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娇妻:厚颜公子好难缠:第七十一章 饭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公主,可是有什么事?白青悠见状问道。

    你可知再过两天,父皇准备派你去调查私盐一事!

    白青悠坐在凳子上,白楚怀的房间里陈设简单,倒是没有白青悠屋里那些古董花**之类的。果然,身份地位已经有了,就不需要那些个东西来撑表面了。

    反而是前身,最是可怜。不过,屋内有一幅被翻过去的画。

    母亲将家主传给你了。

    肯定的语气,白楚怀走到白青悠面前,认真的看着她,说道。

    既然对方已经问了,而且这么冰冷的一个爹,实在让白青悠无法去像平常父女一样亲近。自己也无形之中摆出了家主的态度。

    听白青悠的语气,着实是给白楚怀吓了一跳,随即就恢复了。想来青悠才清醒了几个月,居然就被娘提升为家主了,难道真的是为了那个道士的话吗?

    本来他还想,青悠才清醒几个月,什么东西都要学,但现在看来,这种语气只说明了两种情况。一种是白青悠当惯了家主,语气一致。一种是她果真有本事,所以

    听说你跟各位东家都会面了?可还顺利?被白青悠盯的有些不舒服,倒了一杯茶。

    还行,一路上有族长大人帮衬着。白青悠也别过视线,说了两句。

    只不过白楚怀真的没有想到,如今的白青悠出落的甚是好看,只不过简简单单的浅蓝色衣衫,就被她穿的如此清丽脱俗。

    嗯本来他也是探探白青悠的路子,如今见白青悠如此恭谦,说不定母亲的决定,并非是错的。

    二人相视无话。待有丫鬟来通知早膳准备好了,二人就一同前去了。

    一路上白青悠在白楚怀身后三步远,二人一路上没有一句话。

    到了前厅吃饭,已经有五个人坐在那里等着了,见他们二人来了,站起身来。

    小叔。林氏和周氏行了个礼。

    三叔。白杰和白妙彤行了个礼。

    而白楚瑾还坐在那里,冷哼一声,还是在端着自己的身份等她爹过去。

    大哥,大嫂,二嫂。冲着三人行了礼,又对着白杰二人淡淡一笑就落座了。

    白青悠挨着白妙彤坐着,正好也问问她最近如何,身体是否都恢复好了之类的,比起她爹,她还是觉得白杰都有些可爱。

    白楚怀夹菜到碗里,打量了一下,心中有些感伤。往常回来,家里一个人都不少,十一个人正正好好地坐在这里,可如今却只剩下七个了。

    良儿说起白语良,那周氏本来的笑脸又拉了下来,那眼泪更是说来就来。

    良儿那孩子顽劣不堪,指不定跑哪里去了,提他做什么?一旁白楚瑾摆出一副严父的样子,还贴心的给身边的三弟夹了菜。

    白楚怀也没多问,毕竟这个白语良平日里什么德行他也是有所耳闻,更何况他花的是白府的钱,他必然是知道这些钱都花到哪里了。

    听到她大伯这么解释,本来还在闲聊的白青悠差点就没笑出声。她这个大伯还真能装样子,不过说起来她还真没见过她大伯这副样子。

    曼儿嫁入王府可是需要添置些什么?说来说去,白楚怀就是不提去世的两个人。

    不必,王府什么都有,比白府这商贾之家好得多。此时她大伯的脸已经黑成墨了,严词拒绝了白楚怀的一番好意。

    见被拒绝,白楚怀更是不会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这顿饭都快完事的时候,都没有人说话,只有白青悠在给白妙彤布菜的时候说了两句。

    娘和你二哥都没了,你竟然问都不问!你的心里是不是只有交易!根本就没有亲情!白楚瑾终于忍不了了,拍桌子就站了起来,冲着白楚怀喊道。

    饭都快吃完了他居然一句也不提,难道他心里真的一点都不清楚大家聚在一起吃饭是为了什么吗!

    白楚怀吃着饭,见他大哥如此也是吃不下去了,站起身说了一句吃饱了就转身离开了。

    你给我站住!你眼里究竟还有没有这个家!白楚瑾冲着那道背影喊着,却没有要冲出去的架势。

    而白楚怀只是顿了一顿,就离开了,什么话都没说。见此,白楚瑾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气的脸都红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