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第1415章 对此无话可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还不等其他人说些什么,羽羡的声音便再度响了起来。

    什么?手牵手?

    羽羡的这句话,却把流年逗笑了,言亦就只是拽了一下她的胳膊,然后她和言亦就手拉手了?

    羽羡到底是吃醋把脑子给吃坏了,还是自己的眼睛本身就有点问题啊。

    同样的疑问,言亦也有。

    只是听着羽羡此时此刻的歇斯底里,流年和羽羡都没有开口说话罢了。

    可是他们的不说话,看在羽羡的眼里,就是默认了她刚刚所说的话。

    这更加的让羽羡咬牙切齿了,尤其是对流年。

    羽羡现在真的觉得,流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最不要脸的女人。

    明明自己已经有男人了,还惦记着别的男人,不,不对,是惦记着别人的男人。

    言亦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

    流年的无耻程度真的足以让她跌破眼镜。

    流年,你怎么能够这么的不要脸呢?

    心里是这样的想着,羽羡也忍不住便这样开了口。

    而且一开口就是充满恨意的语气,脸上也满是对流年的厌恶和憎恨的表情。

    羽羡,你的嘴巴给我放干净些。

    还不等流年说什么,言亦便直接开口了,一开口,言亦的脸色便不怎么好看。

    看着羽羡时的目光,也更加的冷漠了。

    怎么?我揭穿了你的心上人,你的心里开始不舒服了?

    刚刚言亦所说的话,听在羽羡的耳里,那便是对流年的维护,这更加的让羽羡的怒火蹭蹭蹭的往上涨了。

    对流年也更加的厌恶了。

    如果你非要在这儿像一条够狗来,见到谁,都要反咬一口的话,那么我想,这里并不欢迎你。

    这一次,开口说话的人却是流年了。

    流年觉得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成为了羽羡口里的那个不要脸的女人。

    听到羽羡的话,流年真的有一点很是无语的感觉。

    同时,因为羽羡的这种莫名其妙,莫须有的指责辱骂,流年也是相当的生气的。

    所以在反驳羽羡的时候,流年的口下自然也是没有留情的。

    听到流年的这句话,羽羡再次暴跳了起来,双眸更是恨恨的看着流年。

    流年,你刚刚说什么?你骂谁是狗呢?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到底在说谁呢?

    羽羡怎么会不知道,流年骂的人就是她,可是她却怎么也不想承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