的脚步声,贩卖水果的一位妇女有些惊恐的看着慢慢走近的身影,路上的行人身体不受控制的让出了一条道路,眼神惊恐的看着走过自己身旁的身影,那道身影并没有理会理会周围人的眼神,也不在乎周围人的感受,他只是慢慢的朝着他要到达目的地前行。

    安静的街道让空气中气氛都变得紧张起来,俄辛辛亥镇长感受到气氛突然凝重起来,越过马车,朝着街道看去,一道模糊的身影慢慢朝着他们走来,旁边的人仿佛被施了定神术一样,但他的眼神统一的都是惊慌和恐惧,饿辛辛亥镇长的嘴巴慢慢张大,眼镜滑落都感觉不都,结巴道:偃师,偃师来了。

    什么偃师,就算有偃师知道这里有议员,我不信他还会来。议员随意瞟了一眼街道的方向,挺起胸膛自信道。

    突然,议员的全部视线全部定格住了,额头上冒出了汗水,惊讶中掺杂着害怕,断断续续地哆嗦着说:真真的来了。

    米毫尺露出冷笑,他的目地达成了,到时候这个偃师就会残忍着杀死这个一直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议员和他无时无刻不做对的俄辛辛亥的镇长,到时候他在把说好的价格给路不德,眼神跟随他们投向街道,心中不禁呐喊:来吧,路不德,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合作了,只要你杀了议员,就会被政府悬赏,到时候上天入地你都逃不掉了,哈哈哈!

    米谢耳早已经盯着街道的身影,早知道老爸计划的他眼神只是比较懒散看着,突然,他的眼神从懒散变成惊诧,然后惊诧过后变为恐惧,脸上瞬间苍白起来,身子也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起来。

    米毫尺感受到身后米谢耳的抖动,心中不住的倾喜起来:我知道,我知道,儿子,这一刻我也非常的激动。他误以为是米谢耳因为激动而颤抖起来的,他抬起头,看到只有一个身影,不禁有些诧异,然后发现身影看上去比路不德瘦小一点,但浑身的那种肌肉还是能够感受起来,一身破烂的短裤,身上的衬衫露出里面的红色的t桖,上面的图案是只有一条纹形的蓝色龙,旁边是金色的翅膀,米毫尺知道这只是还没确定图案的偃师的服装,但已经算是偃师,他记得路不德的是由纹形龙组成的全冠帽,背对着太阳的身影越来越清晰,湛蓝色的眼神如同星河一般闪闪动人,散乱得墨黑色头发随着微微吹来的风随意摆动。

    你你是是米毫尺的脸上露出不信,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没有睡醒,不自主的打了自己几巴掌。

    嗯!微生——灵空!灵空湖蓝色的眼睛绽放出光芒,我是要成为偃师王的男人!

    怎么可能!你不是应该被路不德杀死吗?米谢耳恐惧得控制不住的喊道。

    看到灵空的湖蓝色的眼睛越来越近,米谢耳害怕的躲在米毫尺的后面,身体缩成一团,前面的米毫尺不甘心的大喊着旁边的护卫,你站在那里干嘛,快给我上呀,保护议员,养你们这些人是吃白饭的饭的吗?

    米毫尺下意识的往议员的身上靠,这样让他有点安全感,但护卫的士兵只有马车夫一个而且,米毫尺想了起来,笆篱子的崩塌触动了警报,现在的政府兵都赶往笆篱子,汗水哗啦啦的从他的额头上流了下来。

    马车夫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往前踏了一步,但当灵空慢慢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不知道为何,他的身体突然在哪一刻不听自己的指挥了,就连在踏一脚的勇气也没有,直到灵空从他的身边经过,他的身体才如释重负的回到了他自己的手里。

    看到站在自己眼前的灵空,议员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汗水从他的脸颊下滑下,旁边的俄辛辛亥镇长咽了咽口水,紧张的看着灵空的下一步动作,他以为灵空会一拳抽飞议员,他知道灵空可是邪魔艳果的拥有者。

    灵空看都没看议员一眼,直接穿过他们两个的中间,走到后排的米毫尺的面前,目光如炬,淡淡道:喂,剑你放在哪里了?

    米毫尺望着灵空如炬般的眼眸,好像那双眼睛如同蓝色的大海一样会吞噬他,他想往后退一步,然后再次对灵空说不知道,但他发现自己身体连退一步都做不到,话在嘴边又被喉咙咽了回去。

    灵空盯着木楞的米毫米,眉头紧蹙,正要伸手过去打醒他,突然米毫尺后面的米谢耳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双手抱着头,鼻涕都流进嘴巴都毫无知觉,疯癫的说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知道哪里有剑,我知道在哪,在展台上。

    灵空咧嘴一笑,手也没缩回来,他要表扬米谢耳,他决定他是个好人,谁知米谢耳看成阴阴的邪笑,砰的一生,腰都弯了下来,直直的成为了拜了,哆嗦道:我去拿,我这就去拿。我马上就去。

    灵空只好收回手,摸了摸后脑勺,他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好,腼腆地说:那麻烦你了。

    地下的米谢耳看灵空收回手,听着灵空客气的声音,连忙边爬边往红门哪里移动,不敢,不敢,我这就去,这就去。

    看见米谢耳消失在门口的灵空,不仅把视线放在其他人的身上,直到停留在议员后面的白马上,眼神绽放出惊喜,而议员正好位于白马前方,以为灵空的视线焦聚在自己身上,不禁有些瑟瑟发抖,实在顶不住灵空的目光,鼓起勇气道:你你到底想干嘛?

    见有人跟自己说话,灵空这才把目光放在眼前的议员身上,下意识看着他肚子上发福的地方,感到惊奇,这时,红门再次打开了,米谢耳抱着一捆剑一步并两步的小跑到灵空面前,好像邀功一般的说道:偃师大人,你看看是那把,这是我们这里所有的剑了。

    灵空一喜,接过所有的剑,眉头紧蹙,看着有长有短,有宽有细的,摇了摇脑袋咧嘴一笑道:这就差不多了。

    灵空夹着一捆剑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走的时候还不忘拍了拍米谢耳的肩膀,像是鼓励一般,而米谢耳受宠若惊的低头哈腰,摇着走目送着灵空,眼神有一种突然被肯定的情绪,两人互相友好的道别,让他眼眶盈满泪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