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入宫门:第04章 有缘无分,何必念念不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家人很快吃完了早膳,接着就是动身。犹豫要瞒着宫里那位,他们离开王府的时候皆是乔装打扮过的,方宁和竹颜扮作府里的婆子出门,方平扮作车夫,小敬轩被他们藏在了一个大箱子里。他们一出城,便会有早已经潜出城的人接应,等换过身份来,再回到王府掩人耳目。

    终于离开了禹城,方平和竹颜还算是淡定,两个人紧挨着坐在马车里,方平的怀里抱着睡熟的小家伙,方宁单独坐在一边。方宁脸上有些悲伤之色,方平见了,安慰道:若是以后想了,我们可以偷偷回来瞧瞧。

    方宁摇了摇头:我再也不会回来了,禹城就让它存在我的记忆里吧!

    心里点点的酸涩,渐渐隐去,终究是有缘无分,又何必念念不忘?

    沈太后倚在软塌上,由着宋嬷嬷拨弄着炭火,浑身都懒洋洋的,似乎真正在做一个不问世事,安然度日的老人。自从那一晚之后,沈太后便闭门不出,免了六宫的请安不说,慈宁宫的宫女也被遣散了一大批,只留下些老人守着。

    太后,方宁今日可就离开禹城了?你的方法妥当吗?万一要是她没动静怎么办?

    你瞧着云生昨日说的,那丫头对琰儿到底有没有意思呢?

    宋嬷嬷笑道:奴婢可不敢胡说,不过看样子,倒也不像是没有心的样子。

    原本我这心里也是没谱的,不过听了云生仔细的描述,倒是有五分把握了。沈太后含着笑,眉间没了威严,十足的慈祥小老太。

    太后您向来都不做没把握的事儿。宋嬷嬷巧嘴夸着沈太后。

    沈太后却是摇了摇头:这一次,我却是真的是在赌,是在拿我和珩儿的母子之情在赌啊。

    娘娘的良苦用心,皇上会理解的。

    微阖上双目,沈太后道:但愿吧!我不该偏心的。可是想着阿琰这么多年一直在为他皇兄委屈着,我便想到了这个法子。反正那丫头终是不属于这个皇宫的,倒不如成全了阿琰。

    宋嬷嬷给沈太后理了理搭在身上的锦被:王爷这一路走来,吃了许多苦,太后疼惜他些也是常理。

    沈太后突然睁开了眼睛,抓着宋嬷嬷的手,示意她坐下:唉终究还是因为以前疼的少,这一次若不是知道他病重,我还不会这样做。当年为了保住珩儿的太子之位,阿琰受了多少委屈?再后来还年纪轻轻就被发配到北境那样的不毛之地。也亏得他自己能干,才生存了下来。而后,他皇兄登基的时候,他鼎力相助,操劳了那么多。可是还要替珩儿收拾感情的烂摊子,连王妃都只能娶个不喜欢的。

    顿了顿,沈太后又继续道:总算是喜欢上了吧,还顾忌着手足之情。主动退出不说,还放逐自己去虎跳关,这孩子,一辈子都蜷缩在他皇兄的后面了。

    王爷是个有后福的孩子。

    沈太后的目光幽远,只是轻叹了一句:但愿这最后一招能起作用吧!若是老天垂怜,阿琰以后的日子想来也会快活些。

    太后,云生说的那些都不起作用,只是听路人说几句,方宁会信吗?

    只要她对阿琰有心,就应该会信。你还记得云生说的,他一直称呼那丫头作王妃,她都没有反驳过吗?以那丫头的性子,怎么可能不撇清关系?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随后又道,听到阿琰病重战败的消息,但凡对赵琰有心,总该会去找她的吧。若说那丫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哀家也不介意派人让她真正死一次。

    宋嬷嬷跟了沈太后多年,也知道沈太后从来是说到做到的,不免为方宁担心起来。虽然以前不怎么喜欢方宁,但是宋嬷嬷却也是希望她能够跟赵琰在一起,毕竟她也看着赵琰这么多年吃了许多苦。空背着皇子的身份,却从未享受过皇子的尊荣。为了自家皇兄,没少被高氏母子欺负。

    过了一会儿,宋嬷嬷以为沈太后已经睡着的时候,没想到沈太后突然又开口了:其实我真的没有想到阿琰对方宁会这般情深,居然为了那丫头遣散了府内所有的妾室通房,一个都不留。要不是云生一起说了出来,我还不知道堂堂亲王,居然还会在背地里败坏自己的名声,硬是煽动留言给自己安上克妻的名头。他都这样了,身为母后,不成全他好像又不好。

    宋嬷嬷也终于知道了沈太后真正的心事,怕是会用尽一切办法让方宁去虎跳关吧!刚刚那句威胁的话,想来也不过是一句随口的气话而已。想到此处,宋嬷嬷一直板着的脸也总算是露出了点阳光。

    你说那丫头有什么好的,偏偏祸害了我两个儿子。说着,沈太后自己都想起来了,上天注定的缘分有时候始终是挣脱不了的。就像是她和先帝。早先也算恩爱过,她也曾爱慕过那个人。只是后来高氏的出现,让她渐渐绝望。也亏得她是一个通透的人,知道丈夫无望,边想着女人一生中的另外一个依靠——儿子。

    等到经年以后,世事变迁,先皇作古,高氏也早已经伏诛,她一个人竟然有些羡慕先皇和高氏了。他们一起赴了黄泉,只剩下她一个人在漫长的岁月里寂寞着。如今为了两个儿子,她劳心劳力,还算是打发了无聊的时光吧!

    再说方宁一行四人,他们离开了禹城之后,行程也不是那么的急,中午的时候,还寻了一个茶寮打尖。他们刚坐下不久,就来了一群商人打扮的人。大多粗犷汉子的打扮,一进入茶寮就吵吵闹闹说个不停,把一路上来的见闻吐得个干干净净。

    其中有一个虬髯胡子大汉道:五郎啊,你就知道说些无聊的事儿,还不知道担心下一批货咱们还能不能平安送去虎跳关吗?听说兵马大元帅大败,如今紫荆城也快丢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拿到钱。哎

    你说这兵马大元帅是怎么一回事儿啊?不是说他在北境的时候英勇善战吗,怎么到了南梁被打得屁股尿流啊?朝廷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同意这样的人出战。又是那个被唤作五郎的人开口,年轻的面庞上还有些稚气,想来年纪也不是太大。

    虬髯胡子的大汉一筷子敲在五郎脑袋上:臭小子,你个小毛孩懂个屁,要不是贤王爷病重,大齐怎么会输。哎,怪只怪敌军太狡猾,那个南梁叫什么周培安的居然派奸细下毒,要不然我们大齐英明神武的贤王爷,怎么会打不过什么周培安呢

    要我说啊,那王爷多半是因为死了两个王妃,心中忧伤难掩,所以没有心思打仗了吧。一个一直没有开口的人突然插话。

    虬髯胡子的大汉撇了撇嘴:这倒是,我在军营里的兄弟说,那王爷病了都还在叫先头那位王妃宁氏的名字

    方宁听着隔壁桌的交谈,连吃饭也有些心不在焉。

    宁儿,别管这些闲话,多吃一些。方平又给方宁夹了一筷子菜,可是没想到方宁却放下了筷子。

    兄长,我吃饱了,我先到马车里等你们。不顾方平和竹颜探寻的目光,方宁垂着头,轻快的脚步几下就到了马车上。

    可是马车就停在茶寮外面,那群人的声音不绝于耳,方宁还是能听到他们在说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