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入宫门:第30章 想办法逃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身上因为赵琰造的孽还在隐隐作痛,方宁弯着腰慢慢走到无力的椅子上坐下,嘴里不停地埋怨赵琰他太过暴力了。

    冷静下来之后,方宁才有些后悔,自己到底在逃避什么?要不是自己一个人离开军营,怎么可能会遇到这些南梁探子?

    可是现在后悔也没用了,也不知道赵琰现在怎么样了。知不知道她走了,会不会生气。方宁觉得自己的脑子想太多了,好像自从作夜之后,自己的脑子里就会忍不住想起那个男人。

    拍了拍自己的脑子,方宁想让她保持一些清醒,至少这样可以早一些想到办法离开这儿。

    咕咕!肚子唱起了空城计,方宁看了一眼桌子上放着的点心。最后还是将头撇开,宁可饿死,也不愿意失节。

    可是肚子叫的越来越频繁了,最后方宁还是忍不住拿起了糕点:不吃白不吃,吃穷你们南梁,谁让你们攻打大齐的。再说吃饱了我才好逃跑。

    说吃就吃,硬是将一盘子点心都解决了才停下。

    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方宁摊在桌子上,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在桌上有节律地敲打着。

    猛然坐直,方宁望着屋子里垂落了的窗帘,计上心头。大力撤下窗帘,然后撕成几十个小布条,然后编织成一股大绳。

    拼命往上扔去,方宁想将布绳扔到横梁上,然后从屋顶上逃走。虽然有些艰难,但是要比从里面打开外面锁着的门容易一些。

    南梁因为气候湿热,屋顶并不像大齐那样密封严实。可是南梁的房梁也很高,如今内力暂时不能用,所以方宁很吃力。

    那你想怎么处置她?佳荣心里已经绝望,从来不会去奢望周培安会好心放过一个与他无关的人。

    你就不想求求我,或许我可以饶过她。

    深呼吸了一口气,佳荣强自忍着内心的逆反,压着脾气到:你会吗?

    不试试你怎么会知道?周培安笑着看着佳荣,内心叫嚣着就是要看她服软。

    王爷,晚膳到了。

    门外传来侍卫传膳的声音,周培安看了一眼佳荣,没有掠过她床头柜上放着的饭菜。应该是中午的饭菜了,可是看上去一点动过的痕迹。

    你没吃饭?语气中带着些不悦。

    可是佳荣现在不想跟他谈论这些,她只担心着自己七皇嫂的安危:我没有胃口,不想吃。偏偏不能在这个时候惹恼周培安,既然只能托了一个理由没胃口。

    皱了皱眉头,周培安转身走过去打开门,接过侍卫送来的饭菜。面无表情地端到佳荣的面前:吃了它。

    不耐烦地别开了头,油腻腻的饭菜让她实在是没有胃口:我真的不想吃。

    别逼我生气,你知道我一生气,你的下场会是什么。直接将饭菜凑到了佳荣的嘴边。

    呃恶心突然就涌上心头,酸苦的味道漫到喉咙处,佳荣下意识就无主了嘴巴。

    周培安看到佳荣的反应,心中一动,扫了一眼佳荣的肚子,然后端着饭菜转身。

    看着周培安离去的背影,佳荣心里松了一口气。赶紧趴到床边倒了一杯茶,喝下漱了漱口。

    谁让你喝凉茶的!

    啪!手中的杯子被吓得突然掉到了地上,佳荣心里砰砰砰跳个不停。

    她不知道周培安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囚禁她也就算了,现在连口水都不让她喝了吗?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变得很脆弱,眼泪稀里糊涂的就落了下来。

    滚烫的泪珠落在素白的衣服上,渲染开一一团团花。

    哭什么哭!大手粗鲁地落在佳荣的脸上,毫不留情地抹去她眼角的泪花。

    佳荣对待这样突然的动作很是吃惊,害怕地往后躲了一下。却被周培安按住肩头:别动!

    佳荣被吓得眼泪更多了,浑身都颤抖着,她不知道周培安到底想怎么样。这样的周培安最是可怕,她记得每一次自己要受罪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

    周培安,我求求你,放过我吧!也放过感觉到周培安捏住自己肩膀上的力道加重了些,佳荣再也不敢多说了。

    你好好休息吧!突然间撤了力道,周培安放开了佳荣。

    看着佳荣眼神里闪过的害怕,周培安闭上眼静了静心神,才会再次睁开:对了,你为什么不吃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