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入宫门:第43章 愿以此女为妻,终生不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着赵琰的话,方宁想起二哥还在外面,又睁开了眼睛:我二哥他还在外面。

    放心,我会安排好他的,你好好休息。又理了理方宁的被子,赵琰坐在软塌边一直盯着方宁。

    被人这么瞧着,方宁只能闭上眼睛假装睡觉,才能稍微没有那么紧张。感觉到一双大手握住了自己,冰凉的手被温暖包围。方宁可以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赵琰手心的粗糙,那应该是常年握剑留下的老茧。

    好一会儿之后,赵琰才抽身起身,准备离去。方宁原本就是假装睡着,听着赵琰的脚步慢慢远去,心中忍不住还是轻启朱唇:山有棱兮木有枝。

    身形抖了抖,赵琰差点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脚步。心悦君兮君不知无声地在心里念叨着这一句,脸上春风洋溢,让营帐外的人好不吃惊。

    一看到赵琰走了出来,方安立马就几疾步上前,想要进入营帐中却被赵琰横手拦下:阿宁已经睡下了。

    挥开赵琰的手,方安还是想要见一见方宁才能安心。毕竟刚才营帐里有方宁的哭声,如今突然安静下来了,他并不安心

    赵琰再度拉着方安的手臂:不如我们谈一谈?

    方安转身,从头到脚打量了一圈赵琰:有什么好谈的。

    阿宁已经是我的人了,你觉得不该谈谈吗?

    赵琰倒是很会抓人心,懂得利用方宁来压制方安。他所在乎的不过一个妹妹而已,不然一个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的人,也不会突然出现在边境来。

    沉默了一会儿,方安还是跟着赵琰去了,有些事儿还是得好好谈谈。即使他带走了方宁,也改变不了一些既成的事实。

    跟着赵琰出了营地,就着星辉灿烂,两个人步行在月光下。良久,谁也没有先开口打破宁静。这个时候方安端着态度,不肯先开口,心中想着定要赵琰好看,竟然该欺负自家妹子。

    而赵琰则是在想着该怎么应对方安。虽说他和方平交好,可是对于方平的这个弟弟,他并不了解。只有从前的几次交手而已。

    方安能够年少在雁荡关成名也算是个人物,如今经历了岁月的沉淀,大风大浪地走过来的人,显然轻而易举也是不好糊弄的。索性赵琰既然已经将他叫了出来,就没有糊弄的意思。

    如今他和方宁也算交付彼此的真心了,他对待岳家的人自然不能含糊。

    只是方安一出现就持反对的态度,这让赵琰也有些头疼。如果方安真的一意孤行,他也不能做出什么阻拦他。

    吾和阿宁两情相悦,还请二哥成全。赵琰突然停住了自己的脚步,抱拳屈膝,躬身立在方安面前。

    方安没有想到赵琰会这般举动,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愣了半天都没有表示些什么。

    赵琰见方安无动于衷,咬着牙又将先前的话重复了一边:吾与阿宁两情相悦,还请二哥成全。

    方安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僵硬的面容缓和了许多,侧身避开了赵琰的礼数:我可当不得堂堂贤王爷的大礼。齐大非偶,门高莫对,自古以来的道理。方家早已经没落,小妹恐难当王爷厚爱了。

    方二哥怎么知道我就不是阿宁的良配?虽然我不能给安宁一个名分,但是我此生不会再娶,只守着她一人,足以。信誓旦旦,赵琰这是在向方安保证。

    许久之前他就已经有了不再娶的想法了,只不过那个时候他是不愿在心里放人了而已。与其耽误人家姑娘,倒不如自己一生孤独。而今,缘分让他和方宁一次又一次的靠近,他是真的不想在放手了。

    这个时候,就算逼他放手,他也是做不到的。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喜欢的姑娘也那样喜欢着自己。知道皇兄接她进宫的时候,他几乎是万念俱灰,要不是谨记着肩上的责任,那场大病怕也是不怎么熬得过去了。

    你也知道你不能给她一个名分,为何你还不肯放手?宁儿她只是一个女孩子,你可知道她一旦跟着你,这辈子要吃多少的苦头?方安从来不是温柔的人,军中磨砺出来的性子,最是直接不过了。他句句如当头棒喝,直指问题所在。

    我知道,如果阿宁留在我的身边,她会承受许多的委屈。可是我会保护她,我会是她不变的依靠,我不会让她受半分伤害。赵琰站直了身子,负手而立。

    呵呵,誓言谁都会说,做到的人又几何?不知不觉想起了记忆中已经有些模糊的母亲,他一直以为母亲是父亲的深爱,可是结果呢?为了另一个女人,另一个孩子,父亲颠覆了整个方氏一族。

    我既然说了必然就会做到。腰板挺的很值,哪怕早已经器宇轩昂地站着了,赵琰还是又挺了挺胸膛。

    哈哈,我不是宁儿,说这些是没有用的。我是不会把阿宁留在你的身边的,至多不过等她伤好了,我就会带她离开。

    一想到方宁会被带走,赵琰的心里就如针扎一般难受。然而理智也告诉他现在不能跟方安闹翻,为了阿宁他要沉住气:阿宁虽然和我没有三书六礼,但是早已经行了周公之礼。你难道还要硬生生的带走阿宁吗?你可知道她心里是哪般想法?

    方安被赵琰的话怔住,他的确没有去了解方宁的想法。可是重要吗?方宁当局者迷,他作为兄长,一个清醒的旁观者,怎么可能会看着方宁陷入日后的痛苦。

    想你也没有考虑过阿宁,她的心意你有怎么会明白?似乎有些骄傲,想起方宁那一句轻声出口的话,他的心里就安慰了不少。

    你知道吗?阿宁她对我说了——山有棱兮木有枝。

    方安皱了皱眉头,冷峻的脸上又恢复了没有表情的样子。

    二哥,吾心悦令妹已久,愿以此女为妻,终生不悔。这一次,赵琰潇洒地扬起衣袍,直接跪在方安面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