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入宫门:第02章 方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佩儿还不服,犟嘴到:王妃是正室,本来就该去接受章侧妃的茶,没得白让人以为咱们王府没有女主人。章侧妃不过就是个妾,今个儿进门就让她作成这样,难道往后硬是让个侧妃也越到咱们王妃跟前去。

    啪佩儿脸上的五指印清晰可见,泪含在眼里不敢落下,这院里的小丫头们都怕一向动手不动口的竹颜。竹颜的这一巴掌彻底让佩儿蔫了,可是这一巴掌也让方宁再也看不进去一个字。

    竹颜,打发佩儿去绣房给我取些五色针线回来吧,要做香囊也得有针线。佩儿得了方宁的命令,赶紧退出院子,这是方宁在给她台阶下,她再不济事也知道一二。

    王妃一向平易近人,最不会为难她们这些丫鬟奴才,所以他们才会在这个冷清的院子里当差。佩儿想到主院那边张灯结彩,人来人往的热闹场面,再看看王妃这院子,简直像是破落户。佩儿心里盘算着,还是什么时候攀上新侧妃的高枝算了。这个新侧妃可是礼部尚书独女,知书识礼,在京城名媛圈也是赫赫有名,最是待人厚道,在那里当差,可比守着这个破落王妃,看那个凶巴巴的竹颜脸色强

    佩儿走了之后,院子里好一会儿沉默,竹颜才突然跪在地上:主子,竹颜知错。

    你没什么错,佩儿也没有错,按理说王妃到底也该争口气,可是你应该懂的,我心里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是王妃,你们也没必要在这些小事上纷争。方宁语气淡淡的,听不出有什么情绪,仿佛这王府里的一切真的就与她没什么相干。

    起来吧!说完方宁就拿着书进了屋子,将书放回架子,方宁拿起针线,准备继续昨晚没做完的香囊。只是方宁此刻心绪不宁,绣了几针也找不到感觉,将香囊扔在桌子上,却不小心被针划破了手指。

    竹颜刚进屋就看到方宁指间涌出的血珠,竹颜失色叫到:主子!立即掏出伤药,要给方宁处理处理。可是方宁避开了竹颜,任凭血珠缓缓滴下,滴在雪缎香囊上,迅速沁入缎子,到真成了血缎

    方宁突然开口:竹颜,你说,他今天会不会来王府?

    竹颜没有料到自家主子会这么问,回答的结结巴巴:王王爷只是只是纳侧妃,皇上应该不会来吧!竹颜说的自己也没底气,说实话当今天子说不定这么会来,毕竟他就这么一个胞弟,两兄弟还好到哥哥能把心爱的人嫁给弟弟。

    方宁垂下了眼睑,缓缓闭上眼睛:他怎么不会来,先不说两人是亲兄弟,这章寒烟可是赵琰心爱之人,一年前进府的本该是她,没想到圣旨一下却成了我。再睁开眼,方宁脸上又是淡然的表情,赵琰把章寒烟当做心目中唯一的妻子,弟弟娶妻,哥哥怎么也会来捧场的。

    竹颜不解:可是主子进府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失言,竹颜捂住了嘴巴。

    方宁终于有了一抹笑意,不过是自嘲而已:我进府?从来都是一出好戏而已。写了戏本子的人不必来现场也知道会是怎样光景。还来做什么?

    竹颜还想说什么,又顾忌着方宁情绪,犹犹豫豫迟疑半晌。竹颜想了想,还是开了口:主子,你心里是不是还难受的紧?

    短暂的沉默,方宁才轻笑到:有什么值得难受的,不过是自己为难自己,不提这些了。有些东西都是过去的了,现在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

    竹颜默言,收拾好桌上的绣线香囊,就出了屋子。

    她都知道自家主子心里难受,可是谁也没法子让主子释怀,只能留给方宁空间,让她自己舔舐伤口。

    出了方宁的屋子,竹颜提起轻功,飞上房顶,继续躺尸。她的主子不高兴,也连累小丫头跟着情绪低落

    贤王府今日张灯结彩,甚是热闹,大红色点缀的王府喜气洋洋。独王府一角的小院冷冷清清,丝毫没有沾染这个偌大王府的喜气。

    一年了,方宁在这冷冷清清的小院子过了无数个寒夜,新婚的第二天,她就带着所有的人搬到了这里,她永远都记得赵琰掀起盖头后留下的话。小院的名字是方宁自己取的,想要一方安宁,所以得了一个净尘院俗名。

    净尘院的主屋里,方宁打开妆奁盒,取出夹层里的一个精致的木盒子,颤巍巍地打开,木盒里躺着几朵已经干枯的鸢尾花。手指抚过那些曾经记载了爱人话语的花朵,眼泪还是偷偷掉下来。方宁擦干眼角的泪水,可是忍不住又有泪珠滑落。

    宁宁,我没钱没权,臭小子一个,只有手中这把鸢尾花,你愿意嫁给我吗?

    阿横,你真讨厌!小姑娘脸红着挥开了少年的手,径直跑开了。

    那个时候赵珩还是一个无依无靠的穷酸太子,一个人流落边关,化名阿横,花言巧语骗取了将军府小姐的芳心。

    擦干眼泪,收起了木盒,方宁随意捡了一本书到院中打发时间。

    刚刚坐下不久,主院的一个婆子就上门求见。

    老奴拜见王妃,沈总管吩咐老奴来招呼娘娘这院子里空闲的人手去正院帮忙,不知道王妃能否行个方便?来这净尘院的婆子甚是倨傲,虽说拜见王妃,可是腰未低,腿未屈,无半点恭敬之意。

    嬷嬷说笑了,这院子里除了竹颜他们几个,莫不是王府的奴婢,自是任沈总管差遣。我不问王府诸事,偏安一隅,这些事不必问我,自行方便即可。被称作王妃的方宁始终未抬头,目光不离手中的书本。

    主子。一旁的丫头想要说什么,却被方宁扬手拦下。

    竹颜,不必多嘴,让佩儿带着院子里的其他人跟着嬷嬷去正院帮忙吧!方宁声音清冷,不带颜色。

    婆子撇了撇嘴,不怎么瞧得起眼前所谓的王妃。也是,一个与王府的正主子形同陌路的王妃,谁会在意马上新侧妃就要进门了,谁不知道赶紧去巴结新侧妃啊!方宁算什么?不过是徒有王妃虚名而已,有王爷宠爱,那才是真正的主子。阖府都知道,这新侧妃与王爷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以后自是前途无量,方宁这正妃之位指不定哪天就成为别人的了。

    方宁并不在意,倒是把竹颜打发了下去叫佩儿,不一会儿一个叫佩儿的丫头就带着净尘院大大小小十来个下人出现。

    参加王妃娘娘!众人异口同声,朝着方宁跪下。

    方宁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淡淡地说了一声起来吧后又埋头于手中的书本。竹颜看了一眼方宁,才对众人说到:你们都跟着嬷嬷去正院帮忙吧!王妃这里有我服侍。也是简单一句,跟她主子一样的简单明了。

    众人领命后跟着那个婆子走了,院中只留下方宁主仆四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