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入宫门:第45章 归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了方宁的话,松绿突然愣住,是啊!她去哪儿找呢?这样贸然出府,很容易让人怀疑:可是不去找就这样干等着吗?

    方宁秀眉微皱,小嘴紧抿,手心里的汗却是腻的人不舒服。蹭的一下站起来,方宁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去问问,可是这一上去就等于不打自招啊!心里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好像一场风雨正在悄无声息地靠近

    方宁端着茶杯久久未动,竹颜叫了一声主子,方宁惊喜,打翻了手里的茶杯,茶水全洒在衣服上。竹颜赶紧捏着帕子给方宁清理,可是方宁好像浑不在意的样子,只是凝眉深思。

    主子,你没有烫着吧?竹颜看着方宁呆滞的脸,知道这又是出神了,清冷的目光中燃起一丝无奈。

    竹颜,你说今天王氏那一摔,章侧妃是不是得有麻烦了?

    竹颜没有想到方宁突然关心起章寒烟的事情来,有些惊讶:主子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些事情来了?

    你也应该看出来了,今天王氏可能小产了。要是平常一摔就算了,偏偏就小产了,赵琰现在可还没有子嗣!这件事要是闹大了,章侧妃可是会烦恼半天。方宁理了理自己的衣襟,看着是湿透了的样子。

    主子,换件衣服吧!小心着凉。

    方宁点了点头,进了内室,接过竹颜拿出来的衣服,换好后还是在想着寒月院的事情:你说我该不该帮章侧妃一次!

    竹颜不懂,只能问道:为什么?

    当做还给她的情意吧!我不想欠别人的。方宁想着章寒烟对自己的友善,有些头疼。

    如果主子觉得可以帮忙也是可以的,只是王爷那里会不会怪我们?

    提起赵琰,方宁冷笑:随便他怪吧!反正我跟赵家的人,哼,没什么!方宁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提到赵家总是会想起已经不在了的将军府。

    竹颜,你月前说你见跟二哥相似的人,这些日子出府的时候可还曾见过?方宁知道不可能的事情,心中总存着一丝幻想,兄长不是也活下来了吗?二哥或许也能死里逃生。

    可是竹颜的回答却是让那一丝希望也没了:那日之后,就没有出现过,或许只是奴婢眼花了吧!

    方宁不再多纠结这件事,暂时放到一边,只是心里盘算着到底该不该帮一下章寒烟,她可是看着沈美人踩到王氏的裙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后院里的事情还真是伤脑筋。

    方宁担心的章寒烟此刻真的有些心烦,不过倒不是担心怎么处理王氏小产一事,而是看着王氏小产想到自己的身体。章寒烟十来岁的时候受过大寒,那个时候伤了身子,一直吃药养着。不过大夫却是早先有过断言,这身子很难受孕。能为心爱的人传宗接代是每个女子的梦想,然而章寒烟却可能无法做到,自己羸弱的身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撑不下去了,她不想留着赵琰一个人孤独。

    还未嫁给赵琰的时候,章寒烟就想着为赵琰找一个可以与他比肩,可以跟他站在一起一生一世,替自己照顾赵琰的人。可是禹城的贵女她瞧来瞧去都觉得他们配不上赵琰。倒是那一日见到方平带着一个姑娘在买东西,一眼章寒烟就觉得站在方平身边的人让她满意。打听过后才知道那就是方平的妹妹,即是方平的妹子,章寒烟的心里对方宁更加满意。

    最让章寒烟心里惊讶的还是赵珩跟她说的事情。章寒烟曾经是公主伴读,与一群皇子皇女还算熟识,跟赵琰相爱后,更是跟两兄弟都熟悉的不行。赵珩跟章寒烟讲起那个关于边关的故事的时候,章寒烟是很惊讶的,心里有些失望,皇兄喜欢的人怎么也不可能再让她成为皇弟的女人。可是章寒烟没有想到的是赵珩居然说自己不能跟方宁相守,要委屈赵琰,借赵琰保住方宁。章寒烟心里突然一阵欣喜,虽然有些对不起赵珩,可是能让方宁有个好归宿,想来赵珩也不会太在意。反正都是要嫁给赵琰,成为真夫妻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吧!

    章寒烟嫁进贤王府后再见到方宁,更是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只是赵琰跟方宁之间并无过多交集,想让两个人之间有点什么,章寒烟觉得自己还得多花心思。所以她一直坚持像方宁示好,只想打破僵局。

    现在章寒烟由王氏想到自己的身子,心中想着得加紧活动,要让方宁跟赵琰两个人发展处自己想要的结果。要是方宁跟赵琰之间有了进展,即使自己不在了,赵琰也有人照顾着。唇角微微扬起的笑意,章寒烟心里安慰了不少,现在终于可以放心地先处理赏花赏出的问题了。

    娘娘,青岚姐姐有事绊住了,您有什么吩咐吗?章寒烟唤的是青岚,来的却是另外一个大丫头绿缇。

    章寒烟笑了:无大碍,你也是一样的,今日的事情你也在场,你觉得该怎么处理呢?

    绿缇向屈膝章寒烟先告罪:奴婢斗胆了,这个得看情况!如果沈美人事先知道王氏已经有孕而故意为之,那这件事不能简单放过,要是沈美人不知道,那就是不知者无罪,但到底也是王氏失了孩子,沈美人不得不罚。

    好你个绿缇,说来说去还是要罚!可是沈美人是太后的庶侄女,横竖顶了一个沈家人的身份,就怕太后那边不好说话。章寒烟有些惧怕沈太后,虽然沈太后一直都她这个媳妇很满意,可是沈太后的威严总是让人有些胆战心惊。

    娘娘忘了吗?现在皇上后宫空虚,膝下无子,就看着咱们王爷妻妾俱全,可是这第一个孩子却遭了意外,太后还能包庇吗?不发火已经是沈美人的幸运了。绿缇要比青岚温柔爱笑的多,平日里说话也是爽利,章寒烟颇为喜欢这样的绿缇,并不怪她说话直接。

    绿缇,算算日子,王爷也该回来了吧!章寒烟有些想念赵琰了,也不知道自己以前是怎么过来的。那个时候赵琰远在北境,往来的只有云生送来的信件,偶尔带些小物件也能让章寒烟高兴上好几日。

    王爷记挂着娘娘,自然会早些归来!

    要是阿琰回来,那这件事就好办的多了!可惜那个孩子没了章寒烟顾影自怜,王氏没了孩子,以后可能都不会再有孩子了,自己的肚子里不知道能不能塞进去一个孩子。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章寒烟多少还是有些遗憾

    王氏小产后,王府静悄悄地过了三日,方宁正在吃着早饭,云喜就疯疯癫癫的跑进屋子,震得方宁用餐的如意圆桌都好像抖了几下似的。主子,主子大声喘着气,云喜再叫不出来一句。方宁放下碗筷,吩咐松绿给云喜倒了一杯茶水:喝口水再慢慢说吧!不着急。

    云喜结果茶杯,一口灌进喉咙,被呛的咳个不停。松绿扶着云喜,在她背上拍了好几下,云喜才缓过神来,有些惊慌地说道:主子,王爷回府了!

    方宁一怔,瞧了云喜一眼,眼皮轻轻眨了几下:回来就回来吧!怎么大惊小怪的?

    沈美人被打了!还被禁足,这会儿搬出了**的院子了,屋子里的丫头也被打发了几个。云喜咽下一口水,才小心翼翼地说到。

    方宁倒是没有想到沈美人居然会受罚,可是想着昨天的事情,怕是真的被料中了,方宁只觉得这后院的争风吃醋倒是白害了一天小生命,即使罚了沈美人又如何?这一比较,方宁倒觉得父亲方振越发的值得敬佩。方振一生只有方宁的母亲一个女人,方宁母亲过世后,不少人曾打过给方振娶填房的主意,可是方振都拒绝了。

    打了就打了吧!反正沈美人有错在先,你倒是着急什么?又不是打你主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