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恨不肯随风去:第十三章 意想不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孟婉轻吻了一下江廷的嘴唇,站起身,走到江廷办公桌边,拉开抽屉,名片夹就在上面,她拿出来翻找名片,突然抽屉里的一个文件袋吸引了她的注意,文件袋里面的几张纸露出来一部分,她抽出来,定睛一看,不禁心中大喜。真是老天厚爱她孟婉,知道她此刻心心念的是什么就给她什么。她赶紧拿过来,装进了自己的包里面

    你还没有找到吗江廷回头看着孟婉问到。

    名片吗我找到了,你这名片太多了,我好一阵翻找,不跟你啰嗦了,我这就给会所打过去。孟婉匆忙地关上抽屉,有些慌乱地从包里掏出电话,一边对望着她的江廷笑了笑,一边拨通了会所经理的电话,经理一听是江总要来,立即答应做好一切活动安排,保证吃好玩好挂了电话,她又打给严休,电话那头的严休很快答应了邀约,并信誓旦旦的答应会把郑子知叫过去。

    打完电话,孟婉把江廷从椅子上拉起来,挽着他的胳膊亲昵的说:走吧,我的江公子!

    林梨儿不辞而别后,江廷并没有让孟婉立即搬进他的住处,同时对这件事也只字不提。孟婉虽然心急,但她现在还不是江太太,也只能忍耐着,表面上装作平静如常。

    而江廷似乎并不着急去办他和林梨儿的离婚证,虽然这对他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拖什么,但一想到离婚,他大脑好像就不肯运转了。表面上他看起来轻松而开心,为什么不呢?那个缠了他十几年的女人,他漠视了十几年的女人终于滚蛋了。身边有美人作伴,还有什么理由心情不好呢?

    然而,每当他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时,他却发现自己无处想去。他不想回家,也不想去孟婉那,孟婉总是让他觉得有莫名的压力感,让他觉得累。以前他一下班就不自觉地按时回家。他一走进家门,就会看见林梨儿或者在厨房帮吴阿姨的忙,或者坐在客厅看书等他。一见他回来,她都会带着一抹阳光般地微笑迎上来,接过他的外套和包,喊着吴阿姨开饭了。她陪着他吃饭,唠唠叨叨地讲着一天她见到的听到的事。他从不回应她,有时候太烦的时候,甚至想用筷子敲她的头。而现在回去,家里就剩下吴阿姨了,吃饭的时候也冷冷清清,安安静静。

    原本喜欢独处的他,却发现自己现在不喜欢一个人待着,而是特别地需要热闹,需要喧嚣。所以他晚上大多数时间都是在酒吧,会所,高档饭店消磨掉。然后一直到深夜,酒醉后,疲惫不堪地回到家,洗个澡,再倒头睡觉。

    江廷觉得只要这样不去想,那就是不爱,他坚信自己未曾爱过她。只是生活突然的变化,他有些不适应,过段时间就会好了。

    同样的一个让江廷哪都不想去的周五下班时间,江廷坐在办公室的靠椅上,看着外面因为雾霾而灰暗的天空。他心里估算着,林梨儿离开已经快一个月了吧,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上次他在赵在野的饭店看见她出现时,他内心竟然违背了自己的意愿,欣喜不止,可当他看见她对着赵在野微笑,赵在野又那么关心她,他愤怒了,他劝自己不要被她迷惑,用往事警告自己不能心软,所以他决定羞辱她,可回到家,一个人坐在书房里的时候,他的内心又让他难以安稳下来

    可那次偶遇之后,江廷就再没了她的消息,他忍着没让人再去饭店打听她的状况,也许她已经成了那里的老板娘,一想到这,他就想发火他禁不住没人的时候,不自觉地会去翻看手机里她的微信朋友圈有没有更新,然而却总是那寥寥几条,今天仍然是,可以意外的是她欢乐一张微信头像,一张红彤彤的朝霞,江廷正想着这张照片代表什么呢办公室门被推开了,一阵香味由远及近地飘到他鼻子里,他揉揉鼻子,他对香水是有些过敏的。

    亲爱的,想什么呢?孟婉一走到近他,便附下身搂着他的脖子。江廷头向后靠了靠,皱了皱眉。看着她涂了厚厚的睫毛膏的眼睛说,没想什么?休息一下,忙了一天觉得有点累!

    孟婉做出一脸心疼的表情,嗔怪到,凡事亲力亲为,自然辛苦,我这不是特地从国外回来帮你吗?入职都快一个月了,也没真正做什么重要的事,别人都说闲话了,说我是你身边的花**。

    我是担心累到你,既然你想做事,那明天你自己挑几个项目来管。江廷盯着她艳丽的脸若有所思。

    孟婉一听江廷这样说,脸上顿时笑靥如花,嘟起殷红的嘴唇,用力地亲了江廷的脸颊一下,谢谢我的江大总裁。除了工作,生活上是不是也可以让我照顾一下你呢?你看我什么时候搬到你那合适呢?

    江廷有点不耐烦起来,我跟林梨儿还没有正式离婚。等离婚证领了以后再说吧!

    孟婉心里一沉,但仍故作轻松地说:好吧,那就听你的吧。江总,晚上想吃什么

    江廷听到吃饭,提不起兴致,懒懒地回答到:还没想好,没什么特别想吃的。

    那去赵在野那个饭店怎么样听说赵总最近又招了几个大厨,做出来的菜很受欢迎

    一听到孟婉提起赵在野,江廷立即警觉起来,他疑惑地看着孟婉,为什么去那怎么,你跟赵在野很熟悉,你常去那吃饭吗

    孟婉装作无辜地说:他的饭店在海市本来就很出名啊,我才会关注啊,我在国外太想念中国菜了,回国后我就去那吃过两次,不过,赵在野我不熟,我倒是认识那里的一个服务员

    江廷有些厌烦地皱起眉头,你不要在这里跟我绕弯,你要说的是林梨儿吧

    是的,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在那里,而且跟赵在野似乎很是亲密呢!对她可是呵护有加

    好啦,不要再提她了我也不关心她怎么样!你也不要跟我提她!

    孟婉并没有停下来,而是抚摸着江廷有些胡渣的下巴,语气更加轻柔缓慢,你也不要烦恼了,我最近几次去并没有看见她,我听说她新开了一家叫新林的公司,刚开头就发展迅猛,备受关注呢!不要看这个女人,她可比你想象中要复杂得多!

    江廷没有接她的话,而是心里一下轻松自在了一些,林梨儿已经离开那个赵在野了,对他来说是个好消息。可同时他也暗自惊讶,这个在自己身边的女人,竟然也有这么惊人的力量,自己曾经是低看了她

    孟婉见江廷陷入沉思,心里有点不高兴,他并没有像她想象中那样,跟着她一起来仇恨那个女人,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

    江廷将自己从思绪中拉回来,说说晚上吃什么吧!我知道一家新开的会所不错,我带你去试试

    要不把严休他们几个找来,我们见见面,我回国后还没见到他们。你也该把我们的关系告诉他们了。

    好吧,你给严休打电话,对了,让严休叫上郑子知。

    郑子知?你怎么想起见他,你们俩从不就互相看不顺眼,彼此都不说话。孟婉不解地望着江廷。她心里猜想着江廷的用意,他是想间接打听一下林梨儿的情况吗?他们这些一起长大的伙伴们,谁不知道郑子知跟林梨儿从到大像兄妹一样,林梨儿在海市已经没有什么亲人可以投靠,想必她会去找郑子知一家。她现在的情况,郑子知一定十分清楚。不过,或许江廷想通过郑子知找到林梨儿把婚快点离了好娶她呢?想到这,她忽地眼角带笑,暗自欢喜起来。

    那都是时候的事,谁还在意。我现在想投资一家私人医院,想咨询他点医院的事。

    哦,好吧,我给严休打电话,让他叫上他。你把会所经理电话给我,我约一下我还要再问问地址,我出国回来发现海市变化可真大,我都快不认识了,有时候出去我都要开导航才能找到地方。

    电话我没记,你去我办公桌的抽屉的名片夹里找,里面有一张他的名片,会所的名字好像叫‘仙人会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