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入宫门:第01章 楔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方宁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出嫁。圣旨召她入宫的那一刻,虽然满腹狐疑,但是还是有几分欣喜——她终于可以见到心心念念的阿横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入宫后,等待她的竟然是一纸下嫁贤王赵琰。

    当宫人将她一个人丢在倚栏殿的时候,当倚栏殿的大门咯吱一下被关上的时候,当方宁嗓子嘶哑之后,她才知道隔着这道门,任凭嗓子哑掉,她的阿横听不到。她忘了那两日自己是怎么度过的了,倚栏殿的屋子坐北朝南,光线很好,一日三餐也有人照应。可是方宁还是觉得自己是待在暗无天日的囚笼里,像是被折翼的小鸟,失去了自由和方向。

    第三天的早晨,方宁还在睡梦中,圣旨就下来了,随着圣旨涌入的还有大批的宫人。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宁氏其女,敏贤静淑,特赐婚于贤王,即日完婚,钦此。太监阴阳怪气的嗓音念完皇帝的旨意后,方宁并没有立刻接旨,因为她已经傻了,不知道这圣旨中的宁氏到底为何人。

    宁氏,哎呀!瞧咱家这话说的,该掌嘴,今日过后就该是贤王妃了,还请王妃接旨吧!宣旨太监满脸堆笑地催促着方宁。

    方宁的眼眶不知不觉就红了,她还在疑问着这圣旨中的宁氏到底是谁?是她方宁吗?不,她不信,她不信她的阿横会把她嫁给别人,什么狗屁宁氏,什么贤王妃,她不是,她都不是。她是方宁,她是阿横的宁宁。

    一时接受不了事实的方宁突然像癫狂一般,大笑着含着泪推开挡在眼前的宫人,跑出倚栏殿。看着陌生的宫城,方宁失去了方向,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到底哪里才是她的阿横在的地方?

    无助席卷全身,软弱无力,方宁直接坐在地上,眼泪似断线,似涌泉,滔滔不绝,沾湿红袖。

    阿横,阿横一声声无力的嘶喊,一如她入宫的那天,嘶哑的嗓子还没有完全恢复,带着哭腔后,这样的呼唤更加无力。方宁对着这宫墙已经是绝望的时候,眼前却出现一双秀金线龙纹的靴子。慢慢抬眼向上望去,却是久别的故人。方宁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伸出手想打破眼前的幻境,却触到真实的存在。

    眼泪突然加快了流速,一滴接一滴落到裙边,地上

    宁宁!还是熟悉的嗓音,他来了。唇角扬起的笑容让人看起来那么心酸,方宁此刻的样子让赵珩心疼,可是他忍住了想要去关心方宁的冲动。眼前的女子即将成为他的弟媳,他即使关心方宁,也不想轻易表现出来。他和他的宁宁终归是走不到一起。

    那道宫门太高,禁锢了一个帝王。江山万里,由不得他心慈手软,他一人兴,则沈氏兴,天下兴。大皇子下落不明,作为一个帝王,为了江山稳固,祖宗基业,赵珩必须斩断大皇子所有的翅膀。

    阿横,你告诉我,圣旨是不是下错了,我不是宁氏,我是方宁。恍惚许久后,方宁终于想起自己要问清的事实。

    宁宁,是我亲手拟的圣旨,一字一句没有差错,你赵珩有些哽咽,他还是没有勇气亲口对方宁说出自己要将她嫁给别人的话。御手一挥,远处的随从得令,将方宁的贴身丫鬟带上前来。

    你们怎么来了?看着自己的三个丫鬟,方宁竟然不知道赵珩这到底是何用意。

    三个小丫鬟拼命摇头,什么也不说,主仆四人抱头痛哭。赵珩看不下去眼前的场景,捂着心口离去,留下一句伺候王妃更衣。

    伺候的宫人涌上前,方宁挣扎着不愿意,向自己的丫鬟求救,其中一个却摇了摇头:小姐,想想方家吧,大少夫人虽然没了,可是方家将来怎样还是情势不明,现在你要是抗旨不尊,那皇上肯定第一个就拿方家开刀啊!我们进宫的时候,皇上就已经就已经丫鬟自己也说不出赵珩说的话,在她的印象里,小姐的心上人不是这般面孔。

    为什么方家情势不明?方宁怔住,她自己也是傻了,嫂子宋氏可是宫里宋昭仪的嫡亲侄女,宋家参与夺嫡,与之相连的人自然也随脱不了干系。

    方宁苦笑,原来这般身不由己,也不再抵抗,任由宫人们折腾着自己

    大齐平武年间,皇帝赵旭偏宠贵妃高氏,冷落中宫,皇后之子储君赵珩也为皇帝所不喜。

    大皇子赵琦乃高贵妃独子,甚的圣心,恃宠而骄,欲夺取东宫之位。

    大齐平武二十九年,太子因大皇子构陷获罪,被前往边关历练,途中遇劫,历经生死,隐姓埋名才在军队中慢慢成长起来。

    大齐平武三十一年,大皇子赵琦率重兵包围皇宫,意图逼迫先帝废太子赵珩。中宫沉寂多年的皇后沈氏,联合外戚,里应外合,硬是将宫变压下,大皇子一派落败,大皇子失踪,贵妃高氏贬为庶人。

    同年,先帝崩殂,太子赵珩继位,改年号兴乾。随着新帝登基,朝堂上的一系列洗牌也开始。沈氏因为帝后无宠被打压多年,而今一朝得势,正是清理对手的时候。

    新皇登基当日,沈皇后被尊为显仁皇太后,七皇子赵琰加封贤王。同日,大皇子母妃高氏被赐毒酒,高氏母家诛九族。昭仪宋氏,高贵妃余党,自尽于冷宫。宋氏一族,满门尽灭。

    新皇登基三日,满城风雨,人心惶惶,参与夺嫡余党悉数被诛。

    新皇登基五日,将军府长媳宋氏自尽,将军府一片哀痛。

    新皇登基十日,将军府幺女奉诏入宫,一去不回。

    新皇登基十二日,贤王赵琰大婚,有女宁氏自宫中出嫁。

    新皇登基四十二日,将军府满门抄斩,驻守边关的将军也死于副将之手。

    兴乾元年,京城处于腥风血雨中,大皇子一脉盘亘在京城多年的势力皆数被诛,沈太后终于不在蛰伏,成为这后宫中最尊贵的女人。两个儿子,一个乃是当今皇上,一个是年少有为的亲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