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娇妻:厚颜公子好难缠:第六十三章 贵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姑娘,你们白家还真是当仁不让啊。既然你说曼儿长兄触犯家规,那你便同本王说上一说究竟是何事。

    梁王被白青悠气笑了,坐在椅子上,看了一眼白语曼,觉得有些好笑。

    王爷是皇室贵族,我们白府不过是商贾之家,就算是大姐姐嫁了过去,也不过是由白转姓皇姓诸葛。这府中之事不便与外人提起,怕是让梁王殿下无从指教了。

    白青悠的话可谓是很漂亮,不管你怎么说,我就是不告诉你,若是你在问,我连面子都不给你。

    若是本王偏要听呢?

    讲给王爷听的人便要以泄露家族密辛为由,关进白府地匣子里。更何况,家族密辛与皇商一事牵扯不清,这万一

    好你个白府家主,你竟然如此戏弄本王!

    梁王真是受不了了,走到白青悠面前就要对白青悠出手,却被云芷挡下了。

    梁王殿下莫要失了身份。

    白青悠站在云芷身后面不改色,冷眼看着梁王,出声警告。这人真是给脸不要脸,怎么跟她大姐姐一样?还一个男人呢,说不过就要动手。

    本王难道还不如一个小小的白府家主?

    若是以本皇子的未婚妻呢?梁王殿下说比得过还是比不过?

    不知何时,宇文璟被言祈推了进来,那金色的卷发束起了一半,竟然有了几分阳刚之气,那嘴角依旧是白青悠熟悉的弧度。

    不是说今日是家宴吗?怎么你这白府家主连救兵都搬来了,怪不得如此嚣张。

    梁王自是不敢惹宇文璟的,不过现在不能不代表以后不行。他近日听闻这个残废要在璃珀国度做质子,一个质子就算再受宠爱也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可不就是家宴?璟是白府家主的未婚夫,今日听闻梁王回门本来早早就准备迎接,谁想这幅身子实在不争气,这才来晚了,各位可不要怪罪啊。

    宇文璟站到白青悠身边,很自然的牵着她的手。云芷连梁王收了手,就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一时之间,白楚瑾好像突然明白了,为何白青悠敢如此忤逆梁王的意思,就是因为她的身后也有个靠山。

    既然大家都来了,不如

    白楚瑾还寻思打个圆场,没想到梁王却话也不说的,牵着白语曼就离开了,头都没回。

    可很显然白语曼也是犯着迷糊,怎么这梁王居然什么都不说就将她拽走了?难道他发现了什么?不可能吧。

    宇文璟见人离开了更是乐不得,他还不想跟这种被女人冲昏了头脑的人一般见识呢。

    而一旁的言祈好似明白了宇文璟的意思,狐疑地看着自家主子,心想:难道你不是吗?

    梁王梁王殿下

    白楚瑾赶紧追了出去,跟着宇文璟行了个礼就匆忙赶出去送送自己的姑爷了。

    可梁王并没有停下,看那架势反而越走越快,根本就没有迁就白语曼的意思,还有几次白语曼差点绊倒,估计就梁王这个手劲儿,待他们回家,那白语曼的手腕怕是一定会有个大手印。

    白青悠!都是你!梁王殿下你都不放在眼里,你这个可恶的女人,看我不跟你拼了!

    说着,那周氏就扑了上来,被云芷挡在一旁。

    我儿子被你交给白杰那个狼崽子手里,他现在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现如今我女儿不过就是想见她长兄一眼,你也冷嘲热讽说她是贵妾!你这个女人,究竟安的什么心?

    周氏挣扎着想要到白青悠身边,却无能为力,只能哭喊着。

    一旁宇文璟也只是冷眼旁观,毕竟此事在皇宫里面不过是家常便饭而已,他相信白青悠能料理好。

    而烟儿见白青悠有危险也挡在她面前。

    大夫人莫要污蔑我家小姐!是大少爷毒害五小姐在先,我家小姐再三给大房机会却是你们断送了自己的儿子。

    我家小姐既然留他一命,你们居然以为有梁王侧妃傍身方可在白府横行霸道,做梦!

    烟儿的言语也甚是犀利,将那周氏说的哑口无言,也将言祈说得一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