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娇妻:厚颜公子好难缠:第五章 反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怎么处置?那白楚怀处处谨慎小心,从商以来没有任何小辫子,不过,是人就有缺点。

那白府的大老爷也等着让国师分他一杯羹吃呢。

    国师真是好计谋,这样一来国师大人就不必亲自动手了    紧接着白青悠就听见开门的声音,大约是那两个人走了,白青悠回到床铺上,琢磨了一番。

既然是关于她爹的,那么这件事她管还是不管?那个爹也没对前身怎么关心,任前身自生自灭,虽然用的都是最好的,但是还是缺了一些关心。

    白青悠晃了晃脑袋,简单的洗洗澡放松一下,随后穿好了衣服看了一眼外面的人忙忙碌碌的感觉活着真好。

可她却看见了一个人站在卖珠钗的摊子旁边冲她笑了一下,白青悠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俊美的人,让人感觉整个世界都温暖了。

    白青悠赶忙关上了窗户回床上想问题,看那个人的穿着应该身份不低,总不可能随处一见就冲她笑,说明此人必有目的!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在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白青悠收拾收拾就回白府去了。

估计她大伯早就谋划好了一切只等她爹回来了,现在她只需要等到晚上,好好的审查一番,在决定帮还是不帮。

    先请了大夫给小桃看病,然后回了自己的葵园,翻墙过来的时候又将衣服蹭了上几层灰。

没人打扫的坏处就是如此,翻墙都能弄脏衣服。

没办法,白青悠拍了拍身上的灰还没等回去就看见她屋里的大门打开着,以烟儿为首还有小源,两个人跪在地上面朝主坐,但她看见烟儿的脸上并没有什么不满,相反还有些温和,就知道对方是友非敌了。

    烟儿!四小姐到底在哪!如若今日四小姐有半点差池老身就在这里要了你的命!主坐上坐着一位两鬓斑白的贵妇,手里拿着紫楠木的拐杖,褶皱的脸庞全部都是愤怒和杀气,虽是骂烟儿可那双眼睛都要把小桃和小源给活吃了,站在门口半响白青悠约莫了一下,这位大概就是她的祖母,白秋氏了。

不过白秋氏几年都抓不到一次影,虽然说是整个白府最疼前身的,但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

    祖母,祖母你怎么在这啊,悠儿想死你了。

祖母,你终于回来了。

白青悠提着脏乱的裙摆,抓了两下头发就哭着跑着进去了,跪在白秋氏面前,鼻涕一把泪一把地。

    悠儿啊,祖母回来了,回来了,你辛苦了,祖母也想你啊,我的悠儿。

祖母以后再也不走了,祖母再也不走了白秋氏本来就在隐忍,一看见白青悠这幅样子,直接就抱着白青悠就哭了起来,她虽然不常常在府中,但是消息还是知道的,可她还得在寺庙礼佛,这一切都是为了她的悠儿啊    祖母,这是怎么了?大姐姐给的丫鬟还有烟儿怎么都跪在这里呢?悠儿不就是去给小桃请了大夫吗,怎么就这么大的动静呢。

哭了一会,白青悠看着差不多了,也该办正事了,再说一个傻子出去找大夫找一晚上也不足为奇了。

    你说这两个丫鬟都是你大姐姐给你的?你还为丫鬟亲自去请大夫?悠儿竟然亲自去请大夫!虽然知道这两个丫鬟不是什么好人送来的,但也没想到是她的大孙女白语曼,这丫头平时过来各种讨好她还跟她一起礼佛,还帮四丫头祈祷,难道是这两个丫头的问题?或者是她大孙女藏的太深了?    看着白秋氏的犹豫,青悠知道,她那个大姐姐着实是够能装的了,还是有点小聪明的,知道要笼络住祖母,看来,那个国师应该许诺给大伯的不仅仅是白府的财产吧。

    回老夫人,奴婢是大小姐的三等丫鬟,大小姐待奴婢极好,可就是在前几天,奴婢撞见了大小姐在晚上跟一位男子见面,奴婢便把这件事告诉了小桃,谁知那日之后大小姐百般刁难,奴婢身上烫伤的胳膊,跪伤的腿,还有被大小姐的贴身婢女姝儿扯掉的头发老夫人,这些都只是一点点而已,她们对四小姐做的事情,真是令人作呕,大小姐不配做白府的嫡长女,老夫人,求您为四小姐主持公道吧!    小源也看见白秋氏有些犹豫不定,既然四小姐在装傻,说明这个主子比前一个主子还要聪明,至于狠毒还差了太远。

如果她要加入这个阵营就需要拿出自己的筹码,让四小姐看到自己的真心才能赢得胜利。

    什么?你说什么?你,说的可都是真的?要知道诬陷本府小姐应该是何等下场!听着小源的控诉,白秋氏全身都在颤抖,看似不经意的瞧了一眼正在抽泣的白青悠,开始质问小源。

    奴婢不敢说谎。

老夫人,您是四小姐的亲外祖母,您不能见死不救啊。

小源还不敢收场,老夫人毕竟也是老一辈的,什么猫腻看不出来,只不过现在她老了,她可以怀疑四小姐不傻了,但是她不会不怀疑大小姐的惺惺作态。

而且无论如何,老夫人都不会疏远四小姐的,这场局怕是在这里定局了!    祖母,没事的,悠儿没事,大姐姐也很好呀,你看,她还送来丫头来伺候悠儿呢,太好了,嘻嘻。

白青悠一脸天真的看着白秋氏,装傻充愣谁不会,这可比白语曼那一套轻松的多,可白语曼究竟想从她这里得到什么?    那个小源倒是个聪明的,昨天那事一发生,她的脑筋居然转的这么快,在白语曼那里却只是个三等丫鬟,可见这个小源并不一般。

重新有了生命的白青悠对所有人充满了不信任,谁能知道这人心究竟是什么样的,她的青梅竹马,还有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好闺蜜不也一样用最烈的毒,最残忍的百蛊想要至她于死地吗?是友她欢迎,是敌,她就奉陪到底!    一进来就听见四妹妹对大姐姐如此喜爱,叫我这个做三姐的听了可真是吃味呢。

    门外,一个拿着团扇一摇一摆的女子走了进来,浅绿色的衣裳展现她完美的身段,身上扑的香粉老远就能闻到,近了在一闻都呛鼻子,直将白秋氏呛得满脸通红,不停咳嗽。

    老三!咳!你来干什么!咳咳咳!还不快出去!白秋氏敲着拐杖,憋着通红的脸,气的直哆嗦。

这老三,正事不做,偏偏就喜欢烟花女子的装扮,随了她那个娘。

    祖母,您也真是的,莹儿这不是来给您请安吗。

诶,这不是大姐姐屋里的小源吗,怎的在这待着,莫非是又上哪里要告黑状抹黑大姐姐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