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入宫门:第18章 鸢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宁宁,我多想把你留在我的身边!我多想每一日都这样抱着你,给你温暖。可是我却没有机会了,我知道你恨我,知道你一直怨着我的绝情,可是方家的事情罢了,终是我负了你心里好多的话藏着,真的想一口气全部吐露出来,可是又能怎么样?方家的人不会死而复生,他的方宁再也不会原谅他了。

    心里想着的和行动上做出来的往往背道而驰,赵珩默默告诉自己方宁不再是自己的宁宁,自己已经没有资格拥抱她了,可是双臂却越收越紧,勒的方宁喘不过气来。

    最后眷恋着方宁身上的味道,那久违的发香,一点点沁入心脾。那是久违的熟悉,是久违了的亲密,那是久违了的相爱。

    方宁忍无可忍,她不明白自己的心为什么还痛着,为什么还会因为他的怀抱难过。雁荡关的柔情是暌违的太久了吗?还是她从来就没有把他从心底清除?

    心里不断有声音告诉自己,她不该有这样的心痛,她不该这样眷恋着自己的灭门仇人,她不该还存着一丝丝的贪恋。

    再一次挣扎,不留情面地推开赵珩,泪水模糊的视线。带着自己身为方家人的骄傲,她要一刀刀隔断自己的眷恋。

    赵珩,我们之间早已经恩断义绝,无论是方宁还是宁氏!

    清冷的声音响起,那是方宁的声音吗?宁氏二字敲打着赵珩的神经,那是他给方宁冠上的姓氏,那是他亲手将她推给别人的见证。为什么要这样决绝?赵珩觉得自己已经没有理智,有一种冲动就那样破土而出。

    宁宁,为什么,如果我说,我说如果,我当初没有把你嫁给阿琰,你会不会会不会没有勇气说出那难以启齿的心意,他还有什么资格去问这样一个结果?

    方宁也没有心情去听赵珩的废话,在赵珩的舌尖还在打转的时候,方宁已经做出回答:不会!

    方宁的心怕也是疼着的,可是终究是要杀掉的人,哪还有什么会不会的去影响自己的决心。就像是藏在匣子里的鸢尾,已经枯萎了,即使再种出美丽的花朵,也不是曾经的那支了。何况花期都碰不上的人,何必多说如果?

    真的很想伸出手去挽留一下自己的爱人,可是想到自己答应沈太后的事情,赵珩还是垂下了双手。理智渐渐回炉,赵珩才发现自己多么可笑。

    终还是想起了方宁已经是别人的王妃,天子掩盖掉眼睛深处落下的遗憾,装作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沉声问道:刚才你们有看到什么吗?

    卑职(奴才)什么都没有看到!齐声回答后,赵珩才又看了一直低垂着头的方宁。最后,赵珩还是安慰了自己的心离开了,慢慢拉开的距离再也无法走近。

    看着远去的背影,方宁终于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一般,瘫软在地上。

    主子!竹颜上前。

    竹颜,我为什么没能杀?竹颜赶紧捂住方宁的嘴,警惕地看了看四周。

    主子,要是难受的紧,咱们不报仇了好吗?竹颜压低声音在方宁的耳边轻语。

    方宁苦笑:竹颜,以前你不是和我同仇敌忾的吗?难道你不恨了?还是看到我狼狈的样子,你在怪我?

    主子,竹颜想要报仇是因为主子想要报仇,主子做什么,竹颜就做什么。竹颜也不会说,她那么讨厌赵珩,想杀了赵珩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她的主子不开心。

    竹颜!鼻子突然发酸,眼泪就那样肆无忌惮地滚出眼眶。主仆二人依偎在一起,痛哭流涕。

    一只手突然出现在方宁的眼前,还放着一方手帕。主仆二人抬眼望去,没想到居然是赵琰。

    方宁警惕地看着来人,一点儿也不客气:你什么来的?

    赵琰将手帕扔在方宁身上,转身背对着二人:我是跟皇兄一起来的。

    方宁心中一惊,一起来的,说明赵琰一直都在,那刚刚她跟竹颜的对话,眼前的人又听到了多少?

    你明明爱着皇兄,又何必也不知道话该怎么说,赵琰站在远处看得分明。突然间对方宁生了几分怜惜,因为这个姑娘同他的皇兄一样深爱着对方。方宁捏碎篱笆的时候,他看到了。方宁在赵珩抱着她的时候一闪而过的伤痛,他也全看在眼里。

    他一直扮演着一个旁观者,清清楚楚地看着陷在这个迷局中的两人的感情。他感谢方宁,没有想着跟赵珩纠缠,而是斩断了眷恋。虽然看上去伤赵珩很深,可是方宁没有其他的心思,已经很不容易。若是想着报仇,刚才的距离,一切都可以解脱了,然而方宁没有。

    赵琰的心里想着,后宫中总会有人,有一天,总会有人代替方宁,成为他皇兄心口的朱砂痣。

    其实你如果还爱着皇兄,未尝不可尽力去努力一点点。赵琰突然又转身面对着方宁,他只是想试探一下,试探一下方宁到底是不是个值得他善意的人。

    王爷说笑了,你是要把自己的王妃推给被人吗?方宁笑着望向赵琰,眼睛鼻子都还红红的,像是一个丑姑娘。

    你跟皇兄之间

    绝无任何关系,请王爷不要把我跟那个人联系在一起,我是贤王妃宁氏!哪怕只是名义上的,也请你让我安安静静地了此余生!

    方宁的语气很淡很淡,没有太多的情绪,好像说的根本不是自己的事情

    八月,鸢尾花期已经过去,只剩下郁郁青青的叶子。雁荡关难得一见的东西,不想再这里竟然却看见了,方宁心中一恸。

    鸢尾本不是什么难得奇花异草,在禹城更是多见,从来不会有人把它当做是宝。可是在这奇珍遍布的御花园,在这隐秘之处,竟然还长着这些平凡的花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