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娇妻:厚颜公子好难缠:第六十五章 醉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推了这次还有下次,况且我现在的时间也不是很充裕,后日我会秘密出去一趟,所有事交由云芷和董婆婆,就让烟儿跟我一同前去吧。

    思虑很久,白青悠才决定将云芷留下。毕竟钱庄的事除了她也就云芷懂一些了,留烟儿在这里也做不了什么,府中的事有董婆婆她也能放心下来。

    也好,只不过你们要多加小心。

    云芷也没有担忧,她知道有清风暗中保护白青悠不会出事,更何况白府不过是小小商贾,这葵园又只有他们几个人,根本没人知道白青悠去了哪,也不怕出事。

    嗯,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跟你们多炼些药粉防身用吧。

    白青悠也并不担忧,揉了揉头,扶着桌子就要跟云芷她们炼药,却被烟儿挡住了出去的大门。

    小姐,依烟儿看,你还是待在这里吧。葵园总共就这么几间屋子,你要是毁了小药房,我和师傅可就真白费功夫了。不如这样,你要炼什么,烟儿去给你炼制出来。

    烟儿尴尬的笑着,嘿嘿嘿地看着白青悠,上次炼药差点没把她们三个呛死在屋里,这次说什么都不能让小姐炼药了。

    一旁云芷偷笑着,看了白青悠两眼,只不过云芷想说白青悠的医术不行,可这毒术却无师自通,真是让她为之吃惊。

    你说什么?

    白青悠眯着眼,威胁道。

    哎呀,烟儿这不是怕中途有什么意外伤了小姐吗?

    烟儿赶紧拍马屁式地安抚白青悠。

    罢了,那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算账。

    不过白青悠倒是真的提不起来精神去闹,毕竟这要会面的人就如那族长所说一个两个都是老狐狸,必然不会那么轻易说服。

    随后三人就回了白青悠的卧房,云芷二人见白青悠走到桌案旁算账也不好打扰就关门离开了。

    而白青悠看着山一般的账本有些头疼,这白府不过小小商贾,怎么如同皇帝一般,还要批阅奏折呢?

    不管白青悠翻看多少次账本都没有她爹的踪迹,看来只有董婆婆能联系上了吧。这个男人这么不恋家是怎么回事?就连祖母去世都不回来。

    就连一封信都不给她又是为什么?难道她爹也恨着白府?而且整个白家除了周氏提的那一次,根本没有人提她娘亲一句。

    这白府未免也太怪了,白楚瑾是个蠢的,就会拍马屁。那个白楚岩还是个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心狠的自己女儿都下得去手。这个白楚怀也是够狠,自己老娘去世了看都不看。

    终于,白青悠在一个账本上看到白楚怀递上来的账本了。上面的字迹工整,行云流水,应该是亲笔做账。

    按理来说这个爹也确实有些本事,可为什么就让白府止步不前呢?怎么着也能有所盈余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黑了天,烟儿过来为白青悠掌灯,还挑了挑灯火,使灯火更加明亮以便白青悠阅账,随后便离开了。

    小悠悠,你要出行?

    来无影去无踪的陆子衿也不知道何时回来了,在桌子那边喝起了酒,听清风说小悠悠要去会面什么老狐狸。

    还在算账的白青悠没有听见,所以也就没有回。

    陆子衿一步一步走向白青悠,拍了她一下,还把白青悠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刚回来就吓我?

    白青悠给了陆子衿一记白眼,拍了拍胸口继续低头看账本。

    我回来半天了,小悠悠,你就不怕明日那些女人对你不利吗?居然还在看账本,如今已经这么晚了,你在这么看下去眼睛还要不要了!

    陆子衿捂着白青悠的眼睛,不让她看账本,在一旁捣乱。

    再有几本就看完了,你别在这捣乱行不行。

    无论白青悠怎么躲都躲不来陆子衿的这双手。

    我带了美酒,你就不想尝尝?过了今日我也是要出去个把月的,你真的不想尝尝吗?

    看到桌上的美酒,陆子衿勾引着白青悠,放开了双手,跑到美酒面前打开酒盖,让香味散出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