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入宫门:第14章 雁荡关的噩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想到变故就在当天晚上,竹颜高烧不退,却打着寒颤,他将竹颜抱在怀里,希望竹颜能好受一些。没想到关他们的房间的房门突然被打开了。

    方平警惕地望着门口,生怕是那个丧心病狂的人去而复返,没想到却是一个身穿夜行衣的人。

    那个人走到他面前,给竹颜把了脉,检查了伤口,然后又给竹颜喂下一颗药丸。一切完成之后,黑衣人才告诉他,外面已经准备了马车,他是来带他跟竹颜离开的。

    方平根本不信任黑衣人,因为他自认为在雁荡关不会有什么人会跟他有交情。没想到黑衣人却说自己是为了竹颜。

    那个时候心里有一些不高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还是带着竹颜坐上了逃亡的马车。

    原以为可以一路平安向南,可是那个人的手下还是追来了。这一次,那个人已经想要赶尽杀绝,哪怕是亲身儿子,也终于没了耐心。

    那是一场苦战,他已经记不清到底是怎样的光景了,只记得他混身是血,竹颜也混身是血。但是那个身材单薄的丫头硬是趁着一身伤痛将他护在身后。

    且战且退,竹颜不肯恋战,找到机会就带着方平跑。可是寡不敌众,最后还是被逼到了绝境。身上数不清的刀口,衣服破破烂烂,竹颜还是笑的那样灿烂。

    当危险来临的时候,奋不顾身为他挡下一剑,然后抱着他跳下悬崖。即使再那样的死境,竹颜还是没有忘记护着他。

    最后两个人落在深水潭里才勉强存活下来。

    原本方平没有打算立马回禹城,可是竹颜的伤势却在一点点恶化。所有的大夫都在他的面前摇头,他发疯似的赶走了那些庸医。

    那个时候的他是害怕的,早已经没有翩翩公子,温润如玉的形象了。他只怕自己折了妹妹的这个贴心丫头,会让妹妹伤心不已。

    所以他终于拿出了当年赵琰送给他的一个信物——天涯海角,吾友有难,生死一场,有求必应。

    他循着旧时的记忆,找到赵琰的暗部帮忙,终于紧赶慢赶在除夕之前赶回了禹城

    就是这些,现在你知道了吧?抹去眼角的泪水,方平笑看着方宁。

    她正心疼地望着床上躺着的竹颜,眼睛里是翻转着的眼泪,哽咽着方宁道:兄长,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宁儿,我不想你担心。看着方宁是信了自己的说辞,方平的心放下了不少。

    其实除了没有告诉方宁那个人其实是方振,其他的他都详细地说了出来,所以真实性方宁并没有去怀疑。

    听着方平讲完雁荡关发生的事情,赵珩赵琰也有些动容。尽管他们没有经历过,但是也能想象那些酷刑施加在一个女孩子身上时候的痛苦。赵琰更是了解竹颜,因为曾经他也对竹颜用过刑。

    兄长,你说竹颜她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方宁听完方平的解释就陷入了对竹颜的心疼里。

    在她的记忆中,竹颜永远是最坚强的那个。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却时常在她面前有鲜活的时候。两个人情同姐妹,此时却一个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叫另一个怎能不伤心?

    宁儿,金大夫说她已经脱离危险了,但是什么时候醒过来,却是要看她自己的意志力了。竹颜受伤太重了,能够保住这条命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忍不住咽下一口口水,其实不只是方宁难过,他又何尝不是?只是在妹妹面前,他不得不成为一个可以让她依靠的兄长。

    为什么竹颜总是要为我受这些苦?如果她不跟着我,怎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兄长,我好难过?方宁是脆弱的,她已经经历了太多亲人的离去,又经历过最信任的人的背叛,所以尤为珍惜身边的人。

    现在她的心里,全部都是受伤的竹颜。

    蹲在竹颜的床榻面前,握起竹颜的双手,放在脸颊上:竹颜,你快醒过来了好不好?竹颜,你再不醒来,我就一个人去为方家报仇。

    听到这话,方平不安地看了赵珩一眼,见他面色如常,又见赵琰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他才放心下来。

    方宁说的报仇很明显就是针对赵珩,还是这样不管不顾地说出来,即使心再宽,再能包容方宁,但是那人也是皇帝。方平想了想,还是把赵珩赵琰兄弟俩叫了出去。

    皇上,草民还请您恕罪。舍妹莽撞无知,对您多有误会。草民一定严加教训。方平战战兢兢地跪下,朝着赵珩请罪。

    赵珩看着方平,想到方宁的对自己的恨意,只是笑笑:起来吧,我不怪她。

    赵珩的心里很明白,这一切都是他自己亲手造成的,只能等有朝一日在慢慢解开心结

    宁儿!方平还是决定告诉方宁竹颜受伤的真相,不过里面有个至关重要的人,他却是打算掠过不提。

    他始终都不想让方宁去面对那样残酷的事实,有些事情他还没有准备好让方宁知道,尽管已经不怎么瞒得住了。只要雁荡关战事一起,用不了多久,方宁就会知道那个人尚在人世的消息。可是他还是想着,能瞒一天是一天。

    竹颜去雁荡关是为了救我,因为无法保证方宁是否相信自己的所说的,方平心里有些拿不定主意。

    终究是逃不脱方宁的眼神,在她极度渴望真相的眼神中,方平将谎言编织得尽量可信。

    回忆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那几日或许是他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刻。即使宋媛去世的时候,他都没有那么绝望过。可是在那个人面前,他感到了悲凉,感到了绝望,从未有过的恨意从心头蔓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