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入宫门:第41章 血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方宁毕竟是王妃,手下顾忌着她的身份,即使有心想拦,也怕伤着此刻已经癫狂的人。方宁跌跌撞撞冲破人群,跌跪在刑场前,膝盖传来钻心的疼痛,刑场上跪着一个个自己的亲人,堂婶,堂妹,堂弟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可是方宁黯然,随后心里又生气一丝希望。

    婴儿的啼哭打破了刑场的宁静,一时间人们又开始骚动起来。刑场上方家二堂婶怀里正抱着一个孩子,方家二婶哭着求那个在高处监斩的人:王爷,求放过着个孩子吧!他刚出生两个月,什么都不知道,给他一条生路吧!

    不知道是不是监斩的人示意,他身旁的一个黑衣人突然跃到刑场上,粗鲁地拉过方家二婶怀里的小生命,紧紧抱在怀里,用手捂住还在啼哭的嘴巴。啼哭声渐渐弱了下去,最后了无生息。方家二婶大笑:想我方氏满门忠烈,没想到最后却是如此下场。方家的人顶天立地!说完,方家二婶就站起来扑到刽子手的刀上,鲜血飞溅,且留下一抹孤傲的身影。

    斩监斩令最终还是下来了,手起刀落,方宁双腿一软跪倒在地,最后眼前一眼朝着不知什么地方倒下。

    再醒来已经是三日后,方宁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大圈,漆黑的眼眶拖着两双无声的眼珠,让人看了直心疼。

    小姐吃点东西吧!柏青捧着一碗清粥不停地劝着方宁,可是方宁只是靠着床头,一句话也不说。

    又过去了不知多久,方宁才突然跳下床,嚷着要穿衣出府,柏青赶紧伺候着方宁穿上外套。刚刚穿好衣服,方宁就赤着脚跑了出去,柏青跟在后面追着,刚刚跑出房门,松绿也跟着追上去,想要阻止方宁

    只是冲破了自己的穴道而已,方宁用自惨的方式终于摆脱了束缚。笑着擦干唇角残留的血液,由着竹颜扶着,主仆二人朝着院门口走去。

    沈总管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心里也吃不准方宁的心思,只是暗自吩咐人继续跟着,自己也背着手跟在方宁跟竹颜的后面。他想要说方宁安安静静地回到净尘院,那就没什么事了,要说方宁硬要出府,那他还是不会轻易让步的。

    刚刚在书房的时候,赵琰已经告诉过他,方家灭门的事情尽量不让方宁知道。那个时候他诧异地看着赵琰,赵琰只是淡淡的说到这是宫里那位的心思。沈总管既然能得到赵琰的看重,自然是人精,也没有多问。

    赵琰又说了些事情,就在这个时候,屋外响起嘲杂的声音,没想到竟然是那个一直住在净尘院没有露面的王妃。沈总管看着赵琰拿起了一个公文,然后一直没有翻开,最后赵琰将公文扣在公案上:走吧!我要去监刑了。

    沈总管就跟着赵琰走出书房,这不是他第一次见方宁,早在去雁荡关接赵珩的时候就见过方宁。那个时候年轻的姑娘笑靥如花,跟眼前这个一脸愤怒的王妃还真是有些差距。不过沈总管很快就从自己的思绪里飞回来,听着赵琰的安排。

    他并不是不会武功,只是不想动手,制服方宁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沈彪总希望一次性让方宁看清现实。方宁嫁到王府毕竟是有隐情的,要是能够一次让这个王妃安分下来,王爷也可以省心不少,只是他没有想到方宁这样倔强,硬是冲破自己的穴道,以这样惨烈的方式抗争。

    方宁果然没有就此放弃的打算,此刻正拖着难以稳住的步子朝着王府大门慢慢走去,并没有转向净尘院的方向。

    王妃!沈总管出言阻止,可是方宁置若罔闻。最后沈总管只得下令侍卫拦住方宁,可是方宁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把匕首,横在自己的脖子上。

    你们谁在阻拦,我就自尽在这里。方宁的语气让侍卫们感到寒战,他们也不知道王妃到底在王府里是个什么地位,要说王爷不宠她,可是人家又是王妃,吃穿用度从未少过。

    一个不过二八年华的姑娘,为什么如此想不开呢?又是怎样的事情才让她非得出府不可呢?甚至以死相逼。沈总管紧握着自己的拳头,衣袖被攥在手心,隐隐有些细汗,他倒是第一次觉得有点麻烦。

    锐利的目光盯着方宁看了好一会儿,沈总管才冷静地说到:王妃,别逼奴才!违背了王爷的命令放王妃出府,出了事情是死路一条;王妃要是今个儿就这么死了,大不了奴才赔上一家性命。都是死,我更愿意为王爷尽忠。

    方宁冷着脸看着周围的人,又抬头望了望四方的天空,然后闭上眼,在竹颜的惊呼中扎了自己一刀。鲜血潺潺从大腿上流出,浅色的衣裙很快就被染红,疼痛让人大汗淋漓,方宁保持着自己的微笑:沈总管,我不过是想见亲人最后一面而已,你又何必咄咄逼人?

    云生见沈总管沉着脸没有说话,扯了扯沈总管的衣袖,沈总管摇了摇头:云首领,你看这

    云生赶紧挥挥手: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余光瞥了一眼方宁,云生继续说到,我什么都没看见。

    沈总管这时候才转过头再次看着方宁:王妃,会净尘院吧!奴才这就去请大夫。

    方宁的眼中的恨意,渐渐加深,再无曾经的阳光明媚。王府的大门就在眼前,她告诉自己,就算是拼死她也要走出去,她也要去见方家的人,她要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突然就参与夺嫡了?难道嫂子的牺牲还不够?

    跟扶着自己的竹颜对了一眼,方宁点两下头,然后竹颜迅速掏出了不知是什么东西扔在院子里。砰砰爆了两声,院子里突然多了许多刺鼻的浓雾,一瞬间就听见满院咳咳声不断。

    方宁跟竹颜几步跨出去,就要踏出大门,却有人在后面拉住了她们的肩膀。竹颜转身劈手,跟那拉住她们的人交手起来,顺带着将方宁推了出去:主子,快去救大少爷!

    方宁滚出了王府,迅速爬起来看了一眼身影在烟雾中晃动的竹颜,立马消失在王府大门前。

    小丫头,诡计倒是挺多的,小爷先收拾了你,再去抓回你那个主子。云生不在手下留情,几招内就制服竹颜。虽然觉得小竹颜有趣,但是他还是记得赵琰的吩咐,现在方宁跑了出去,得赶紧去追。

    沈总管,我带人去追!你绑了这个小丫头来,我不信咱王妃不会乖乖回来。沈总管点点头,然后唤人拿来绳索绑了竹颜,而云生已经带着人出去追方宁了。

    方宁并没有傻傻的往方家跑,因为她猜着方家肯定已经被下了大狱。可是方宁也没有往刑场跑去,她知道自己的脚力肯定逃不过王府的追兵,索性先藏起来,在追兵后面赶过去。

    腿上的疼痛刺激着方宁,小脸因为失血而有些发白,方宁心中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赶在行刑前见到自己的亲人。今日天气晴好,天边只有几朵浮云,烈日当空,晒得人奄奄一息。方宁还在拼命往刑场赶,只怕迟了一刻就再也看不到那些鲜活的生命。

    禹城的刑场只有一个,那就是在西街的菜市口,那儿有着一块极为空旷的地面,多少年来,无数犯了事儿的人在那里被处决,鲜血染红了脚下的土地。方宁却只想着一件事——方家的人,不该把鲜血洒在那里,方家的男儿们还在雁荡关抛洒热血,怎么他们的妻儿父母却马上就要面临死亡。

    悲从心来,方宁被自己绊倒在地,眼泪混着扬起的尘土迷了双眼,看不清来路,找不到归途。往前怕了几步,方宁扑在地上大哭,干嚎了两声,最后还是坚持爬起来,朝着心中的方向继续前进。

    耳朵似乎听到前方颇为热闹,抬眼望去,模糊的视力看到有人影颤动。方宁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又往前跑了几步,可是却再一次摔倒,感到有人靠近自己,方宁抬头一看,却是云生带着人围住了她。

    主子!是竹颜的声音,可是方宁却看不见,眼泪阻挡了她所有的视野,心里苦笑到,近在眼前的刑场,她却不一定能到达。

    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爬起来,试图冲破层层阻碍,可是侍卫很快就拦住了虚弱的方宁。哥!撕心裂肺的呐喊,一声声凄苦传进百姓的耳朵里,不少人朝着这边往了过来,云生怕被有心人认出来,吩咐人带着方宁走,可是方宁并不想走。还在挣扎着,想要冲过去看看刑场上的是不是自己的亲人,多么希望一切都是假的,可是身上的疼痛却提醒着她——她的亲人要被那个人处斩了,她就在这咫尺的距离之间,却无缘见到他们最后一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