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娇妻:厚颜公子好难缠:第一百章 浸猪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样真的好吗,你明明就是代替彤儿过来看看的,走漏了风声彤儿还不跟你急啊。出了将军府后,陆子衿说道。

    谁说是我走漏了风声,我明明什么都没说。白青悠无赖的样子真是让陆子衿哭笑不得。

    还不等陆子衿说什么,从天而降几名黑衣人对着白青悠二人剑拔弩张地。

    我等在此恭候二位多时了,二位可真是让哥儿几个好等啊。

    听那开头的人的意思,恐怕早在白青悠二人出来的时候就被他们跟上了。

    呦,这月飞风高的,还真是挺适合杀人的,小悠悠你说呢?

    不错不错,这样的好机会怎么能就这样放过呢?说罢,白青悠的手就开始痒痒了,本来她就一肚子气,正好这。这些人过来给她练手了。

    果不其然,还不等那些个人动手,白青悠就已经箭步冲上,神诀化作利刃,随时取他们性命的样子。

    只听那带头人冷哼一声,躲闪着白青悠的攻击,手中也出现了同样的利刃,与白青悠的一模一样。

    陆子衿在一旁看着,也发现了这一现象。神度确实有能复制别人神诀的能力,可白青悠不同于常人,怎么这人居然能复制下来,难不成也同白青悠有点关系?

    陆子衿依旧在一旁观察着,手中的神诀已经蓄力半天了,看这样子,他周遭的手下都没有动,恐怕对这个人也是信赖有加,或者说是他们太过自负了。

    用别人的招式算什么英雄好汉,有能耐亮出你的本事给我看!打了许久,白青悠有些不耐烦了,对方一直用她自己的招数来克制她,她攻他也攻,她守他也守,但是跟的很紧。

    对面的人没有说话,还是随着白青悠的变化而变化。反正不管白青悠怎么说,就算是说破了天,对方也是一句话也不说。

    很快,又打了几个回合,白青悠摸清了对方的套路。这些招式看起来是她的不假,实际上白青悠从来都不敢跟对方硬拼。原因很简单,她知道自己出力的大小,肯定就不敢让对方用相同的招数对待

    原来如此。这就好像是镜子一样,你所用的力气,在镜子的另一面看起来好像也有,不过只不过是形似罢了,根本就不能伤人。

    揣摩出来后,白青悠嘴角一勾,这个该死的东西竟然浪费她的时间让她在这跟他玩了这么久,要是换个人早就累死了,现在看她怎么反击!

    陆子衿一直观察着白青悠的一举一动,生怕她受伤,却也不得不放她历练。且他分明看到了那些人的腰牌,上面刻着神字,恐怕同神度的那股势力脱不了干系。

    他们竟然已经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要占领神度了不成,既然追到这里来了。

    陆子衿,你不是总嘲笑我吗?姑奶奶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

    说着,白青悠本来用神诀化作利刃的右手朝着那人的脸就打了过去。而那人也是同她一样的动作,不同的是白青悠在离那人的脸不到一尺的时候,收回了神诀,只有拳头,随后便将那人狠狠地打翻在地。

    周遭的小弟看到如此情形都对视了一眼,随后对着白青悠二人袭来。

    瞧你,解决了一个就这么兴奋,结果惹怒了一帮吧。

    陆子衿佯装生气地教训白青悠,将她搂入怀中,低头在他的秀发上吻了一下,仅用一只手就解决了那些个小弟。

    虽然白青悠早就知道陆子衿很厉害,但是她看了一下躺在地上的十几个小弟,这些个人,要是她来解决的话,怎么说也得半个时辰吧,他倒好,不费吹灰之力就给解决了,上天还真是不公平啊!

    看白青悠萎靡不振的样子,陆子衿就憋不住想笑,这个丫头指不定脑子里又在打什么算盘呢。

    天道不公!哼!

    白青悠推开了陆子衿,气鼓鼓地扔给了他这一句话,就跑开了。这人比人还真是气死人啊,长的人神共愤也就算了,居然还这么高的武功!还有她什么好的女朋友,怎么什么好事都让他一个人占尽了!

    陆子衿摇摇头,苦笑地跟了上去。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不好了小姐,外面都传疯了,说是小姐你不守妇道,水性杨花,同赤炫国度的三皇子有婚约还霸占梁王还说还说小姐你抢自己大姐姐的丈夫,所以才想法设法地给自己姐姐从侧妃变成通房的。

    一大早的,白青悠还没有睡醒,烟儿就破门而入,摇晃着白青悠,说道。

    你在哪里听的啊。白青悠睡眼惺忪的,根本就没心思听她说这个。

    满大街都传遍了,还说小姐你骑着梁王的马,是想做梁王的侧妃。还有还有啊,还有人看见你和陆公子在一起,说小姐你同时勾

    引了三个男人。都嚷嚷着让你浸猪笼呢!

    烟儿在这已经急的不行了,可这白青悠还是赖在床上不动弹,简直是要气死她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