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入宫门:第05章 我不会离开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胡妈妈不对,或者应该叫你阿金。

    笑着从横梁上跳了下来,向方宁拱了拱手:阿金见过方姑娘!

    方宁有些疑惑,怀疑的眼神打量着阿金:你怎么会在这儿?

    一路走来的!大方地寻了一块座位坐下,阿金拿起桌上放着的点心就要吃。

    等等,那些东西别吃。

    啊?阿金不解地看着方宁,等着她继续说为什么。

    那些东西已经好些日子了,吃了小心坏肚子。

    听着方宁关心的话,阿金笑了起来:多谢姑娘关心,姑娘,我家爷一直记挂着你,知道你来找你父亲了,他很担心。

    阿金突然提起了赵珩,方宁的神情有些僵硬,将桌子上吃食端起来放在了一边不起眼的地方。

    然后又回到桌子前面坐下:你到底怎么混进来的?这儿都是他们的人。

    我们的人打听到今日他们有行动,所以我便趁着他们每人溜了进来。皇上希望你跟我走,不要留在这里。

    方宁突然站了起来,表示她不会走。走去床边,不知道在哪里摸出一块破布,里面好像包着些什么。

    阿金的眼睛里满是好奇,问道:方姑娘,这里面是什么?

    将破布放到阿金的手里,方宁嘱托到:阿金姑娘,麻烦你把这个带给我兄长,他应该懂我写的是什么。

    那姑娘你呢?

    我不会离开的,我会一直留在这儿。方宁的眼神里全是坚定,阿金也知道带不走方宁,只好同她约定,每天自己都会来找她。

    方宁送走了阿金,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发呆,直到一阵很急的敲门声传来

    草民不敢妄言。

    赵珩饶有兴味地打量着方平,似乎想要从他毫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

    但说无妨!良久,赵珩才丢出这么一句话,方平也不再藏拙,大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皇上,舍妹这一次出走,多半是因为亡母的事儿。早已经像赵珩兄弟俩说清楚了赵琦身世,但是关于自己的母亲那一节,方平省略了许多。如今说起来,也带着一些犹豫。

    母亲在世的时候,悉心将养我们兄妹二人,在舍妹心里,母亲的地位无可替代。知道了母亲去世的真相之后,突然失踪,怕是去报仇了。舍妹或许可以成为我们的一个内应,只是如今却是不好联系她。若是

    不行,宁宁她不能成为内应。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赵珩顿了一下,才继续说到:方振此人心思缜密,她一个弱女子,一不小心就容易漏了马脚。

    方平唇角上扬,又道:皇上,以草民对舍妹了解,就算我们不去联系她,她也会想方设法将消息带给我们。

    赵珩兄弟皆有些诧异,为何方平就那么肯定方宁是去找方振他们了呢?

    行之,你怎么敢确定方宁就在方振哪里?万一赵琦他们不信任方宁,伤害她怎么办?

    想到这一层,赵珩也将视线投向方平,希望他能给一个确切的解释。

    方平丝毫不受影响,只是如常道来:以的舍妹个性,不会安然在宫里待了那么多日子又无缘无故出宫,唯一的原由那就是我告诉了她亡母的事儿。这件事中,父亲的过错必然会让她心生怨恨,她这一次出走,必然是去找父亲了。

    赵珩赵琰想了想,也觉得这像是印象中的方宁会做出来的事情,心中对方宁的安慰又多增加了几分。只是赵琰的表现不如赵珩那般明显,在他埋头苦思的时候,赵珩已经叫来了手下吩咐:阿金,朕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想办法尽快差点赵琦的踪迹,尽快找到方宁,然后暗中保护她。

    待赵琰回过神来的时候,阿金已经领了命令下去了。看着皇兄脸上露出的忧虑,他自然而然地掐断了心中的想法。

    这篇先揭过去之后,三个人又商量了一些对付方振的法子。方平以为虽然叛军打着赵琦的旗号,但是真正的统帅却是方振,所以他们得顺着方振的思路来制定应对之策。

    方平身为方家的长子,对父亲的了解也不算少,或者说自从他决心为母亲讨回方振欠下的债的时候,他就开始在研究父亲这个人了。报仇原本不是他的初衷,可是如今方宁参合了进来,他便不会再手软

    没出几日,禹城的局势就越发的紧张了,百姓们高度紧张着,朝廷各处调兵。四大城门已经戒严了。恍惚中有人想起了两年多以前,皇宫里的动乱,持续了好几天才渐渐平复下来的噩梦,没有人愿意再来一次。

    方宁已经在方振的身边待了三天了,可是见到父亲的面数屈指可数,只有方安和赵琦时不时在她面前晃悠。方安还好,总是给方宁带来一些好吃的好玩的,在相当艰苦的条件下,还变着法的讨妹妹欢心。

    相比较而言,赵琦和方宁之间则是生疏的多。尽管赵琦一心想着亲近这个妹妹,但是方宁的敌意却让他只能远远地望着她和方安兄妹二人和谐相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