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娇妻:厚颜公子好难缠:第二十九章 联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着白语曼的话,只能说是半信半疑罢了,白青悠和云芷她们对视着,在分辨白语曼的话。

    现在究竟是谁也没有证据,更是没有准确的信息指定就是她二叔,可白语曼送上来的线索也未必就是假的,说不定啊,这白家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那时已经是晚上了,那人有蒙着脸,披着斗篷,我怎么看清!

    那二叔可曾打探过你?

    二叔还同往日一样,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发现我。

    说到底白青悠就是在这套白语曼的话,就是想看看她是不是会露馅,结果好像没什么收获。

    圣旨到!白家接旨!

    那也得我们家小姐睡醒了才行,若不是大房开支那么繁杂,想必我家小姐也不会如此劳累。

    烟儿双手环胸,趾高气昂的,虽说那秀儿是大小姐的人但是她也不是以前的烟儿了,本来就因为大房的事让小姐如此劳累她就不是很开心,现在还敢威胁她!

    你!烟儿,别以为你多了不起,若是寻不到定情信物整个白府都跟着陪葬,你也逃不了!

    秀儿被气的直喘,指着烟儿的鼻子就开始叫骂起来。本来想做个好事,谁知道人家根本不领情还反过来教训她!真是狗咬吕洞宾!

    我逃不了,你也逃不了!就算是你家小姐也逃不了!定情信物又不是我们扔的,要怪就怪那个小偷去。

    烟儿也不理她,走进屋在话落后直接就把门给关上了,也不听外面多吵,现在她只是心疼她家小姐。

    待云芷回来的时候,烟儿已经趴在床边快要睡着了,见她回来,赶紧倒了杯茶,然后二话不说就拿着药去煎了。

    而白青悠睡梦里又梦见了那个温暖的人,只不过这次她却是个婴儿。睡梦中她被母亲抱在怀里奔跑,后来就被另一个小男孩接到怀里继续奔跑。

    虽然白青悠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那母亲一般的温暖没有了让她很伤心,哇哇地哭了起来。

    可一转,她又到一个成年男子怀里,那男子抱着她正在逗她玩,也不过就是一瞬间男子吐血了,只剩她一个人在地上,任她怎么哭都没有人理她

    梦里,白青悠呢喃着。

    云芷牵着白青悠的手,不停地给她擦掉额头上的汗珠,一边还看向门口,希望烟儿的药快点送来。

    另一边烟儿一边煎药一边流眼泪,本以为日子好了两人就能好过一些,可现在还不是跟以前一样,经常累得晕过去,小姐这样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烟儿。你怎么了?

    小桃修养了有一阵子了,刚好今日她出来练习练习走路,未想到就看见烟儿在这独自泪眼婆娑的,自己就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了过去,询问情况。

    啊,我没事,小桃,你腿还没好全呢,怎么就起来了?

    烟儿看见小桃过来了,擦干眼泪,将手中的蒲扇放下,连忙去扶小桃坐下。

    如今我就是练习一下走路而已,没事的。烟儿,你怎么哭了?可是受了什么委屈?同四小姐说了吗?

    小桃经过上次白青悠的提点现在也知道了谁值得自己忠心,虽说自己的一双腿是白青悠所赐,可自己也没少虐待过她。

    而那之前的主子,不但不为她就医,就连派人问一句都没有,这么久了都没派人过来关心一句也就算了,前些日子还有脸叫她做事!

    我没事,只不过我是为四小姐抱不平!

    烟儿将这几日发生的事统统告诉了小桃,也不忘时刻看看药煎好了没。

    如此说来白家要遭受灭门之灾了!

    小桃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有些惊讶,虽然她不知道究竟是谁做的,可白家上上下下怎么说也得上百的人口,这人怎么就如此狠毒!

    多亏小姐用计,如若不然白家怕是昨日就被灭门了。

    烟儿用蒲扇催着火,也时不时的给小桃捏两下腿,让她舒服一些。

    说起来,小姐就没有怀疑过大小姐吗?前几日大小姐还派人来告诉我多多盯着点定情信物呢。

    小桃也不怕别人怀疑,反正现在说不准她就是个弃子,再者现在葵园里的人对她都好着呢,云芷也每天治疗她的腿,想必没过多久就能好的差不多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