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师王:第十五章 佐佐罗漪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见甜甜的脸上再次露出笑容,唐竹的脸上憨厚的一笑,风风火火地朝着剑馆走廊走去,厨房的位置在那边,直到唐竹消失在走廊,甜甜的笑容变成难看的苦笑,眼神幸福而痛苦,天渐渐暗了下来,米黄色的墙也变成黑黝黝的,印在甜甜的脸上。

    来哟,尝尝你竹叔风靡全镇的狮子头,这可不是吹的,绝对一流。

    唐竹端着热乎乎的狮子头放在桌子上,此时他已经换了一套衣服,睡衣加围兜,感觉更像奶爸,不仅让桌上洛特惊叹了一下。这可是第一见唐竹穿成这样。

    桌子已经满满的五六个菜了,色香俱全,让洛特的肚子小小的兴奋了一声,但就算如此洛特也并没动筷,甜甜笑了一下,好像看透他的心思一样,夹了一块狮子头放在洛特碗里,说道:尝尝吧,竹叔的手艺还是可以的。

    洛特小小的哼了一声,他对唐竹可没有什么好感,但肚子不停抗议让他投降了,心中安慰自己,他是在天使的指引下才接受的。

    入口的脆脆的口感,忍不住让洛特赞了一声,脸上一红,偷偷瞄了一眼唐竹,只见他并没有发现洛特的小心思,给自己满上一**二锅头,惬意的喝了起来,甜甜抿嘴一笑。

    怎样?不错吧。

    勉强还算能吃吧。洛特脸红的评论道。

    唐竹喝一口酒,脸上有些红红的,淡淡道:小鬼,不好吃你可以回去吃你孤儿院的汤汤水水呀!

    甜甜抢过唐竹的酒杯,警告道:你要是在这样,你就站在屋外去吃吧。

    唐竹无奈的连声保证下次不会了,摸了摸酒杯他才有些安心,甜甜看着他那副酒鬼样,只是微微的给了他一个白眼,对于唐竹来说,酒最能威胁他。

    不用担心这个小鬼,他可比你想象中的坚强多了,已经被我揍了半个多月了,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特意过来挨揍的。揍了我都不想揍了。

    看着狼吞虎咽的洛特,唐竹糊里糊涂的突然说道。

    听到唐竹的话,洛特一边往嘴里塞着东西,一边紧紧的盯着唐竹,如同一个猎人永远不会放过他的猎物一般。唐竹顿时鸡皮疙瘩落了一低,喝酒都有些不自在了,无语道:我知道,我知道,明天会接着揍你的,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酒都喝不下去,所以说我超级不想跟他一起吃饭的。

    甜甜朴的一笑笑了出来,她第一次见竹叔这么的浑身不自在,看着收回视线的路特,她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你明知道打不赢,还要不厌其烦的过来挨揍呢?

    洛特想说话,但喉咙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憋着脸通红,甜甜连忙抓起唐竹刚刚倒满的酒,递给洛特,洛特想也不想就喝了下去,咽下了卡在喉咙东西。脸上通红红的,摇摇晃晃的好像喝醉了一样。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一只小小鸟,想要飞却怎么样也飞不高

    洛特站起来唱道。

    哈哈,有意思,这小子唱歌,有意思呀!唐竹再次给自己倒满酒哈哈大笑道。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想要飞呀飞却飞也飞不高

    洛特唱着唱着,开始跳起舞来,唐竹好像也喝醉了一样,拍着桌子在哪里应彩,但甜甜的神情突然恍惚了起来,洛特的身影好像突然变大变高,成为了一个人,一个无数次出现在她梦中的身影,原本以为他只是带给自己姓氏的陌生人,从不见她突然感觉到他一直都在她得身边,模糊的身影越来越清晰,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柔,她甜甜一笑,泪水从眼眶溢了出来。

    甜甜,你怎么哭了?洛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他的位置,眼也不眨地望着她,眼神十分真挚,不知道为何,甜甜的心在怦怦直跳。

    没什么,甜甜收回的掀起波澜的内心,甜甜一笑道,还没问你名字呢,你叫什么。

    纪洛特。洛特眼神开始有些迷糊起来,纪洛特。

    甜甜脑中闪过一丝似曾相识,她感受这个姓氏好像很熟悉的样子,看着已经趴在桌上已经睡着了的洛特,绝美的脸上露出笑容,轻语道:佐佐罗漪甜。晚安。

    甜甜,我叫唐竹,唐竹的唐,唐竹的竹哟,我也要。唐竹趴在桌上迷迷糊糊的撒娇道。

    你要什么,你要个锤子是不是?甜甜突然起身就是一脚踢飞贴过来的唐竹。

    唐竹如同被抽飞的蚊子一样摊在墙上,四脚朝天,嘴里发出呼噜的声音,甜甜无奈的摇了摇头,伸了一个懒腰,走到窗外的台阶,院子中的蝉鸣渐渐安静了,微风微微吹过她蜜桃色的头发,看着头顶洁白的月亮,透过它似乎一个清晰的身影在月亮中呈现,好像昨日那边光景一样,甜甜眼角的忧愁渐渐消失,嘴角微微勾起。

    一道无形的声音在她心中出现:不用牵挂我,我现在很快乐。

    清晨的阳光还没射进来,馆中的院子就传来挥剑的声音,虽然姿势并不是那么的标准,但他都用力自己最大的力气在挥舞。

    小子,大早上的让不让人睡觉了,你是鸡吗?起这么早,我这老年人都没起来。一道有些刺耳的声音传来。

    是呀,你还有意思说,怪不得现在的剑馆越来越不如以前了呢?一道清脆动人的声音挖苦道。

    唐竹苦大着个脸,狠狠的看了一眼洛特挥剑的地方,洛特回应他一个鬼脸,但这时的他并没有跳起来反击,而是转身面带笑容地轻声道:早呀,甜甜,起这么早呀!

    洛特的小脸上露出喜色,对于她得的话他既然毫不怀疑,就像她说的一样,她是天使,天使是不会骗人的,正要兴奋的坐起来,拉扯的身体不仅让洛特疼的叫了一声,甜甜连忙抓起后面的枕头轻轻的放在他的背上,正要会好一点。

    你先不要乱动,我给你上药,甜甜一般说一般在旁边的柜子中翻倒着什么,眼神一喜,摸出一个黑糊糊的药**,上份的年份已经都看不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