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娇妻:厚颜公子好难缠:第十二章 三姨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烟儿见有人冲着白青悠要动手,举着凳子就朝着三姨娘身上奔去,打的三姨娘只能哀嚎,连小浪蹄子都说不完全。

    烟儿也是下了死手,吓得周围的家奴,丫鬟一愣一愣的,都不敢前去支援。

    哈哈哈,烟儿,干得好,继续,哈哈哈。白青悠本来还想去放小虫子呢,到看到烟儿这一举动也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一向娇弱的烟儿也有如此彪悍的一面。

    于是葵园形成了这样的局面,一堆拿着家伙的家奴和丫鬟在身边不敢动看着烟儿打着哀嚎的姨娘,而正主正在桌子旁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可葵园庭外的老槐树上有一抹人影转瞬即逝

    好在白青悠还算善良,看了小半盏茶的时间就让烟儿停手了,估计在打下去那三姨娘就得交代在葵园了。

    三姨娘,看你苟延残喘的样子,今日本小姐放你一条生路,你不是嚣张狂妄吗?本小姐等着你,还有你生死未卜的女儿。

    白青悠走到三姨娘面前,拿着手帕捂着鼻子,那看蝼蚁的眼神让三姨娘痛不欲生,却只能呜呜哀嚎。也不知道烟儿第一下打到了哪里,竟让这三姨娘口齿不清只能呜呜乱叫。

    再说三姨娘,一个从嫁入白府就吃香的喝辣的,穿金戴银的,简直比她在娘家过的日子都好,更何况大老爷宠着她,就连夫人也要让她三分,今日却栽在了白青悠这个傻子手里!

    烟儿,三姨娘就是仗着自己的姿色才讨得大伯欢心,如今你让这个猪头怎么去在寻以往的风光呢?

    白青悠心疼的给烟儿揉着手,丝毫不怕某人找她算账,甚至可以说是她在等他们找她算账,整个白府欺负过前身的人谁也别想好过!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白青悠这一句话却是点醒了三姨娘,这么多年就算她生了一儿一女也是老爷的妾,可大夫人只有一个女儿却还是个妻,自己靠的是姿色,而大夫人靠的是家事。如此,只要让老爷帮衬这点,凭她大哥的实力还怕不能大展宏图?到时候她就是夫人,她的儿女将是白府的嫡系!

    不过白青悠确实也是个碍眼的,家里的钱是三叔子在把着,传下去肯定先给那个傻子,所以还得想法子弄死她。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养好伤再说吧。

    瞧你们这帮傻的,还不给三姨娘拉下去好好瞧瞧大夫,若是怠慢了你们担待得起吗!

    白青悠突然大喝,吓得周围的下人们都一阵哆嗦,赶忙拖着三姨娘离开了葵园,还有几个懂事的家奴,将葵园打扫干净了。

    烟儿倒是长大了。白青悠牵着烟儿的手走到桌子旁边,看着她。

    是三姨娘欺人太甚!若是他们今日冲着奴婢来,奴婢自然不会如此,可他们却奔着小姐去!小姐才刚刚康复,怎的能让他们如此糟践,万一

    刚说两句,烟儿就激动起来,破口大骂。烟儿没说完的话白青悠却心里清楚。万一本来变得不傻的小姐被他们打傻了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说起来三姨娘这趟来的也奇怪,没说给自己女儿报仇,直接上来抓人,估计是不知道自己女儿的事,肯定是有人给她煽风点火让这个傻子来出头的,而且还带着这么多家奴估计是打算真的打傻她吧,只是没想到会被她反将一军。

    白青悠刚想在说什么,就有人进来了。

    四小姐,老夫人有请。

    来者是张婶婆。

    白青悠和烟儿都是一愣,这张婶婆才在老夫人那几天就能替老夫人传话了?

    老夫人可曾说过是什么事?白青悠点了点头,吩咐烟儿更衣,顺便问了一嘴。

    估计是和李管事有些关系。张婶婆毕恭毕敬的回答,跟之前的态度全然不同,倒是颇有几分样子。

    好,你先回去吧,我稍后就去了。

    白青悠换了一身清爽的布衣,摸了摸手上的镯子上精致的凤凰,看着烟儿莞尔一笑,将镯子摔在了地上。

    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呀,这玉

    烟儿,先去拿一个锦盒来,把碎玉摆放好,在将此处打扫干净。白青悠安抚要去拼凑玉镯的烟儿,赶紧吩咐下去,祖母的院子离得不远,时间紧迫,况且门外的两个丫鬟尽量能不用就不用!

    是。烟儿不解的看着白青悠,却也听从她的。自从小姐醒来之后总是捉不到人影,做的事情也神神秘秘的,如今做事稀奇古怪的总比以前受欺负强。

    烟儿摸了摸头上的玉钗暖心的笑了,不过她的小姐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她好。

    胡思乱想一阵,就去忙了。

    白青悠见烟儿走了,而她也念了控龙诀来看看她的小可爱是否寄生成功。

    两个人各自忙完自己的事情后,烟儿拿着锦盒跟随白青悠去了暮秋园。

    一个丫鬟踹开了大门,随后一位身穿绫罗绸缎的贵妇走了进来,头上戴的金银首饰在阳光的映衬下闪闪发光,贵妇的头发梳的老高,鞋子上也掺了金丝,光是金手镯,金戒指都戴了好些。贵妇身后还带了一帮家奴,每一个家奴的手机都拿着家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