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入宫门:第02章 留书出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竹颜去叫方宁起床,却发现屋子里空无一人。床上的被子叠放的整整齐齐,一点儿都没有动用过的痕迹。竹颜急匆匆地去找来方平,两人发现了方宁放在梳妆台上的留书:

    兄长,我走了,我会小心照顾自己,勿念。

    将手里的信纸揉成一团,气得想要捏碎它。怎么也觉得方宁走的蹊跷,越发觉得方宁的出走跟那一日进宫的谈话有关。隐隐不好的感觉在心头升起,顾不得竹颜在身后的呐喊,方平狂奔出去,找到了还在厨房里做饭的松绿。

    松绿,你赶快联系方振,问问他宁儿是不是去找他了,然后顺便告诉他,说我们正在计划对付他,问他你该怎么做。

    松绿被突然冲进来的方平吓了一大跳,这个平时温润的大少爷倒是比武力的二少爷更骇人。

    早已经揭破了她细作的身份,却看出她对小姐的感情,转而策反自己。

    其实,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替主子做事对不起方宁,可是她生来就是为主子做事儿的

    知晓了所有的秘密,方宁对方振的恨意在心底悄然而生。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这样的父亲了。

    方平走后,便有些魂不守舍,一个人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没有丝毫的阳光,正符合她此刻的心情。赵珩来找她的时候,她还藏在屋子里,看着那个身着明黄色衣服的人的身影在屋内晃动着,不停地叫着宁宁,可是她还是觉得浑身冰凉。

    已经做好的决定不会因为谁而改变,哪怕那个人是赵珩。

    最终方宁也没有走出那个阴暗的角落,赵珩慌里慌张地跑了出去,吩咐小欧子派人去找不见了的人。大概是听到侍卫说她在方平离开后就没有在出过屋子,赵珩才又回到倚栏殿里转悠了一圈。

    终于,他还是发现了已经站起身来的方宁。

    宁宁,你怎么了?似乎发现了方宁红红的眼睛,两步走上前握住方宁的手。寒意刺骨而来,他不只为什么已经是五月里的天气,一个人的手还可以这样凉。

    瞅着方宁身上单薄的衣服,不免有些心疼:怎么不多穿一些衣服?

    阿横,我不想住在宫里了。

    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突然打破了两人之间维持已久的和谐,赵珩清明的眸光中渐染上戾气:为什么?你不是答应了不再离开我?

    没有可以的闪躲,只是下意识的垂下了目光,只是这样已经泄露了她的心思。赵珩握着方宁的手不由的加大了力道,感觉到疼痛的方宁只是轻微皱了一下眉头。这点小痛苦,比起父亲给她的痛,算的了什么?

    对不起,我想一个人静静,阿横,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最后,她还是不打算告诉赵珩真相,这是她的家事儿,她要自己去解决。谎言已经在心里形成,不用管他会不会相信,反正她对于出宫这件事,势在必行。

    你告诉我为什么?明明已经愤怒了到了极点,却还拼命伪装的平和,方宁勾起唇角笑了笑。

    我以为你会知道的。方宁眼睛里过的讥诮,无比凄凉的语气如针一般扎在赵珩的身上,其实他应该知道的吗?

    赵珩的心里一直都明白,如今他的身份的地位,要做到心里只有方宁一个真的很难。尽管他已经尽量在做了,可还是避免不了跟后宫中的那些女人有亲热的时候。尽管那些女人进宫不是他的本意,可是让她们成为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确实他的错。

    自己是真的错了?赵珩的心里想,大概是身不由己吧,他以为方宁总会谅解他的。朝堂上的势力纷繁复杂,他曾经以为赵琦的势力早已经被连更拔出,可是他错了,最近禹城大量涌入流民似乎昭示着什么。他不得不拉拢朝中的老成,譬如说于阁老,所以于孟妍才会位列四妃之一。

    宁宁,对不起。赵珩不得不说的道歉,他还是希望能将方宁留下。

    阿横,我做不到,我不愿意看到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在这里,我不会快乐的,我想回到兄长身边,绿蘅院里有兄长,有竹颜,更像是一个家。方宁的语气轻描淡写,可是又如重锤,一下一下敲在赵珩的心上。

    控制不住的愤怒涌上心头,丢开了方宁,赵珩晃悠着身子走了出去。

    方宁凝视着他渐渐离去的背影,心里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滋味,一句对不起永远藏在了心中。她想,如果这一去还能活着回来,那她可以试着找回曾经的记忆。

    方宁从未曾想过,这一去,许多事情已经悄然改变了轨迹。她终是不属于这个高墙围困的皇宫,自由的天涯才是她最终的归宿。

    整整三日没有再见过赵珩,自她进宫之后,还从来没有这样过。心里不乏酸涩,可是终究是自己的选择。再见赵珩,他好像消瘦了不少的样子,不知道是为她还是为了朝堂上的事情。

    赵珩没有出现的日子,小欧子会过来送一些东西,偶尔会透露一些朝堂的事儿。最近好像赵珩的政务是有些繁重,禹城流民的事儿还在困扰着他,边关又传来消息,自雁荡关往禹城来的路线上,好几个州府已经被拿下了。

    听到这些,方宁愈加坚定了自己出宫的想法。

    赵珩远远地站在一旁,目光似乎没有定格在她的身上,是小欧子上前来跟她说话的。看得出来,小欧子的脸色也不是很好,这是不是暗示着他主子的心情也不好?方宁不愿意再多想下去,不能因为谁改变了她的决定。

    方姑娘,陛下他说,你真的不改变自己的决定,坚决要出宫,陛下也不阻拦你。但是有个条件,你只能带着贤王府。

    方宁面色一怔,抬头望向赵珩,发现了他突然闪开的目光,心中顿觉得有些抱歉。

    好一会儿才收回自己的视线,方宁轻轻点了点头,心里却想着,只要出了宫,一切就由不得其他了。

    说完,小欧子就跟着赵珩走了,那个人没有多余的眷恋,好像这样的场景在哪里看到看到过,方宁已经是记不清了。眼角好像有些湿意,方宁摸了一把,什么都没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