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娇妻:厚颜公子好难缠:第七十章 陈年旧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婆婆,既然爹爹还没回来也一定是像朝廷复命去了,还是进屋里等吧,等爹爹回来,青悠会命人叫你的。

    见董婆婆没有要回去的意思,白青悠有点担心她的身体,劝道。

    不必,老奴想第一眼就看见三老爷。董婆婆还是一心看着那没有马车行驶的路,就那样一直张望着。

    她这个便宜爹也真是的,既然要回来了还派人写信做什么,直接回来就得了,自己的家,又不是别的地方,就那么喜欢别人迎接不成。

    无奈,白青悠只能让云芷搬来贵妃椅给董婆婆坐。总不能让她在这里一直站下去吧。

    四小姐,你可知道,三少爷是众少爷之中最苦的那一个,老爷去的早,夫人给老爷四年剩下了三个孩子。老爷去的时候,大少爷才十三岁,三少爷九岁,夫人只好教给两个儿子经商之道。

    董婆婆看着远处,攥着白青悠的手,却不看她,听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应该已经泪眼婆娑了吧。

    奈何大少爷不是这块材料,一心向往武艺,可当时的二少爷不在身旁,又一身病气,自然是只有三少爷了。

    夫人,她是有意让大老爷掌管,奈何人算不如天算,只能让才九岁的三少爷担此大任。才学了一年,夫人就狠心给了三少爷一千两让他自己出去打拼,回来的时候一定要有两千两,不然不准回来。

    老奴记得当时二少爷回来一次,见三少爷捧着那么多的钱,怕是心里一定想歪了,老奴猜,也就是在那一刻二少爷恨上了白府。

    回忆以前的旧事,董婆婆只觉得那些事情就在眼前,捧着银两的三少爷也好像站在她面前一样,她伸手去摸却什么也没没有。

    那祖母为何将二叔送了出去?白青悠扶好一个踉跄的董婆婆,将她扶到云芷搬好的贵妃椅上,问出了一直想问的这句话。

    苦衷谁都有,可究竟为什么只有董婆婆和已经入土的祖母知道了吧。

    所有人都以为是夫人无情,冷血,可只有老奴知道夫人的痛。这儿子都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更何况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儿呢?

    二少爷周岁那年,日夜啼哭,发热不退。一个寺庙的大师路过,说是二少爷病气太重,不能同夫人一起生活,劝解夫人赶紧将二少爷过继道别人膝下。

    夫人怎肯?只可惜人斗不过天,二少爷不仅啼哭发热,还嗜睡,有时一日不醒。看着二少爷安静的模样我们都很害怕,后来还是老爷提出来将二少爷过继给六小姐的。

    回首往事,想起二少爷婴儿模样,不知怎的,董婆婆就自然落泪了。

    为何二叔说是祖母杀了祖母的妹妹,而祖母却不曾反驳半句?

    白青悠用手帕将董婆婆的眼泪拭去,问道。

    六小姐过的贫苦,二少爷就跟着吃苦,当时夫人过的不好,这后院里都是忙着争宠,夫人也不例外。

    那日是夫人去给六小姐送银两的日子,平日里都是让人带过去,可就在前一天,夫人说她做了噩梦,说是要亲自去看一看。

    可我们才刚一进去,就看见六小姐已经口吐鲜血,快要不行了,她说是她夫君喂的毒,可六小姐不想让二少爷伤心,就让我们把此事隐瞒了下来。

    六小姐抓着夫人的胳膊闭眼时正是二少爷砍柴归来时,也就是这样,夫人宁愿自己的儿子恨她。

    真相大白,事情并非白楚岩口中的那般冷血无情,偏偏就是因为骨血柔情才会这般。

    婆婆,这么多年,你为何不嫁?白青悠明白董婆婆和白老夫人的主仆情谊,就算董婆婆不想嫁,怕是白老夫人也会为她找好人家。

    老奴能看着大少爷三少爷长大,成亲,生子,莫不敢有其他奢望。

    董婆婆的眼里有很多情愫,可白青悠只看出来一种,淡然。

    究竟是什么让董婆婆终身不嫁,真的是主仆情谊吗?

    聊着聊着,这马车就来了,可这马车却不止一辆。

    随着马车一辆一辆地驶进白府,白府的丫鬟小厮也都开心起来,十分嘈杂,所八卦之事也都是说白楚怀如何如何厉害的话。

    本来白青悠也不明白为什么马车要进白府的院子里,后来才明白,太多了,方便卸货。

    最后的一辆马车最为绚丽,是金子打造,听说还是璃皇赏赐的,皇商专用。怕是这璃皇就是故意想让人打劫他爹的吧,如此华丽,必然惦记着啊。

    三少爷的马车,三少爷的马车到了,张婶婆,快快去告诉大少爷哦,不,大老爷,快去告诉大老爷。

    见那皇商马车行驶过来,董婆婆已经激动不已,盯着那马车,吩咐着张婶婆。

    婆婆,您慢点。扶着快步走向大门的董婆婆,白青悠有点担心,也有点愤懑不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