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娇妻:厚颜公子好难缠:第一百一十四章 容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言祈在宇文璟的面前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他怎么都不明白那个白青悠到底有什么好,竟然让他家主子如此沉沦。

    而宇文璟听了也只是笑笑,没有多说话,反而继续写着手中的信,信上不过就是四个大字一切安好。

    绑在信鸽腿上后,宇文璟看着那信鸽飞远,嘴角笑意更深了。

    如今也快深冬了,也不知道容陵那里如何了。

    宇文璟望着窗外如此说道。

    容陵殿下自然是好得很,至少比主子你过得好。言祈赌气说道。

    这个容陵殿下是主子的故友,更是对他家主子有救命之恩,还是雪妍国度的太子,不过近日好像一直传闻容陵殿下不是亲生的,还说什么容陵殿下为了抢夺皇位不惜杀了文王,辰王等人!

    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他们是不知道容陵殿下有多温柔,那样温柔的怎么可能会杀手足兄弟?

    近日的传言你可听到了?宇文璟问道。

    听了一些。

    你怎么看?

    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容陵殿下神仙一般的人物怎么可能争那东西,就连主子都看不上,别说容陵殿下了。

    无意之中,宇文璟笑的更甚了,言祈这个傻子

    主子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说容陵殿下是个谪仙

    罢了,恕你无罪。宇文璟摆了摆手,他说的话又何尝不是他的心里话呢?

    就连他都看不上的东西,那人怎么会放在眼里。

    小悠悠,听说近日有个太子出门,这个太子我一直想看清他的真面目,只可惜那人的神诀与我不相上下,所以我想着咱们两个一起去。

    入夜,陆子衿爬进了白青悠的窗户,一脸坏笑的挑逗着白青悠同她一起干坏事。

    那又是为何,你叫清泠去不就好了。白青悠摆着架子,调侃道。

    清泠忙着同颜梦依幽会,又哪里有时间陪我疯呢,小悠悠,好不好~好不好嘛~

    见一计不成,陆子衿就开始了自己的绝招。就凭他的天人之姿难道还勾引不到小悠悠?

    果然,看到陆子衿这副样子,白青悠心都快化,待她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点头答应了,陆子衿开心的跟什么似的。

    有的时候陆子衿就觉得,他真想放弃所有,什么名,什么利都不如白青悠瞧他入了迷来的实在,他也在不知不觉之中爱上了这张能将白青悠迷的七荤八素的脸。

    说干就干,二人换好夜行服就爬到了雪妍国度的太子府的墙头。白青悠发现自从她遇见了陆子衿就没少做这种趴人墙头的事。

    也不知道怎么的,白青悠刚一靠近太子府,她腿上的雏菊印记就开始发烫,就像是一个月前在天牢一般,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悠悠,你怎么了?陆子衿见白青悠不对劲,赶紧张口问道,也是这一开口,就暴露了他们的行踪,数十名黑衣人朝着二人袭来。

    陆子衿哀叹了一声抱着白青悠赶紧就跑了。

    别追了。院子里传出了很温暖的声音,对白青悠来说这个声音很熟悉。

    老远,白青悠的腿已经不再发热,反而是那个声音更让白青悠迷惑,究竟是谁能让她感觉到声音如此熟悉?

    小悠悠你怎么了?方才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陆子衿问道。

    陆子衿,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一靠近那个太子府我身上的胎记就会发烫,而且我刚才觉得那个声音真的很熟悉,只不过我不知道是谁。

    白青悠赶紧抱住陆子衿汲取温暖,她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感觉好没有安全感。

    你的胎记跟太子府有什么关系?再者说,这容陵跟你可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你怎么可能对他的声音熟悉呢?

    陆子衿生怕白青悠突然对自己说一些那些个戏本上的狗血剧情,连忙给她分析了一下。

    我不知道,但是我敢肯定,那个人跟我一定有关系,只不过我什么都不知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