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他的怀中人:11.第十一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忙右滑接听:喂,琪琪。

    电话那头传来对方坏笑的声音,问:昨晚上你跟池易怎么样了?没想到啊,沈落你醉酒以后,挺主动的嘛,简直判若两人。哈哈哈

    沈落闻言,羞愧的捂住脸,几乎就要无地自容:我都快后悔死了那副饥渴的德行,要是因此被他讨厌就完了

    听筒里杨晓琪的声音很是笃定:他昨晚抱着你走的,表情没一点嫌弃。依我看啊,池易显然对你有好感,你就放宽心,别庸人自扰。有句话说得好:‘把简单弄复杂是找事,把复杂弄简单是本事。’你既然爱他,就去追求呗,怕这怕那一点用都没有,还会很累。要不然,你就干脆忘了他,但希望以后你回忆起来,不会后悔莫及。

    听完杨晓琪的话,沈落微微怔住。

    仿佛笼罩心尖的薄雾被风吹散,渐渐清明起来。

    对于池易,她喜欢他,想拥有他,明明忘不了他,却开始逃避了。

    在感情方面,相较闺蜜杨晓琪,她怯弱了许多。

    杨晓琪比她看得开,比她洒脱,比她干脆。

    爱了就爱了,无关对方的家世,也不在乎旁人的议论和眼光。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驱散阴郁,混着绰约的树影,照亮沈落的整个人,很是明媚。

    加油,落落。

    末了,杨晓琪挂电话前,想起还有事交代,连忙补充,尾音十分愉悦:别忘了,如果我妈妈要是打电话给你,记得替我兜住,说咱俩在一起,千万别露馅。不说了,我准备去车站,亲爱的,拜拜。

    放心好了,拜拜。

    沈落讲完电话,偏头看向衣柜。

    在衣柜的底层,整齐摆放着各种礼物盒子。

    都是这些年来,池易送来的。

    不知不觉,已经积攒了很多。

    从表白被婉拒那刻起,她把这些礼物挪移出视线,藏在衣柜,尽量少见。

    可逃避的做法,终究是自欺欺人。

    她起身来到衣柜,把那些礼物都一一从柜底搬出,让它们重见天日。视线所及处,定格在了那块银白色的女式腕表。

    从窗口洒进来的阳光倾泻在表盘,闪闪发光。

    沈落从盒子里拿出它,调了下时间,重新戴在手腕上。

    ——上次和池易表白后,自己就一直闹别扭,把这块腕表也摘了。如今,换了心境,倒有了几分时过境迁的感触。

    收拾完以后,心里豁然开朗,轻松了很多。

    她洗漱完从楼梯下来的时候,在餐桌边看见了池易。

    早晨的阳光洒在他身上,给他的侧脸镀上淡金色,整个人干净又温暖。

    他正在吃早饭,拿筷子的右手修长漂亮,客厅里播放着早间新闻,有关于旅游业,国家旅游局新出台几条规定。

    正当沈落凝视他的时候,他似乎有所察觉,偏头对上了她炯炯的视线。

    沈落尴尬笑笑,朝他打招呼。

    他坐在那里,眉眼温和:没想到你醒这么早,我让白嫂给你留了饭,既然醒了一起吃吧。

    沈落来到餐桌前坐下,看一眼其余空荡荡的位置,有些迟疑:大伯母她们呢?

    池易微挑下眉,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她腕间的光亮——是他之前送的银白腕表。

    庭院内,白嫂正哼着小曲浇花,偌大的房子里,此时只有沈落和池易面对面坐着。

    去海滩玩,刚走没多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