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入宫门:第17章 一个理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想到松绿她不会读书写字,却会做雕刻这样的精细活,方宁含着泪花的研究里带上了敬佩。准备将小木箱放回原处,却不想突然撞到了桌边上。方宁一个没有拿稳,,小木箱就掉到了地上,摔出一本札记来。

    蹲下准备捡起所有的东西,却在看到札记上的落款时,忘了动作。

    松绿二字大大方方地落在札记枫页上,方宁的心中疑惑了。她的印象里好像松绿从没有上过学,但是这札记明显是松绿的。脑子里存着疑惑,手上已经翻开了那本札记。

    札记的年岁不会太短,上面慢慢的记着文字。方宁粗略地翻了翻,已经发现这好像是松绿从小到大的一些日常记录。

    原本方宁并不太感兴趣的,可是突然间看到松绿在其中提到她被迫成为细作这一段,她便细细读了起来。札记的字里行间,透露着松绿的彷徨与徘徊。她似乎也不喜欢这样,但是她没有办法

    方宁慢慢往后翻了下去,没想到竟然会在其中发现一个惊天秘密。

    猛地阖上了札记,转身就要往外走,刚走到一半就突然停住,如果这个事实被兄长知道,那他该有多难过啊?方宁紧握着札记,不知道如何是好。突然,小敬轩的哭声传来,方宁才赶紧将札记放在自己身上,然后跑去看小敬轩怎么了。

    不一会儿,苍松院那边就派了人来,说是让方宁将小敬轩报过去,方平相见儿子了。没有迟疑方宁赶紧抱着小家伙去了苍松院。

    被金小鱼设计了的方平一醒来就要找小家伙,幸好赵琰早已经回来了,便让人去叫了方宁抱着小家伙过来。

    方宁到了苍松院,就见到方平正焦急地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而赵琰则是卧躺在一张软塌上。将孩子抱给方平,看着他抱着小家伙亲密的不得了的样子,方宁心里却还在未刚刚自己发现的秘密担心。

    赵琰发现了她的脸色苍白,神情中带着些恍惚,心下正有疑问:方宁,你是不是不舒服?

    啊?突然被点名,方宁脑子里一下空了,她刚刚在想什么,怎么出神的这么厉害?要是被兄长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怎么办?

    你是不是还在因为松绿的事儿难过啊?我已经交了人过去,在那边给她起一座坟起来。还没有等方宁完全反应正常,赵琰又开口道。其实他也不是因为善心去关心一个无关紧要的丫头的,只是心疼方宁,突然觉得应该好好将她的丫头下葬。

    谢谢你!方宁总算是恢复了一点儿正常,低声说了一个谢谢,然后借口去看竹颜逃离了现场。

    看着方宁匆匆而去的背影,不只是赵琰,连方平都感觉到她哪里有些不对劲了。

    这是怎么了?方平看着赵琰问道。

    赵琰只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这厢,方宁进到厢房看望竹颜,竹颜正倚靠着床头坐着发呆。

    竹颜,你怎么样了?

    主子,你怎么来了?

    方宁搬来一个凳子坐到竹颜床前,看着竹颜不带血色的脸,心疼道:这次你又伤的这么重,你这是要担心死我兄长吗?

    奴婢身份卑微,不值得大少爷担心。竹颜的声音很小,几乎快到了不可闻的地步。

    你到底怎么了?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我感觉你最近好像变了许多?方宁疑惑地问道,看着竹颜的脸,她觉得肯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过。

    摇了摇头,竹颜什么也没说,目光却投到了窗户那边,不知道是在看窗外的天空,还是再看窗外的人。方宁顺着她的目光看出去,发现其实什么也看不见,只有一堵高墙,阻碍了所有的视线。

    竹颜,你在看什么?

    还是选择了沉默,只是轻微摇了一下头。

    方宁无奈地握住竹颜的肩膀,沉声道:竹颜,别这样好吗?以前的你就算不说话也不好这样压抑,到底怎么了?告诉我好不好,我不会告诉兄长。

    竹颜还是没有说话,但是眼睛里却满含着泪水。

    方宁又道:柏青背叛了我,松绿现在又没了,若是你再不信任我,那我身边还有谁?

    竹颜终于有了一句话:松绿姐姐怎么了?心中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但是竹颜还是期盼能从自家的主子的嘴里听到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

    方宁闭上了双眼,无力地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说给竹颜听了。听完,竹颜早已经泪流满面。

    怎么会这样呢?松绿姐怎么突然就没了?伤心一时间涌上心疼,早已经把松绿看作了亲人,现在亲人突然逝去,怎么能不伤心?

    方宁看着竹颜激动的样子,忙着安慰到:竹颜,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虽然我们名义上是主仆,但是我从来没有拿你当过下人看待。在我的心中,你和松绿都是我的好姐妹。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

    主子,竹颜无事。

    轻轻偏过了头,竹颜尽力不去看方宁的眼,她知道自己还是会忍不住哭的。可是那些心里话,她怎么可以告诉主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