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入宫门:第33章 我其实不在乎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猛然抬头看着赵琰,越发的觉得自己好像从未看懂过眼前的这个人,或许是自己从未想过去认识他。从一开始就是习惯了他的照顾,习惯了他给予的好,习惯了把他当成喜欢的人来依赖。也许有她小小的虚荣在里面,可是她知道那不是爱。

    直到再遇到或者的方平,她好像才懂得原来有一颗心从未变过,只是不小心深埋,连她自己也把自己给骗了过去。

    如今,她接到立她为正妃的圣旨,就好像是接到了一块烫手山药似的。换做在刚成亲的那会儿,或许她会是愿意的,可是如今她竟然生出了拒绝之意。

    阿琰,为什么会立我为正妃?

    没想到章寒烟会这么直接地抛出问题,赵琰不免抬头多望了一眼曾经让他动过心的人:这是我欠你的。

    不,你从来不欠我什么。章寒烟有些激动,声音中都带着颤抖。

    我答应过要娶你为妻,可是因为方宁,才委屈了你只能成为侧妃。如今一切都重新回到正轨,自然是应该还你一个正妃之位。

    你难道你不恨我当初在宫里算计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大方?心中还有一句,如果你不这样,那我心里还会好过一些。

    我的确不喜欢被人的欺骗,更不喜欢别人的算计。可是我也要谢谢你,因为有你我和她才有更多的接触,也算帮我多增加了一些美好记忆。赵琰的语气淡淡的,但是章寒烟可以感觉他提到那个她时,眉间散发出的活力。

    阿琰,你真的爱上方宁了?

    赵琰点了点头,眼眸中带着温柔,视线并没有落在章寒烟的身上。她知道,眼前的人应该是在想那个他喜欢的人了。

    心里梗着的话突然不想说出来了,也许只是一个自取其辱的机会,心中落寞滋生,为什么偏偏命运只捉弄她一人?咳咳咳!剧烈咳嗽了起来,章寒烟捂着有些疼的心口,感觉到嘴里腥咸的味道。脸色突然就白了。

    强撑着把咳到嘴里的血咽了下去,章寒烟问道:阿琰,我可不可以问一个问题?

    可不可以也让我病故?

    赵琰皱了皱眉头,语气有些冷:你胡说些什么?我当初承诺过的事情,不会因为别人而改变,你不用这样。

    章寒烟的眼角有些湿润,唇角的笑容看上去那么无奈:谢谢,可是我不想要你的承诺了。赵琰,你知不知道,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你章寒烟惊讶不已,她对方平的心思难道被看出来了?

    你对行之的心思那么明显,要是这一点都看不出来,我也枉自认识了你这么多年。赵琰轻描淡写地说着,压根没有丝毫在乎自己的妃子心里有着别人。

    抬手阻止了章寒烟的话,赵琰继续说了下去:从前有很多事儿想不明白的,自从行之出现后,我慢慢也就明白了。自始至终你都没有忘记过行之吧?即使我对你那么好,也从未走进过你的内心。

    你先听我说完吧!有些事儿在心中压抑的太久,但是却没有多少的心痛。赵琰有点时候想自己爱上方宁也许是一种幸运,起码在面对章寒烟的真心的时候也不会太难过。

    一开始我很奇怪,为什么你会一个劲儿的把我跟方宁凑在一块,你明明知道皇兄的意思。还有,所有人的眼里,我们都是一对神仙眷侣,可是只有我自己才知道,你总是对我若即若离。明明跟你靠的那样近,可是感觉你和我之间却隔着大山一般。直到后来,我在方宁那里感觉到不一样的心跳,我才知道,我们之间好像少了些什么。

    仰靠在椅背上,赵琰说到这里,眼角也有些湿润:寒烟,行之回来之后,我才渐渐发现了真相。而那天见你依偎在行之的怀里,我才真正明白你的心。可我不会怪你,因为我也背叛了我自己的诺言。你心里的那一位从来不是我,而我的这里。指着自己的心口位置,赵琰顿了顿,终于说出了令他畅快的话。

    这里也有了别人。

    章寒烟浑身无力地坐在凳子上,双手扶着桌子才能勉强支撑住自己的身子:是我对不起你,你原本不该给我王妃之位的。禹城的大家闺秀不少,你应该另选一位王妃的。

    寒烟,你当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吗?行之不会是你的,即使你不是我的王妃。

    这一次,章寒烟再也坐不住,原本已经精神萎靡的人,突然爆发出来,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我站了起来,她却不知道该如何狡辩。赵琰明明就说的是事儿,这个时候无论哪种辩解都是苍白无力。

    行之心里有竹颜那个小丫头,即使我对你有亏欠,我也不会放你离开的。所以方宁可以‘被病故’,你却是不行的。你想问的大概也是这个吧,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也别再有其他的心思了,忧思太重,对身子不好。说完,赵琰从躺椅上站了起来,躲在暗处的小东立马出现,扶着自家王爷进了屋子,只留下章寒烟在原地,半天不能回神。

    指甲已经掐进了掌心,章寒烟蹲在原地,埋首膝盖中。一种绝望的眼泪正慢慢浸湿她的裙子。不知道过了多久,青岚和绿缇走了进来,小声安慰着她。

    抬起红肿的双眼,章寒烟问道:你们怎么进来了?

    两个婢子看了一眼一旁的小东,章寒烟心中明了。由着青岚扶起她,眩晕感传来,她死死扣住青岚的手腕才不至于倒下。她知道赵琰的意思,也不打算多待在这里。由青岚和绿缇扶着,慢慢走出了苍松院。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点翠斋,注视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战神,背离着身后的两座院子原来越远。

    宫里,阿金百无聊赖地陪着方宁。

    方宁经常一个人发着呆,也不多说话,阿金守着她主动搭话也不理。

    这一日清晨,方宁用完了早膳,突然主动开口说话了:这两日怎么没见皇上过来?

    阿金精神一振,这是在想念皇上的节奏吗?可是皇上如今正在皇后床前守着,阿金不想方宁误会,想着自己得好好说话。上前笑嘻嘻地道:主上这几日有要务在身,随意没时间来瞧姑娘,姑娘放心,等主上忙完,他一定立马就来看姑娘你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