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入宫门:第54章 父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眼睛里的关切不言而喻,心疼地扶着方平。然后带着不满望向父亲,想要质问可是又意识到那是自己的父亲。出于孝道还有对父亲的敬仰,方安忍着心中的疑问垂下了脑袋,只是小声劝道:父亲,虽然不知道大哥怎么让你不高兴了,但想来不是故意要惹你生气的,你就不必跟他计较了。

    方平的一脸的无所谓,挑衅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嘴角毫不掩饰的嘲讽,一针针刺痛着方振的心。

    哼,他自己心里清楚,用不着你来求情。方振虽然一向严肃,但是对待方安一向是不假辞色,今日也是难得语气中居然带着怒气。

    大哥!方安想要劝自己的大哥,可是这个兄长一向自有主见,他一时也无从开口。

    擦掉嘴角的血迹,方平推开了方安搀扶自己的手,直接走到方振的面前,与自己的父亲近距离对视。一时间风云变化,气氛吓人,剑拔弩张,互不相让。

    方平嘴角扯出一抹嘲笑:你连整个方家都不要了,还会想一家人平淡生活吗?当我没说。我只求你不要把主意打到宁儿身上,我们都是你的儿女,不是你利用的工具。

    说完转身即出了屋子,不理会背后方振那张难看到了极点的脸色。方安看着父亲跟自己的大哥,难以抉择,到希望自己是个透明人,不必挣扎在夹缝中求生存。

    良久,方振紧盯着方平离开的方向不能收回视线,那压抑着的怒火在眼睛里熊熊燃烧。

    方安不知道该退下还是继续留在原地,他没有想到父亲居然会跟大哥闹成这样。他也没有想到大哥会这么排斥他们的复仇计划,难道方家的仇恨,还有大嫂侄女的死,大哥都不在意吗?

    看父亲方振好像怒意难消,方安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劝上一两句:父亲,大哥他他或许只是一时间没有想通,他眼睛刚刚好不久,还没有适应吧!大概也也没有。

    你不必说了,去忙自己的吧!我打算带他去雁荡关,禹城这边,就靠你了,老周头我给你留下。方振终还是找回了理智,对着酷似自己的二儿子,他心中还是有些安慰的。

    父亲,你就要动身了吗?

    方振点了点头,方安还有些不确定:可是禹城这边,恐怕机会不多,孩儿担心自己办不好。

    方振抬眼看着方安,抬起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以作鼓励:我知道,在锦州是赵珩兄弟俩引蛇出洞的计策,所以你们一时吃亏。锦州一战,我们看上去元气大伤,他们不会想到我们会大胆跑到禹城来,却不知道我们真正的实力是什么。

    父亲,你能拿下雁荡关吗?听说赵珩派来亲信过去。

    方振脸上自信满满,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赵珩做梦都不会想到,我早留有后手。

    方安不再多问,他知道父亲向来都是算无遗策的,就像当年他们离开雁荡关。好像是早有预料一般,父子俩早在宫变前就已经离开的军营,雁荡关死去的只是替身而已。

    父子俩又说了一会儿话,方安打算退下,可是想起锦州那个不顾一切追在自己身后的妹妹,心里又多了一些想法。

    父亲,我在禹城可以去找一个人吗?

    方振听到儿子的话,猛然转身看着他,目光微眯成一条线,嘴唇紧抿。方安有些担心父亲这个样子是不会同意的,就在要绝望的时候,又听到了希望。

    你要去找宁丫头?

    方安点了点头,目不转睛地盯着父亲,生怕父亲就说出不许两个字。

    方振自然知道儿子的心思,一向疼爱小妹的方安,也难为他憋了这么久不敢暴露身份。遂点了点头,同意方安跟方宁相认,只是多嘱咐了两句:切记不可暴露行踪,万事小心,不可影响大业。

    能去见见妹妹,方安整个人都有些兴奋。一个人念念有词,神神叨叨就退了下去,正有事找方振商议的老周头看到方安这个样子,还以为他中邪了。

    方振和老周头在屋子里密谈了大半天,方振将所有的布局,计划都安排给了老周头,对于方安,他还是有些担心,怕儿子感情用事。

    老周头笑道:放心吧,我给你看着,不过要是大业一旦成功,你与那人关系迟早是要让两位公子知晓的,你有想过后果吗?

    方振愣住,想着那人,心里有些波澜。而后长叹一声:我不打算认回他,这样他的江山就能名正言顺一些。

    这么多年,我看着你,你替她考虑的太多了,连对待老周头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另一个人的名字来,他知道方振的心里住着的两个女人同样重要。

    一个是相濡以沫,陪伴他身边的红颜知己;一个是无法相守,又难以忘怀的青梅竹马。两个女人,把一生都刻在了方振的心上,只是在方振的心里,或许得不到的那个,成了心间一颗永远抹不去的朱砂痣。

    好了,不说那些了。你们留着禹城要万事小心,能不能除掉赵珩都不重要,一定要除掉那些能带兵的人。到时候我拿下了雁荡关的人马,康儿带着他的暗中势力,我们也就能与赵珩一战了。

    老周头点了点头,两个老朋友互相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互为鼓励

    一夜过去,方宁一大早就带着竹颜出了王府,留下松绿看着院子,注意云喜的动静。

    主仆二人来到城外,在丛林掩映下,找到了宋媛的坟茔。竹颜拿出香烛点燃,插在坟头,方宁则是慢慢拿出为宋媛带来的酒菜。

    嫂子,你在地下冷吗?兄长眼疾已经痊愈了,这下我可以安心去报仇了。竹颜听了方宁的话,有些出神,正在插香烛的手抖了一下,被蜡油烫红了都没有感觉。

    嫂子,你知道吗?二哥还活着,你还嫁到方家还没有见过二哥吧?二哥他武功可好了,想来当初也是凭着武功才逃出一线生机的吧!可惜啊,方家的妇孺却逃不过说着说着,眼泪竟然掉了下来。好像是怕嫂子嘲笑自己一般,方宁赶紧抹去了眼泪,又继续絮絮叨叨个不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