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入宫门:第13章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五年前,娘亲去世的时候,是竹颜陪着她走出悲伤;一年前方家巨变,是竹颜陪着她支撑下来。那个不爱说话,却又总想关心她的傻丫头,怎么就躺下了?

    你不是武功天下第一吗?你不是世间无敌手吗?你不是说要一直陪着我知道心愿已了吗?想着过去相处的点点滴滴,想到过去竹颜板着脸调侃她的武功差,想着她决心报仇时,竹颜的誓死追随,方宁扑倒在床边,压抑着不想哭出声。

    可是颤抖的肩膀,抽打的呼吸声,浓重的鼻音,早已经泄露了她此刻的崩溃。

    赵珩想要走上前却被方平拦下:皇上,得罪了,你还是最好不要去安慰她。

    方平并不怕惹怒了这位大齐的天子,在他的眼里,妹妹的心情更重要。

    亲自走上前,扶起方宁,将她揽在自己的怀里。低声安慰到:宁儿,别担心,竹颜会好起来的。她醒来要是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准会比你还难过的。

    窝在兄长的怀里,方宁涕泗横流,毫无顾忌的大哭。

    方宁从来不是坚强的,她也是一个女子,有自己最软弱的一面,也需要有人来呵护。她像是一朵花,本该接受阳光的照耀,却被硬逼在风雨中挺直脊梁。

    这一次,或许她是真的累了。长期以来紧绷的坚强,在这两天的巨变里土崩瓦解。

    屋子里没有别的声音,除了方宁不断的抽泣声。所有的人都选择了沉默,金小鱼安安静静地研究着药方,赵琰着负手立在他身后,盯着他斟酌药方。

    赵珩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方宁兄妹俩,心中闷得慌。他有些嫉妒,嫉妒方平可以毫无顾忌的地关心方宁,自己的心意却无法送达。

    良久,方宁终于渐渐平静下来,哭红哭肿的双眼看上去让人心疼。

    憋着眼泪问方平,她好想知道为什么竹颜还没有醒过来:兄长,竹颜她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啊?

    方平的脸色并不好,竹颜的伤的确是太重了,能撑着回到禹城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能够稳定下来,也多亏了金小鱼一夜努力的结果。

    要想竹颜醒过来,怕是有些困难。

    方平的沉默让方宁的心情又一次沉到谷底: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好好的就算去雁荡关祭拜故人,怎么会这样呢?我怎么就放心让她一个人出门了?不停地反问自己,一声声都像是在埋怨自己一般。

    看着方宁难过,方平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把抱住方宁,搂着她安慰:都怪我不好,没有照顾好竹颜,是我不好,要不是

    一时情绪上来,方平差一点说漏了嘴,及时收住了话头。

    即使这样,敏感的方宁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兄长,你眼睛打量着方平,似乎想要从上面找到些什么。

    这样的眼神看得方平心里有些不安,只能沉默。一旁的赵琰发现了方平的窘迫,突然开口:方宁,行之这一次从雁荡关回来,吃了很多苦,你让他先休息一下吧。

    此话一出,方平暗道不好。

    雁荡关?带着疑问的语气,一双含泪的眼睛盯着方平,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宁儿,你听我说!方平想要解释,他还不想将一切告诉方宁。

    挥开方平握着自己肩膀的手,方宁冷着脸,语气不复刚才的那般激动:你要说什么?说你为什么会从雁荡关回来吗?

    宁儿,我如鲠在喉,不知从何说起,那样的感觉并不好受。还要面对妹妹的质问,第一次他觉得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好棘手。

    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雁荡关?

    我始终想不到该怎么去解释,方平压根不敢去看方宁的眼睛。那里面的泪水会让他心疼,可是他该如何,方宁的眼里才不会含着泪水?

    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雁荡关?咬牙切齿地问出这一句,眼泪鼻涕情不自禁地流出来。一张俏脸,满是纵横的水痕。

    方平选择了沉默,他真的说不出。

    方宁,行之他赵琰想要缓解一下方平的压力,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方宁吼住。

    你闭嘴,我没有问你。看到不看赵琰一眼,就直接不客气地让他闭嘴。赵琰无可奈何,抿唇不语。

    再次将视线落在方平的脸上,方宁问道: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是不是?

    不等赵琰回答,方宁大笑: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大哥?你有把我当你的妹妹吗?笑中带泪,碎掉的心沾染鲜血点点,兄妹二人各自痛苦。

    抱头冷静了一下,方宁强忍着止不住的泪水,再次开口:兄长,我求你了。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雁荡关?泣不成声,最后变成了歇斯底里的怒吼。

    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雁荡关?不要想着骗我,我现在好混乱,好混乱?为什么你会出现在雁荡关?为什么竹颜会受那么重的伤?为什么我好像觉得我自己陷在一团迷雾中?你告诉我一声破音的咆哮后,方宁掩面,不停地擦拭着眼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