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娇妻:厚颜公子好难缠:第四章 算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楚怀?不会吧。

    什么不会,三皇子曾经送给白楚怀一块暖玉,若不是有所交情怎会如此?    那这件事国师打算如何处置白楚怀?。

    白青悠猛然从床上翻起来,冲到小桃面前将她踹倒在那堆狼藉之中,狠狠地踩着她的腿窝。

给本小姐看清楚,这是谁的膳食,你!是谁的丫鬟!    一切发生的太快,谁都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和小桃的腿被盘子碎片割伤的惨叫声,让小源在一旁不知所措,满是惊恐的看着白青悠。

    还不把你烟儿姐带下去好好梳理,这等小事还要本小姐教你怎么做吗?还是你想像她一样?白青悠转头怒视着小源,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脚下更是用力了几分,惹得小桃一阵鬼嚎。

    是是。

小源吓得腿都在发抖,赶忙扶起一旁跟她一样的烟儿没有一丝怠慢。

因为不敢靠近白青悠特意饶了一圈离开,走的时候还看了一眼小桃,看见她粉红色的裤子被献血染的通红,只是一眼就吓得她不敢看了。

    现在的四小姐了不得了,连小桃姐姐都不是她的对手跟别说自己了。

如今要么她将此事告诉大小姐,可是如此一来大小姐并不能护自己多时,反而自己还会待在葵园,自己得罪了四小姐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的。

    要么她投靠四小姐,毕竟四小姐才最有可能接管整个白府,但四小姐现在能力有限,光是手段怕是不行,需要有人帮忙    白青悠见小源走了缓缓抬起脚,看着趴在地上疼的冒汗将嘴唇都咬出血的人儿,你倒是明白的很,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可你明明是个明白人怎么就要做糊涂事呢?    白青悠缓缓走到桌子旁,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子,最可怕的是她嘴角还挂着温柔的笑容,仿佛刚才的人并不是她。

    哼,你就得意吧,大小姐看到我这个样子定会为我报仇,你以为你还能活多久,如果不是我你早就毒死了,你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小姐呢,我呸!    小桃狼狈的全身是汗,咬牙切齿的看着白青悠,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

    她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如此对她,大小姐都没有打过她,这个贱人竟然敢竟然敢!    好!本小姐就是喜欢有志气的人,奈何本小姐现在身子不太爽朗不能出去,再一个,葵园本来就四个人,已经没有多余的人帮你去叫大夫了,再者说葵园清汤寡水的一文钱都没有,实在是请不动大夫啊。

    说罢白青悠就一脸兴奋的自己更衣好出去吃点东西,再说了自己已经好久没洗澡了,也该给自己打扮打扮了。

    白青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就不想知道是谁想要毒死你吗?你干什么!白青悠!小桃有些不可思议,这个女人是真的想整死她吗?什么叫她没钱,她没钱这古董不是钱吗?她的腿不叫大夫的话等等!白青悠上来摸什么!混蛋!她的荷包!她辛辛苦苦攒的嫁妆!    不想知道。

不过,谢谢你的荷包,本小姐这个人恩怨分明,既然你肯愿意出钱,那么本小姐就帮你去请医生,你可一定要撑到大夫来啊。

白青悠收拾收拾简单的梳了个头发就出发了。

    前身被欺负的时候常常跑到一个小茅屋,与小茅屋的一墙之隔就是外面的世界了,前身喜欢这里,能听到好多声音,好像在跟她说话一样。

    白青悠按照记忆的路很快就找到了小茅屋,并费力的坐到了墙头上。

正在喘着气呢,还没缓过来就被一块木板拍了下来。

    是谁!白青悠看了看周围的人自顾自的走,没有任何人有所异常,但是谁会将木板扔的那么准?要是白府里的臭女人倒不可能,她跳墙这么大的事她们还不得闹疯了,至于门口的小厮更不可能了,这个小茅屋简直跟大门相对,白府又这么大,谁会这么闲的?所以到底是谁扔的木板?    又观察了一段时间还是没有发现白青悠就先去办事了,她这个人有仇必报当机立断,省得日后纠缠。

    白青悠走进一家上面写着思缕阁的客栈,掂量了一下小桃的荷包,点了两盘大补的好菜就选了一个普通房间吩咐小二准备好热水她要泡澡,准备好一切之后躺在床上休息。

    这次赤炫国度的三皇子明面上特意前来拜访我国国主,可实际上国师说那三皇子跟白府白楚怀早有勾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