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入宫门:第39章 知是谁人入梦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知道是不是在梦里故意和赵琰杠上了,她一副不吃到药不罢休的样子,拼命吮吸着后来好像中间断了一截,赵珩突然出现在她的梦里,还对她做那天的事儿。

    有一种痛苦从心底升起,莫名的恐惧中,她叫了出来。最后好像赵珩突然消失了,一束光明簇拥着一个人影向她走来,那人是赵琰。怎么会梦到赵琰呢?方宁怎么也想不通,只要一想到自己还躺在赵琰的怀里喂药,就觉得脸上阵阵发烫。

    是因为曾经给赵琰喂过药,才会在梦境见到赵琰给自己喂药吗?一直靠在床边出神,连这些日子照顾她的丫鬟进来了她都没有发现。

    姑娘,洗脸了。姑娘,姑娘?

    方宁猛然抬头,额头正好撞上小丫头,不只撞疼了别人,也撞疼了自己。揉着自己的额头,方宁终于没有在胡思乱想了。洗漱完毕之后,方宁又开始发呆了,方平进来了她都没有发现。

    宁儿,宁儿?连叫了两声,方宁才猛然地抬头。

    方平看着妹妹红扑扑的脸,忍不住笑了出来:一大早的在想什么,脸都红了?

    啊?方宁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脸,有吗?

    方平很是严肃的表情,点了点头,弄得方宁手足无措:我我

    好啦,用早膳啦。

    等着丫鬟们摆早膳的时候,方平告诉了方宁自己的打算:进来你的身体也养的差不多了,我也打算去寻回你嫂子,等找到竹颜,咱们就一起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下,怎么样?

    方宁的心里无端有一阵失落,不过面上还是很高兴:好啊,等找到嫂子,咱们去桃源吧!

    方宁顿了一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啊,南巡的时候,我和赵琰一起流落到桃源,还是那里的乡民们救了我们。桃源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方平满意地看着方宁,只要妹妹喜欢就好,他一直都担心方宁心中还有挂念,现在看起来,好像完全不必要了。

    早膳很快摆好,方平心情愉悦地喝着粥,却没有发现方宁吃东西的动作有些慢。此刻方宁的心里正泛着纠结,原本只是跟兄长提出要去桃源,可是她竟然想起了和某人在桃源相处的那些场景。

    吃了几口,方宁便再无心思继续吃下去了,将碗放下:兄长,我吃饱了。

    怎么就吃那么一点儿?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要不我找金小鱼重新给你开点药?

    一连的关切,让方宁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没事儿,只是这些天药喝的多了,胃口不是很好。

    那你觉得想吃的时候,再让人去小厨房做吧。

    方宁点了点头,就那样坐着看方平用膳。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发现思绪老是会飘走,便再也坐不住,提出了到院子里走走。方平并没有拦着,之前的日子,方宁一直养在屋子里,都是前几日方平才允许她小范围在院子里走动。

    得到允许的人,像是放飞的小鸟,兴奋地抛出了屋子。

    看着又恢复往日生机的方宁,方平笑了笑,高兴地多吃了两口。

    总归还是要说离开的时候,在贤王府住的一个多月,方平每时每刻都在挂念着竹颜。可是因为方宁的伤,他不敢去找她,现在方宁身子养好了,他也得到了一些赵琰的消息,总算是可以去找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人了。

    刚用完早膳后不久,苍松院那边就派了人来请方平过去一叙。方平也知道赵琰舍不得自己离去,总归没几日也要走了,也不介意这个时候和老朋友多聚聚。

    方平去苍松院前,还特意吩咐了两个小丫鬟要好好照顾方宁,不许出院子。可是谁知道方平走了之后,方宁待着是在是无聊,领着两个小丫鬟就去逛王府花园了

    过了一会儿,不知道是方宁累了还说怎么了,她抱紧了赵琰的手之后就没有再动作了。小脸贴着赵琰的手腕,呼吸透过衣服传递到赵琰身上,让他心里忍不住遐思。

    又过了一会儿,许是方宁嫌热了,放开了赵琰,四肢大张躺成一个大字,一只不安分的脚放到了赵琰身上就算了,一只玉手还横在赵琰的胸前,无意识地抚摸着。

    虽然有衣服的阻碍,但是在这样安静的夜里,赵琰的感官便得一场敏感。方宁的手终于停止了动作,寻了一块她比较舒服的地方放了下来。

    可是方宁舒服了,有个人却不舒服了,因为方宁的手恰好放在了赵琰胸前某一处敏感的地方。手心的温暖,隔着衣服传递到赵琰身上,引得赵琰心猿意马。呼吸深重,心跳一点点的加快,最后赵琰还是没有安抚下那颗躁动的心。

    翻身将方宁圈在身下,双手撑在她的两边,低头含住她水润的娇唇,夜里,看不清方宁的模样,可是赵琰碰到那渴望已久的唇瓣是,还是忍不住浑身颤栗着。毫不迟疑地生出舌头,撬开方宁紧闭的牙关,听到方宁睡梦中无意识的婴咛,赵琰更加兴奋了。

    加深了那个冲动的吻,赵琰觉得这像是一场梦,那就在梦里沉沦,不要醒来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方宁的双手已经搭上了他的脖子,生涩地回应着他的吻,柔软的舌头缠着赵琰,不肯放开。

    赵琰觉得自己已经醉了,醉的一塌糊涂,忘记了自我。想要的更多,唇离开了方宁,牵扯出银丝,拉长后断开。火热的吻袭上方宁的下巴,扫过她纤细的脖子,窸窸窣窣转移到胸前,闻着方宁身上散发出的体香,赵琰突然僵硬地倒在方宁的身边,还特地和她拉开距离。双眼睁得很大,出神地望着一片漆黑的屋顶。

    想到自己刚才的行为,赵琰羞愤不已,他怎么可以趁着方宁睡着了干那样混账的事情?反手想给自己一巴掌,可是又怕吵醒了方宁,最后只是握成拳头。这边赵琰还在自责,却不知道方宁正难受着,一双小手不停地摸索,好像在找什么。

    方宁的手突然摸到了赵琰僵硬的身体,顺势就趴了上去。小嘴巴不停地在赵琰的身上找寻,找寻赵珩那温柔的触感。

    方宁?闭着眼睛叫了一声,他不敢面对醒来的方宁,声音带着喑哑,已经染上谷欠望的色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