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风云录:第三十一章 落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呃噗倒落在地的裴文嘴里鲜血大口大口的往外喷涌不止,还有那原本整齐干净的青衫,此刻已是被其火焰焚烧得破烂不堪,满脸熏黑,狼狈至极。

    你以为你赢了吗?呵呵呵呵,我还没死!裴文硬着头皮,踉踉跄跄地站起身来,一副惨兮兮的模样,而脸上却又极其不悦,咬牙切齿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傅子逸凌驾于虚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裴文,字正腔圆的言道,本人姓傅,名子逸。

    好小子,我记住你了。今日之辱,倘若来日你我不幸相见,我发誓,定要双倍奉还,将你粉身碎骨,万灭诛心。话落,裴文鼓足最后一口气,掌力一催,踩点虚空,急速暴退逃离。

    傅子逸眼睁睁的看着裴文逐渐消失在虚空中,并没有乘胜追击,他深知自己的情况比裴文好不到哪里去,倘若盲目追赶,再遇劲敌,那就在劫难逃了。

    此战虽胜,却实为惨胜,对于傅子逸而言,此战没能为他自己讨到半点益处,就不能算作胜利;并且于他而言,真正的胜利一定是大快人心的,然而他并没有感到一丝的愉悦,反而内力的耗尽让他有一种生命即将枯萎时的回光返照之感。

    最后,在一阵阵眩晕的轰击下,傅子逸选择妥协,再也支撑不住,从空坠落。然而,在即将触底的一刹那,一道气旋凭空出现,将他托起,随后又将他安稳置地。

    哒、哒、哒忽然,一道身姿如杨柳的白衣倩影凭空出现,朝着傅子逸信步而来,娇艳欲滴的朱唇微微张开,柔声道,你还好吗

    傅子逸正视着映入眼帘的那张美丽容颜,却并未回答白衣女子柔情似水的关怀,他的视线逐渐狭窄,最后完全漆黑

    终于,天色大变,咔嚓电闪着一道道金光,灿烂无比,耀眼夺目;与此同时,震人心魄的雷鸣高调而来,轰轰巨响,令人望而生畏。霎时间,虚空之上,无数金色闪电犹如蟒蛇乱舞一般,飞扬跋扈地四处乱窜;不知从哪儿刮来的风暴,将黑云卷起千层,形态各异,仿佛神魔对峙,惊天动地。

    如此令人荡魂摄魄的场面,傅子逸竟然毫无意外和恐惧。他凌驾虚空,任由一身黑袍在狂风中飘摇,脸上的肃穆与冷漠,倒是为他增添了几分坚定与成熟。

    此子裴文咬牙切齿地望着前方不远处的傅子逸一派安定自若的模样,顿时气冲斗牛,手中无穷掌力呼之欲出,却又迟迟不见动静。

    此番异常天象来得真是突然。不知,是否是个好兆头?一阵阵天威不停地撞击裴文心头。正所谓:雷霆所击,万物摧折;万钧所压,百事糜灭。虽然这来自天外的力量,不曾伤到过裴文分毫,但是在他的心里,早已是生灵涂炭。

    接下来,是你先过来,还是我先过去?

    一声少年的清脆却又极其冰冷之音,犹如一把阴森利剑,锐不可当的插入正六神无主、惊惶四顾的裴文心口。

    不过是初尝点甜头而已,便使你如此猖狂,得意忘形,看来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你是不知道花儿为何这样红,等下我会让你体验生不如死是何般感受。

    呵,我等着!

    如今的傅子逸能够目空一切,甚至几近骄傲张扬,这还得全然仰仗他身体里那股浩瀚之力。倘若不是凭借此力和风衣道人对他所说的那番言语,他还真不敢在一点也不了解敌人的情况下,如此放肆战斗。要知道,忽视敌人的实力而急于作战,便等同于把自己的半条命亲自交付在敌人手中;羊入虎口,最可悲的便是在被吞食的瞬间,对自己身陷囹圄竟毫不知情。他如此这般作为,除了对自己的内力和近一年来的刻苦修炼成果有着十足的信心外,恐怕再无别的解释能够说明他今日猖狂之语,并不是只图一时嘴快。

    咳咳咳咳!一阵沙哑的咳嗽,从裴文嘴里吐出,而在他嘴角处,清晰可见一丝新鲜的血迹细细流淌而出,他缓缓地举起手,毫不在意的将之抹去,脸上逐渐露出一副诡异莫测的笑容,令人毛骨悚然。随即,两只手腕不停摆动,掌上气旋瞬间膨胀,无数虚影幻化而出,令人眼花缭乱。哈哈哈哈,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傅子逸眉头微皱,感知到这裴文此时所发出的内力比刚才的要强劲的多,而且还在不断上涨。这股力量,想必是刚才吸收了他人之力后所致。这等功法真是邪门!望着裴文疯狂的运作内力,傅子逸明显感到一种死亡般的窒息。糟了,他刚才还吸收了我的内力,那是我体内最为狂暴的,倘若被他炼化后果不堪设想。

    不能再让他继续下去了!

    话落,傅子逸将指间剑影横置胸前,其上光芒更甚,于是脚蹬虚空,嗖的一声朝裴文暴掠刺去。

    那裴文虽然正沉醉在疯狂的运作内力之中,但是他所吸收的内力,在他一次又一次的运作与炼化之时,将他个人的五官六感不断增强,现已提升至常人的数倍,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逃不脱他的法眼,更何况是暴袭而来的傅子逸。旋即,右手轻挥,一道泛着火焰的巨阔刀影横置在虚空中,他没作任何犹豫,掌心一推,刀影急速旋转而出。

    突来的刀影,气势磅礴,裹挟着一阵剧烈狂风,让杀意渐盛的傅子逸也望而却步。

    风影残步!

    一声厉喝,傅子逸脚下生风,轻点脚尖,随即暴退数丈。可这刀影却如跗骨之蛆,怎么甩也甩不掉,和先前那位白衣女子所使如出一辙。

    还真是个麻烦。傅子逸眼看着刀影即将朝他袭来,心里略显焦灼。偶然间,他瞥见裴文周身气旋大盛,顿时惶恐之感油然而生。

    不能再等了!

    于是,傅子逸狠下心,朝前一股脑的直冲,指间剑影高举,如虹贯日。刚靠近裴文的巨阔刀影,一股炙热之气便朝他扑面而来,顿时汗如雨下。哐!刀剑相碰,强力激荡,二者刀剑瞬间化为一阵余波,如浪潮般向四周扩散。

    强大的冲击波硬生生将傅子逸给弹开,所幸,他周身笼罩在一股极为浑厚之力下,退却数丈之远后,便已稳住身形。不过,这道经由裴文炼化内力后所结而成的巨阔刀影,力道极其强势,震得傅子逸右手直颤,阵阵麻意失控般侵入全身骨髓。

    裴文见其刀影被破,不悲反笑,诡异至极。旋即一手朝虚空轻挥,又是一道巨阔刀影在虚空中极致的旋转舞蹈,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携带着更为狂暴的风劲,将地上残木碎石尽数吸入其中,好似能吞灭山河。

    小子,受死吧!哈哈哈哈!炼化完毕,俨然已是势不可挡之象,裴文便在一阵阵狂笑中,张牙舞爪。接下来,我要让你亲自体会,剑将之流在刀王面前无论如何挣扎,亦不过是螳臂当车之举。话毕,裴文双手猛力一推,将掌间气旋纳入风暴之中,刹那间,红光大盛。

    此时,苍梧山已是一片无极乱象——乌云万丈,金闪雷鸣,狂风呼啸,地动山摇,犹如末日亲临。

    紧接着,裴文手腕一转,结出一道圆形光印,二指一伸,从中竟然拈出一把长刀,又是一转,刀已被其紧握手间。那把长刀与其巨阔刀影模样相差无几,却是一把实实在在的兵器,刃如秋霜,削铁如泥。

    裴文这一举动,的确让傅子逸感到诧异不已,他这是怎么做到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